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三十四章各方聯合

第四百三十四章各方聯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6 13:08  字數:3581

之秦烈知道那些巫蟲極其可怕,擔心楚離那邊出現什麼意所以急著趕去。

上次,他以火麒麟之血,將禹奚等人活活燒死,可巫蟲,竟然還能存活下來,生命力頑強的令他暗暗忌憚。

最後,他用火麒麟之血,裹著三隻巫蟲,整整煉化了大半個時辰,終於將巫蟲徹底煉成灰燼。

三滴火麒麟精血,就是在煉化三隻巫蟲的時候,耗費了大量的能量,以至於用了十幾塊天炎晶才慢慢恢復過來。

巫蟲的厲害由此可見一斑。

這還僅僅只是「八翼蜈蚣王」孕育出來的幼蟲而已

「師兄,小心一點巫蟲,巫蟲很厲害!」一名寂滅宗的武者,過來的時候,急忙提醒。

何薇也是尖叫:「楚離!千萬別離巫蟲太近!」

「怕什麼?這些臭蟲,還能傷著我不成?」楚離語氣不屑,沒將眾人提醒當一回事。

事實上,他的確不怕巫蟲,身為寂滅宗的核心種子,整個宗門最有天賦的年青強者,他楚離有著眾多隱藏手段,有著足夠的自信。

三隻巫蟲,撲閃著翅膀,「嗡嗡嗡」怪嘯著,都在楚離周邊飛旋,準備伺機下手。

它們在禹等人沒死之前,就和禹斷了靈魂聯繫,所以提前獲得解脫。

這也是禹經過了夜憶皓的叮囑,如果自知沒辦法活下去,就不要束縛巫蟲,讓巫蟲早早離開。

夜憶皓是他們禹家的選擇,只有夜憶皓強大,禹家才能持續強盛下去。

因此,他們就算是心裡不喜夜憶皓,為了禹家的將來,也是咬著牙,寧願自己先死·也要保住巫蟲不滅。

所以三隻巫蟲完全躲過了寂滅玄雷的衝擊。

「來啊,我倒,你們這些臭蟲怎樣傷我?」楚離嗷嗷怪笑著。

他銀色衣衫內,一縷縷星光璀璨釋放·充滿了神秘浩瀚的意味,一種強大的防護能量場,將他徹底籠罩,根本不受任何外界力量的入侵。

巫蟲圍繞著他,轉悠了半天,始終找不到下手的口子。

楚離則是咧著嘴,兩手不斷揮動·一道道星辰光耀,如利劍,如長虹·從他身上接連飛出。

「啪啪啪!」

三隻巫蟲,被星辰光耀炸的火星子飛濺,小小的軀體在半空搖搖晃晃。

但卻始終沒有徹底死亡。

頑強堅韌的生命力,又一次體現出來,這讓楚離也暗暗震驚。

「媽的,這些巫蟲到底如此淬鍊出來的,竟然如此堅韌難殺。」楚離眼神也漸漸凝重起來。

以他的造詣,以他釋放出來的星辰光耀,就算是和他同級別的武者·被接連轟炸,也要粉身碎骨,靈魂都要爆炸開來。

三隻巫蟲連續被擊中·小小的身子,只是不斷晃蕩著,還在鍥而不捨地盯著他·試圖找到突破口,將他撕咬至死。

這讓楚離終於不敢小視黑巫教。

「不行!」

楚離在和巫蟲鬥智斗勇的時候,突地想起了什麼,立即尖叫起來:「你們別過來!危險,都別過來!」

他反應過來了。

可惜,似乎太遲了一點。

秦烈,何薇·還有寂滅宗的兩人,都焦急而來這邊狀況。

三隻久攻楚離不下的巫蟲,嗅到新的生靈氣味,立即轉移了目標——它們朝著秦烈等人撲殺而來。

楚離臉色一變,意識到了不妙-,大喝道:「小心巫蟲!這些臭蟲很可怕!」

「噗噗噗!」

巫蟲如放屁一樣,身上傳來怪異的聲音,一點點微細沙粒般的黑點,凝在黑霧之中,一下子擴散開來。

那些黑點,在黑霧之中快速滾動著,往秦烈、何薇蔓延而來。

三隻巫蟲不斷厲嘯,嘯聲刺耳無比,它們張開鋒利如刀的牙齒,撲扇著翅膀,一下子沖入了秦烈、何薇等人中間。

「糟糕!」楚離沉著臉過來。

「嗚嗚!」

「啊!」

「我被咬了!」

「有東西滲透我的靈魂!」

在巫蟲的厲嘯聲中,在漫天黑點的飛濺,在濃烈黑霧的蔓延中,何薇和兩名寂滅宗的武者,接連發出驚叫。

楚離一聽到那些驚叫,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妙-,神情變得極其難看。

黑霧中,巫蟲的厲嘯中,三道血光從秦烈體內飆射出來。

三道血光倏一飛出,陡然一變,凝成三團火麒麟形態的熾烈火焰,三團火焰熊熊燃燒,將那片濃霧燒的「啪啪」作響。

煙霧迅速被驅散。

三隻巫蟲,厲嘯著,正朝著何薇和另外兩個寂滅宗武者眉心鑽去。

一見三團熾烈火焰湧來,如感知到天敵的氣息,忽然撲扇著小小翅膀,飛速逃離。

一隻離秦烈最近的巫蟲,沒有能及開,被一團火焰麒麟光芒猛地淹沒掉。!

那巫蟲不斷怪嘯著,在火焰中左衝右突,但卻始終沒辦法脫身。

另外兩隻巫蟲,一見不妙-,逃的更快,化為兩縷烏光如瞬移離開。

可何薇和那兩名寂滅宗的武者,眼瞳之中,已隱隱可見黑線。

這是中了巫毒的最明顯徵兆。

「該死!」楚離這才到來,可惜巫蟲已逃離兩隻,可惜何薇他們全部中了巫毒,這讓楚離急躁的幾欲瘋狂,「是我太笨了,該死的,我早就應該提醒你們別過來!是我害了你們!」

「噼里啪啦!」

剩下的一隻巫蟲,被一團炙烈的火麒麟烈火裹著,激烈的焚燒著。

這隻巫蟲發出一聲聲刺破耳膜的厲嘯。

何薇和那兩名剛中了巫毒的武者,忽然沉默了下來,他們眼中浮現出黯然之色。

三人一言不發,就在原地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