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三十二章主動出擊!

第四百三十二章主動出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5 12:31  字數:4177

楚離等人搜尋黑巫教已經有一段時日了。

可惜,他們一不知道黑巫教聚集的確切方位,二沒有一塊黑巫教的令牌,這導致他們的搜查效率極低,簡直稱得上瞎轉悠。

而那名身中巫毒,狀態越來越糟的黑巫教武者,卻漸漸支撐不住。

那人只有五天的時間了。

五天內,如果楚離找不到夜憶皓,不能斬殺「八翼蜈蚣王」,不能拿到一滴鮮血,他中了巫毒的師弟,就將真魂消散而亡。

這也是楚離急切,不想何薇浪費時間和秦烈等人多談的原因——他的時間並不多。

然而,當秦烈取出一枚黑巫教令牌,將其扔到他手中之後,楚離的不耐,焦躁不安,臉上的傲然之色,幾乎立即消褪了。

「同道中人!」楚離眼睛明亮道。

「四枚黑巫教的令牌!」何薇清麗的眼中,顯出驚詫之色,不由高看了秦烈一分。

楚離身後,三名眼高於頂,一向心高氣傲的寂滅宗門人,也是暗暗驚訝。

他們深知黑巫教的武者,並不容易對付,知道那些禹家的人何等詭異陰邪。

秦烈能拿到四塊令牌,格殺四名黑巫教的武者,一下子就贏得了他們的一絲敬意。

「師兄,趕緊以黑巫教的令牌,找到那些黑巫教雜碎的位置!」一名寂滅玄雷的門人叫嚷起來,「任彭快沒有時間了!」

「我知道。」楚離捏著令牌,以心神感知,神情凝重。

「秦烈。先放我下來吧。」宋婷玉在他耳畔輕聲細語。

「等等。」秦烈低聲回應。鎖著眉頭。等候楚離那邊的動靜。

天劍山的何薇,這時候好奇走過來,明眸深深看向他和宋婷玉,小聲問道:「你們真殺了四個黑巫教的武者?」

「不是我們。」宋婷玉語氣淡然,「是秦烈一個人。」

何薇愈發驚異了。

沉吟了一下,她輕聲說道:「你小心洛塵。進入試煉會之前,他就放出話來,說他會找你麻煩。」

「杜向陽也和我說過同樣的話。」秦烈神色不屑。

「你見過杜向陽那傢伙?」何薇訝然。

「見過。也戰過一場,他很厲害。」秦烈表態。

「他當然厲害。這趟的試煉會,他本來很有機會角逐到核心種子,如果洛塵沒有參加,他會是天劍山的領袖,可惜……」何薇輕輕搖頭,頓了一下,又好奇道:「你和杜向陽既然戰過,你們倆,誰最終勝了一籌?」

「他勝了。」

秦烈眯著眼。回想起在炎火之地的那場戰鬥,在杜向陽凝結出「焚魂火芒」的時候。他不得不以血遁術逃離。

他的確是敗方。

只不過,那時他並不了解「焚魂火芒」的厲害,也還沒有煉化三滴火麒麟精血。

之後,他再見杜向陽的時候,一直很想重新戰上一場。

可杜向陽再也沒有給他機會。

一看到他,杜向陽就躲的遠遠的,暗呼晦氣,不想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嗯,我猜也是這樣。」何薇輕笑一聲,認為這才正常。

她深知杜向陽的厲害,知道杜向陽就算是比起洛塵來,也只是稍遜一籌。

而洛塵,在通幽境這個層次,絕對是天劍山最可怕的一人!

「不過你也挺厲害的,你能殺死四名黑巫教的武者,足見你在神葬場有自保之力。」何薇話鋒一轉,低聲勸說道:「和我們一道兒吧。你一個人,不可能斗得過黑巫教,夜憶皓比杜向陽還要可怕,你絕不是他的對手,你跟著我們才有可能幫助你的同伴解脫。」

秦烈驚疑不定地看向何薇。

他覺得這個何薇很奇怪,此女身為天劍山的人,卻和楚離關係親昵,而且對待他的時候,似乎從一開始就表露出善意。

這一點讓秦烈很是不解。

「此女會不會有什麼居心?」秦烈暗暗思量。

似乎看出了秦烈的猶豫和懷疑,何薇沉吟了一下,忽然愈發小聲地說道:「牧叔叔和我爹關係很好,我聽牧叔叔說起過你的事情,對了,你手中有一張煉製寂滅玄雷的方子吧?那方子,就是牧叔叔從我爹手中得來的……」

秦烈一臉驚詫。

「我爹……是寂滅宗的人,因為我喜歡練劍,因為我爹和牧叔叔交好,所以他把我送到了天劍山學劍。」何薇解釋。

秦烈這才明白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

難怪這何薇從見到他的時候,就表露出善意,不像杜向陽那般,先經歷一番戰鬥試探,發現他實力足夠強悍後,才停止糾纏。

原來是因為李牧。

「找不到黑巫教的動向,在方圓一百里之內,應該沒有他們的人。」楚離停了下來,焦慮的揪著頭髮,煩躁的低吼道。

「我們知道大致的方向。」秦烈適時表態。

楚離、何薇等人,聽他這麼一說,又驚奇看向他。

「把那塊碎念晶拿來。」秦烈輕聲說。

宋婷玉馬上將碎念晶遞來。

「你們自己看吧。」秦烈將一塊碎念晶交給何薇,「這塊碎念晶中,封存著一名黑巫教武者的記憶碎片,你們可以解析出來。大體上,就可以弄清楚黑巫教的方位,知道他們聚集在何處了。」

「好!」楚離神情振奮,「小兄弟,幹得不錯!」

何薇接過碎念晶,卻並沒有遞給楚離,而是自己解析。

十來分鐘後,何薇睜開眼,又將碎念晶重新還給秦烈,然後指著一個方向,「那邊!」

和宋婷玉判斷的位置一樣。

「走!」楚離沉喝。他沖秦烈點了點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