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三十五章贏得尊重!

第四百三十五章贏得尊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6 18:23  字數:3888

在火麒麟的高溫火焰的煉化下,那隻巫蟲,最終被燒成灰燼。

楚離神情暴躁,不斷低吼著,像是一頭嗜血的野獸。

何薇和另外兩個寂滅宗的武者,半個時辰後,先後睜眼站了起來。

他們眼中一片灰暗。

三人都放棄了對巫毒的化解。

「解不開。」何薇神情黯然,「靈魂和生命能量,在一點點流逝,根本沒辦法阻止,卻能清晰感知……這是一種能看見死亡,卻只能一步步,朝著邁進的絕望。」

「我終於能明白任彭的感受。」一名寂滅宗的武者說道。

「我去看看宋婷玉。」秦烈看著這些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擔心宋婷玉有事,轉身離開。

「這個秦烈竟然沒有中巫毒。」寂滅宗的一人說道。

「的確很奇怪,這傢伙境界一般,但是在巫蟲肆虐的時候,竟沒有一隻巫蟲膽敢靠近他。」另一人說道。

「他還煉死了一隻巫蟲。對巫蟲,就連我也沒辦法,找不到煉死的對策。」楚離深吸一口氣,「這個秦烈很厲害,看來我真需要和他一起,去斬殺夜憶皓了。」

「楚離,秦烈和寂滅宗還多多少少有點微妙-的聯繫。」何薇忽然道。

楚離一愣,訝然看向她,等候她進一步的解釋。

「他會煉製寂滅玄雷,他的手中,應該就有一些寂滅玄雷。」何薇解釋。

寂滅宗的三人,聞言都是一驚,「什麼?他會煉製寂滅玄雷?他怎麼會的?」楚離驚叫起來。

「他手中的方子,是我爹給牧叔叔的,然後由牧叔叔轉交給他。」何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就憑一個煉製的方子,有靈陣圖的詳細組合單子沒?」楚離皺眉。

「當然沒有,我爹怎麼可能那麼沒分寸,自然是不可能會把靈陣圖詳細組合的單子給出來的。」何薇叫道。

「他就通過靈材方子,就煉出了寂滅玄雷?」楚離不太相信。

「真是這樣·我聽牧叔叔這麼說的,應該錯不了。」何薇肯定。

「這小子……」楚離眼中驚疑不定。

另一邊。

宋婷玉和寂滅宗的任彭,依靠著一株古樹,精神萎靡。

「怎樣?」見他走來·宋婷玉輕聲問道。

任彭也望了過來。

秦烈臉色沉重,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很不妙。」

兩人神情一變。

「除了楚離外,他們都中了巫毒,情況很糟糕。」秦烈實話實說。

任彭張開嘴,虛弱的驚呼一聲·眼中滿是絕望。

宋婷玉則是幽幽一嘆。

何薇和兩個寂滅宗的武者,同時中了巫毒,這意味著他們三人無法參與對夜憶皓的擊殺。

所有中了巫毒的人·一旦離夜憶皓太近,都會被他心臟上的母蟲感知到,身上的巫毒滲透速度不但會加快,還可能出現別的變故。

這意味著只有秦烈和楚離兩個人還有戰鬥力。

這要如何力抗黑巫教,如何斬殺夜憶皓,如何幫他們解開巫毒?

任彭和宋婷玉都生出看不到一絲希望的無助感。

「別擔心,你不會有事的,從一開始,我就做好了單獨面對黑巫教的準備。」秦烈輕聲寬慰。

宋婷玉搖頭·神態凄然,「算了吧,秦烈·真的,別勉強自己了。你因為破解巫毒,境界不進反退·如今已處在萬象境,現在的你怎麼也不是夜憶皓的對手,你過去只是白白送死。」

「什麼?秦烈你也曾經中了巫毒?」何薇失聲尖叫起來。

她和楚離等人一過來,就聽到了宋婷玉的這番話,這讓她大為震驚。

楚離和任彭,還有另外兩個中了巫毒的寂滅宗武者,也都是臉色怪異·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你眼中沒有一絲黑線,你的靈魂和生命氣息·非常的旺盛!」何薇深吸一口氣,明顯激動起來,「你分明解開了巫毒!秦烈,你是怎麼做到的?快告訴我啊!」

她看到了希望。

同樣中了巫毒的任彭等人,也是眼睛一亮,情緒都激動起來。

楚離也是又驚又疑,「秦烈,你小子真的破解了巫毒?」

「確實解開了。」秦烈坦然。

「怎麼做到的?」楚離振奮了起來,「你有沒有辦法,幫何薇他們也解開巫毒?」

「如果可以,婷玉不會是這樣,如果可以,我早已幫她醫治了。」秦烈苦笑。

此言一出,激動的眾人立即冷靜下來,如被當頭澆灌了一盆冰水。

宋婷玉的狀況,就擺在眾人面前,秦烈如果真能解毒,她何至於還這個樣子?

「秦烈,你究竟是怎麼解毒的?說說也好,或許我們也能效仿呢?」何薇不死心。

「我先以雷霆閃電轟碎真魂,令真魂碎裂,重返萬象境。這時,巫毒會從真魂內一併被分離,然後我以烈火湧入腦海,以剛剛煉死巫蟲的火焰,將巫毒一絲絲煉化……」秦烈仔細解釋清楚,旋即一臉認真誠懇,道:「你們幾個人,只要能以同樣的手法,以雷電碎魂,能承受我的火焰高溫。說不定,就能解開巫毒,能恢!復常。」!

他一番話說完,發現所有人都沉默了,發現包括楚離在內的所有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他。

「怎麼了?」秦烈一臉莫名其妙。

眾人還是沉默。

許久後,何薇幽幽道:「為了解開巫毒,你自碎了真魂?以那種火焰湧入腦海,以火焰煉化巫毒?」

「是這樣。」秦烈點頭。

「你小子夠狠!」楚離感嘆萬千,搖了搖頭,神情複雜道:「換了我,就算是有碎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