|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三十九章中伏

第四百三十九章中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8 18:39  字數:3585

「不太對勁!」!

秦烈腳步一頓,緊握著兩塊令牌,臉色凝重。

楚離也看出了問題,驚叫道:「天劍山的人和夜憶皓在一塊兒?」

「從令牌來看,這兩方的確處在同一方位。」秦烈皺著眉頭,「洛塵他們離開時,說發現了夏侯淵那些人,為什麼如今會和黑巫教的人走到一塊兒?」

「鬼知道。」楚離也覺得有些艱難了。

單單一個黑巫教的夜憶皓,他雖然覺得頭疼,可還是有點把握的

九大白銀級勢力的核心種子,都是通幽境巔峰修為,手持眾多高等級的稀罕靈器,靈丹、靈藥、靈甲都有裝備。

嚴格說起來,除了三大家的夏侯淵、蘇妍、林東行稍稍弱上一籌,其餘六方的天之驕子們,實力或許多少有點差距,但六人的差距絕不會太懸殊。

也就是說,楚離,夜憶皓,洛塵,雪驀炎,馮一尤和郁門這六個人,實力大體相當。

楚離一向認為自己最強,他自信在面對其餘五人中的任何一個的時候,都吃不了虧。

—他有他的底氣。

但是,如果他一個人,要面對其中任何兩個他的自信會蕩然無存。

夜憶皓和洛塵真要聯手,他不認為他還有勝算,還能斬殺夜憶皓,滅掉「八翼蜈蚣王」。

楚離的確狂妄,的確橫行跋扈,可他並不傻,不是真的沒有腦子。

在他誤以為夜憶皓和洛塵聯合以後,他神情變得無比陰沉,顯得極為煩躁。

理智告訴他,他不應該過去,否則他自己都可能搭上去。

然而,一想到任彭的狀況,還有何薇也中了巫毒急需要解開,他又沒辦法坐視不理。

楚離焦躁的走動著。

這種時刻,秦烈竟神色平靜,眼神冷峻一言不發看著他。

一直以來,在秦烈的骨子裡,就有一種瘋狂暴躁的因子,他的性格一直都很奇怪。

在他尚未融合以前的性格時,他平常會很溫和,會顯得有些木訥,寡言少語。

然而他一旦被某些事情刺激到,就會顯現出瘋狂的一面,會變得歇斯底里!

這一點從他當年在冰岩城,知道凌家族人被杜海天陷害,知道凌穎、凌霄他們紛紛慘死,不顧一切地當街挑戰杜海天,不計後果地以寂滅玄雷將杜海天直接轟殺,就能看出來。

那一次,若非李牧庇護,他怕是會死得很慘。

在器具宗時,梁少揚萬眾矚目引發靈紋柱驚變,得到應興然和三大供奉一致認可,被欽定為未來宗門的接班人風頭一時無兩。

可就在梁少揚最風光最耀眼的時刻,他敢在器具宗的大門前,以冰刃將梁少揚心臟洞穿將器具宗未來的希望直接扼殺掉。

那一次,若非他表現太過驚艷,若非他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異變,他同樣會以慘死收場。

現在的他,和以前相比,骨子裡更加張揚瘋狂。

所以他連猶豫都沒有,從一開始就下定了決心——勢要斬殺夜憶皓!

因為謝靜璇可能已中毒而亡宋婷玉也奄奄一息,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

由於決心堅定所以秦烈神色平靜,不像楚離一樣,還在理智和情感之間痛苦掙扎。

半響後,楚離深吸了一口氣,沉喝道:「要是夜憶皓和洛塵真的聯手了,你我這趟過去,怕是會凶多吉少。小烈兄弟,現在就算是我,也有些猶豫了,你呢,你怎麼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不管你去不去。」秦烈一字一頓道:「反正,我肯定去!」

楚離神情一震,驚愕的看向他,「你……你有沒有想過?」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我只知道,夜憶皓這畜生不死,我的女人肯定會死!」秦烈咬著牙,眼中滿是暴戾凶狂,身上流露著濃烈殺意。

「媽的!看來老子是想多了!」楚離突地爆吼一聲,被他一句話激的鮮血澎湃,什麼理智,什麼死亡,什麼計劃,瞬間拋離腦後,「秦烈!你小子夠味道!走,我們去宰了那兩個雜碎!」

「就等你這句話了!」秦烈咧嘴獰笑。

這一刻的他,或許境界、身份、實力都弱於楚離,但他的瘋狂,凶戾,狂暴的氣勢,竟還要強過楚離一籌!

兩個瘋狂的傢伙,一下定決心,都覺得氣血上涌,眼睛都閃爍著猩紅血光,殺氣騰騰就沖了起來。

百里距離,以他們正常的速度,恐怕需要半個時辰。

但在他們瘋狂後,他們的精氣神似乎攀升了一截,就連掠動的速度都猛地提升!

他們整整提前了十來分鐘就趕到了夜憶皓的位置。

「轟隆隆!咻咻咻!鏗鏘!啪啪啪!」

靈器衝擊,靈力碰撞,能量濺射的聲音,遠遠傳了!出來!

他們看到目的地處,一棵棵巨大的古樹斷裂,有燦燦靈光綻放,有靈器打著旋兒飛逸上空,有強大的能量波動炸裂。

渾身殺氣衝天的兩人,不由地忽視一眼,都瞧出了對方的驚喜。

「兄弟,看來我們命不該絕,媽的,夜憶皓和洛塵這兩個傢伙,恐怕正狗咬狗呢,哇哈哈哈!」楚離狂笑起來。

秦烈也是眼睛一亮。

兩人同時振奮起來。

要是他們倆,去面對夜憶皓和洛塵,還有雙方的擁護者,他們就算再瘋狂,也知道這一行死多或少。

但是,如果夜憶皓和洛塵乃是敵對方,正在拚死交戰,那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來老天都站在我們這一邊啊!」秦烈也嘿嘿怪嘯起來。

「夜憶皓,你個狗雜種,老子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