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八章焚燒巫蟲!

第四百二十八章焚燒巫蟲!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3 10:56  字數:3617

寂滅玄雷的爆炸,令兩名衝殺過來的黑巫教武者,立即負了傷,為首者怒喝著,讓那兩人趕緊退回來。

秦烈和三名黑巫教武者之間,出現了一個個巨坑,細密的閃電,雷的轟鳴聲,震蕩扭曲的空間波動,交織在一塊兒,讓那片區域顯得極其混亂,充斥著不穩定的能量。

「那傢伙故意示弱,讓你們輕視,趁你們不備引爆寂滅玄雷,好陰狠歹毒的心腸。」領頭者一雙毒蛇般的眼睛,冒出冰冷陰森光芒,「禹奚,有沒有將巫毒種下去?」

「種下了!」一名黑袍武者獰笑道。

這兩人,身上的漆黑長袍,被寂滅玄雷炸的柳絮般紛飛,他們頭上黑色的連衣帽,也被炸的破碎爛開。

兩張同樣年輕的面容就怎麼顯露出來。

兩人額頭中央,一隻小小的烏黑蜈蚣,半邊身子深陷他們血肉中,另外半邊身子不時蠕動著,似在以百足吸食他們額頭的鮮血來滋養自己。

這兩個人,模樣本來還算是俊逸,但因為有了額頭上的烏黑蜈蚣存在,卻讓他們顯得說不出的陰森邪異。

處在他們額頭的烏黑蜈蚣,為他們供養的巫蟲,在額頭那個位置,巫蟲可以方便地吸收他們的精氣神。

兩人分別叫禹奚和禹孑,都是來自於黑巫教一個古老的家族,這個家族一直接受黑巫教的邪惡傳承,幫助黑巫教飼養巫蟲,培育煉製巫毒。

這個家族的弟子。從小都會被送往黑巫教。學習詭異的靈訣。侍奉黑巫教真正的核心弟子為主。

他們額頭的巫蟲,也是他們決心侍奉一人為主的時候,被強行植入的。

他們之所以穿著黑袍,遮掩著面容,就是不想人看到他們額頭上的巫蟲,不想人看到他們陰森可怖的樣子。

「種下巫毒就好。」為首者抬手,做出一個稍安勿躁的動作,示意兩人暫時不要著急。

他們在等那片能量扭曲混亂的區域慢慢恢復平靜。

「糟糕!秦烈。你中了巫毒!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古樹下,秦烈身旁的宋婷玉,忽然驚叫起來。

她看到秦烈的眼瞳深處,分明浮現出一縷縷黑絲,那些黑絲,就是巫毒滲透真魂的直觀反映。

「巫毒?」秦烈一皺眉,「不可能啊?」

他立即去端詳心靈識海內的場景,他清晰地看到,那個烏黑百足蜈蚣被閃電霹靂絞殺成灰燼,被他以雷電轟滅。何時中了巫毒?

「進入你腦海的百足蜈蚣就是巫毒啊!」宋婷玉無力的說道。

秦烈臉色一沉,這時候。他也發現異常了。

因百足蜈蚣的湮滅,一縷縷黑色煙線,在他識海之中浮現出來,在他以為已將對方靈魂攻勢化解的時候,那些黑線在不知不覺間,竟滲透到他的真魂當中。

魂湖內,和他模樣一致,有靈魂印記簇簇聚集而成的真魂,身上竟多出一條條細小的黑線。

那些黑線一點點地,緩慢地,竟還在朝著他真魂的深處浸沒滲透!

「巫毒能腐蝕靈魂,讓生命能量迅速流逝,一旦中了巫毒,身體就會全面衰竭。」宋婷玉臉色黯然,眼中溢滿苦澀,「我沒辦法解開巫毒,你應該也沒有辦法。哎,你這人就是不聽勸,非要留下來和他們硬碰,我該怎麼說你才好呢?」

果然。

在她這番話講完的時候,秦烈就感覺到了身體變化,覺得體內的血肉精氣,鮮血內的能量,變得不受控制,竟緩慢的從毛孔中流逝掉。

很詭異的,他的靈魂氣息,也在一點點衰竭。

他那本來清晰的真魂,以一種非常緩慢的速度,變得模糊起來。

同樣也是被巫毒影響。

直到這一刻,他才認識到黑巫教的可怕,理解了宋婷玉的恐懼不安。

在中了巫毒後,生命一點點流逝,真魂逐漸的潰散,這種自己能清楚明白感受,但卻無力阻止的感覺,足以讓很多人崩潰,讓人直接發瘋。

越是強大的武者,越是難以面對逐漸虛弱的自己,能清晰看見死亡日期,還要一步步朝著邁進的恐懼,的確可怕至極。

秦烈忽然明白宋婷玉的恐慌和絕望,明白一向自信聰明的她,為何會頹廢到如此境地,為何連留下來決一死戰的勇氣都沒有。

他和黑巫教武者中間的爆炸區,隨著時間的推進,暴亂扭曲的能量波動漸漸平息。

三名黑巫教的武者交換了一個眼神,忽然同時起身,悄悄感知著周邊的異常,步履緩慢的往秦烈走來。

三人都看見了秦烈眼中的黑線。

這讓他們很放心,覺得就算是秦烈能暴起發難,也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他們對巫毒有著極度的信心,他們相信,參加試煉會的各大青年強者,只有寥寥幾人能在巫毒下存活下來。

顯然,秦烈和宋婷玉,並不在那寥寥幾人的行列。

「沒有寂滅玄雷了。」為首者名叫禹沅,通幽境後期修為,他在離秦烈三十米的時候,停下了腳步,他眼神陰森地看著秦烈,說道:「你的寂滅玄雷等階似乎不夠,爆炸力太分散,不夠集中,這就很可惜了。如果你是寂滅宗的楚離,我的兩個同伴絕對活不了,就算是我,也會立即敗逃,絕不會多逗留一秒,但你不是楚離。」

頓了一下,禹沅認真地說道:「所以你只能死!」

秦烈一言不發。

禹沅揮揮手,輕鬆道:「讓巫毒滲透的更深一點。」

禹奚取出黑巫教的令牌,激發內部某種邪陣,那令牌陡然尖嘯起來。

嘯聲一起。宋婷玉立即臉色慘白的痛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