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三十一章轉機

第四百三十一章轉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4 18:43  字數:3130

秦烈眼瞳中,再也看不到一絲黑煙繚繞,眼睛重新恢復精神。

靈魂和生命能量,也停止了流逝,感知識海後,也沒有發現絲毫巫毒的殘餘。

巫毒的的確確是被火麒麟精血煉化。

「這麼說我也可以?我也可以沒事?」宋婷玉心中燃起了希望,急切道:「你是怎麼做的?」

「我……」

秦烈一張口,忽然頓住,眉頭緊皺。

「怎麼?」宋婷玉敏銳覺察到不妙。

「我先以雷霆閃電,轟擊真魂,令真魂潰散掉。然後,再以火麒麟的精血,一點點煉化巫毒。」秦烈表情凝重,「我不知道這種方法能不能也用在你的身上。」

宋婷玉臉色一白,旋即苦澀搖頭,「我的真魂已經很虛弱,恐怕連一絲雷電轟擊都承受不住,會直接魂飛魄散。我和你不同,我不修鍊雷電靈訣,靈魂根本無法承受雷擊。」

「你坐下來,我試著以火麒麟之血來接近你,看看能否將巫毒逼離出來。」秦烈不死心,準備嘗試別的方法。

在宋婷玉準備好以後,他以心神念頭御動火麒麟之血,三滴殷紅鮮血,從他胸口飛逸出來後,倏然一變,凝成三團熾烈火焰。

麒麟形態的三團火焰,一點點接近宋婷玉,慢慢靠攏。

宋婷玉蒼白的臉龐,被照耀的紅彤彤的,又像是恢復了明艷。

「怎麼樣?有沒有動靜?」秦烈輕喝。

「沒,巫毒已滲透在我真魂深處,沒有一點反應。」宋婷玉嘆道

秦烈驅使著火麒麟之血,又往宋婷玉靠攏而來,幾乎要燃燒到她的衣衫。

「別繼續靠近了,我怕巫毒沒有被逼出來,我會被烈火先燒成灰燼。」宋婷玉滿臉無奈。

秦烈不得不喚精血返回。

「沒用的,我也認命了,死就死吧。」宋婷玉勉強一笑。

秦烈沉吟著·許久後,突然道:「你能不能令真魂潰散掉?」

「散掉真魂?」宋婷玉訝然。

「嗯,真魂散開,本源·魂印,記憶念頭分散,從通幽境跌倒萬象境,那些滲透在真魂的巫毒,也可能因此散落在你腦海之中。」秦烈組織著語言,「這樣的話,我嘗試以我的真魂·吸引那些巫毒進來。將巫毒,從你腦海內吸入我的靈魂,由我進行煉化·你看這樣是否可行?」

「我不知道怎樣才能碎魂。」宋婷玉蹙眉仔細思考,很久後,無奈搖了搖頭。

停了一下,她又說道:「你不是也碎魂了么?你要如何將巫毒吸引離開?」

「我的碎魂,可以很快重新聚集,事實上,我是修鍊一種靈訣,在以雷電淬鍊靈魂。在修鍊的初期,真魂會不斷碎裂·然後重聚,需要不斷重複這個過程,真魂適應雷電的轟擊很艱難·要一步步來。」秦烈解釋。

「我不會碎魂。」宋婷玉聽明白了,可還是沒辦法配合,情緒愈發低落。

秦烈也知道·他碎魂的方法,根本不適合宋婷玉,不修練雷電靈訣的宋婷玉,壓根承受不住雷霆轟滅。

他重新沉默起來。

許久許久後,他依舊沒有好的辦法,只能起身站起來,說道:「我已經不受巫毒影響·我會短時間找到夜憶皓,斬滅盤踞在他心臟上的『八翼蜈蚣王,助你解脫!」

「算了吧·別搭上自己了,那夜憶皓非常可怕,比他的追隨者厲害太多了。他心臟上的巫蟲,也很是邪惡詭異,你沒辦法抗衡他們的,還是,別管我了……」

「非管不可!」

「其實,能在生命最後一段時間見到你,能有你陪著,我已經很滿足了。」

「不夠!遠遠不夠!」

又是兩天過去。

宋婷玉的狀況變得越來越糟,她就連運轉靈力,都漸漸變得吃力起來。

秦烈憋著一口氣,將她背了起來,不斷朝著黑巫教聚集的方向沖掠。

「叮嚀!」

腰間的一枚劍符,傳來一聲清脆悅耳的低鳴,這是說明附近有天劍山的人,以劍符感測到了他的方位。

秦烈不理不問,不管對方是誰,繼續朝著黑巫教的位置邁進。

然而,那名手持劍符者,卻非常好竟主動尋找過來。!

三個時辰後,一名藍衣女子,扎著簡單的馬尾辮,突然在他身前冒了出來。

這女子臉上不施粉黛,衣著素凈,模樣只能算是清秀,看起來並不出眾。

她捏著一枚劍符,蹙著眉頭,站在秦烈身前,小心打量著秦烈,突然道:「來自於赤瀾大陸的秦烈?」

「何薇?」秦烈停了下來。

「我是何薇。」藍衣女子輕點了一下頭,凝神觀察著他和宋婷玉,認真看著宋婷玉眼眸中的黑色遊絲,輕嘆道:「可是中了黑巫教的巫毒?」

「嗯。」秦烈道。

「哎」何薇又是幽幽一嘆,說道:「九日前,我見著了另外一個女子,也是中了巫毒。她和你一樣來自於赤瀾大陸,我見著她的時候,她就快要不行了。」

「靜璇,一定是靜璇。」宋婷玉聲音無力道。

何薇神情一怔,「你是赤瀾大陸,來自於玄天盟的宋婷玉吧?」

「是我,你見著的那個女子後來怎樣了?」

「我沒辦法救她,她也認命了,她一個人離開了,說是會找個安靜的地方等候魂寂。」何薇語氣平靜,淡淡說道:「算算日子,現在她應該已經過世了。」

秦烈和宋婷玉眼神都黯然下去。

「這次黑巫教的領頭者,乃是夜憶皓,對巫毒的認識非常深刻。他心臟上盤踞的『八翼蜈蚣王,,也是黑巫教最著名的巫蟲之一,極其可怕,和黑巫教的人交戰,一個不慎被巫毒滲透了真魂,就只能任命等死,很少有人能掙脫出來。

講起這些事的時候,何薇也是一臉忌憚,對那巫毒同樣極為驚懼。

「要麼得到巫蟲的一滴鮮血,要麼斬殺巫蟲,不然中了巫毒者,只能慢慢等死了。」

秦烈臉色陰沉,他正欲答話的時候,眼神一動,忽然看向何薇身後的林間。

「何薇,講完了沒?」一個從中走出,滿臉不耐之色,「別浪費時間了,我那師弟身上的巫毒很深,我要儘早找到夜憶皓那狗雜種!」

此人二十七八的樣子,體型健碩,身穿寂滅宗的衣衫,胸口綉著一枚寂滅玄雷圖案。

在他身旁,還有三個寂滅宗的武者,其中一人眼中冒著黑絲,顯然也中了巫毒。

看情況,那人的情況,比宋婷玉還要糟糕,臉龐上青筋綻現,神態猙獰。

如果不能在五天內解毒,這個人,會比宋婷玉更快的死去。

「楚離,你急什麼?你知道夜憶皓在什麼地方?知道黑巫教的方位?」何薇回頭瞪了他一眼。

楚離?

秦烈神情一動,不由地認真打量那人,暗暗謹慎起來。

寂滅宗的楚離,和洛塵、夜憶皓一樣為九大實力的核心種子,在整個暴亂之地,寂滅宗都是出了名的強勢,門人各個都是脾氣暴躁。

寂滅宗的寂滅老祖南正天,又是出了名的護犢子,整個寂滅宗煉製了大量的寂滅玄雷,分發給不同境界的門人,讓他們可以橫行無忌。

在暴亂之地,一般很少人敢惹寂滅宗的門人,就是怕招惹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他們都怕寂滅老祖發起瘋來,直接衝到自己的宗門,引爆寂滅玄雷攪個天翻地覆。

「你們也要找黑巫教的夜憶皓?」秦烈來了興緻。

「嗯,我找那個雜種找了很久了。」楚離張嘴獰笑,「只要讓我找到他,我會把他那臭蟲直接轟死,我要他粉身碎骨!」

「那你一定需要一枚黑巫教的令牌。」

秦烈一摸空間戒,掌心立即出現四塊黑巫教的令牌,他隨手就將一枚令牌扔給了楚離。

「小子,乾的不錯嘛?你殺了四個黑巫教的雜碎了?」楚離眼睛一亮。

「嗯。」秦烈點頭,淡然道:「還會繼續殺下去,直到殺光所有黑巫教的來人,直到斬殺掉那隻釋放巫毒的巫蟲才會罷手。」

「好!看來我們是同道中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