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六章巫毒

第四百二十六章巫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2 12:20  字數:2948

時間一晃,又是半個月過去。

在這半個月時間,秦烈一共收集到兩百多塊大小不等的天炎晶,拿到七塊令牌,七枚空間戒。

如今,他手中已經持有了天劍山、黑巫教、萬獸山、夏侯家四方勢力的令牌,他能通過這四方勢力的令牌,感知到一定範圍內,這四方武者動向。

同樣的,四方勢力的武者,也能通過他手中的令牌,在一定的區域內將他鎖定。

他在通過三滴精血找尋天炎晶的時候,也時常藉助於墓碑修鍊血靈訣,增強血之靈力的精純,以此繼續淬磨身軀,溫養真魂。

「炎火之地,連綿數千里,我已經挨個找遍,將所有天炎晶收集起來。也拿到了所有慘死者的令牌,此地早已沒了生靈氣息,也是時候從此離開了。」

當他走遍炎火之地,拿到足夠多的天炎晶和令牌,通過令牌感知不到任何生命動向,他朝著臨近炎火之地的一個茂密森林而去。

那森林和炎火之地截然相反。

森林中,古木茂盛無比,一株株樹木數十米高,枝葉如烏雲一樣遮掩了天穹,讓森林幽暗深邃。

「清新的空氣當中,還是沒有天地靈氣,依舊不能吸收天地靈氣恢復修鍊,只能通過靈石。」

踏入廣袤的森林,秦烈將四塊天劍山、黑巫教、萬獸山、夏侯家的令牌,取出來懸掛在腰間,隨時感知周邊的動靜。

他孤身一人在一株株古樹下走動著,自信十足。神態悠然。

從炎火之地得來的三滴精血,成了他手中的利器,他相信如果再遇到杜向陽和夏侯淵,他可以憑藉那三滴精血。給對方造成恐怖的重創。

兩天匆匆過去。

他在這片森林中,沒有感知到任何生命動向,也沒有見著一隻蟲豸飛鳥,這兒看起來充滿鬱郁生機的森林。顯得有些詭異。

「叮嚀!」

這一天,他腰間的劍符,陡然傳來輕鳴。

秦烈神情一動,將劍符取出,以心神感知。

有一枚劍符,離他六十里遠,在感知到他的動向後,正迅速朝著他靠攏。

咧嘴一笑後,一直愁於見不著人的他。也主動朝著另一枚劍符的方向飛掠而去。

一會兒後。在他前方一株參天古樹的枝葉中。忽然傳來一個罵娘聲,「媽的,怎麼又是你?」

杜向陽從樹葉叢中冒頭。他一臉晦氣的看向秦烈,「真是倒霉。還以為能發現洛塵那邊的人,誰知道又遇到你這個瘋子。怎麼?你沒有死在炎火之地?炎魔清場的時候,你應該就在中央吧?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嘿,這半月來,我一直都在炎火之地。」秦烈不急不緩來到杜向陽所在的古樹下方,眯著眼看著他,道:「你是我這段時間見到的第一個人。」

「我可不想見到你!」杜向陽冷哼一聲,掉頭朝著遠處飛奔,在一株株古樹的枝幹上走動,漸行漸遠。

他已經試過了秦烈的實力,知道這傢伙極其難纏,而且也非常好戰。

他意識到秦烈不是軟柿子的時候,就再也不想碰到秦烈,不想讓自己惹上麻煩。

「在你右手的方向,大概三五百里的區域,我撿到了一枚劍符。那劍符上,有著淡淡的清香,那是女人才有的味道,天劍山參加試煉會的女人沒有幾個,何薇不會主動將劍符扔掉,我想那個扔掉劍符的女人,應該是你認識的。」

杜向陽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不久前,我在那片區域,看到了黑巫教的人,他們似乎在追殺著什麼人。或許,他們追殺的人,就是你認識的其中一個女的……」

他主動示好。

「謝靜璇!宋婷玉!」秦烈眉頭一皺。

本來已經盯上了杜向陽,準備報炎火之地一箭之仇的他,因為杜向陽的這番話,臉色立即凝重起來。

謝靜璇通幽境中期修為,宋婷玉,則是通幽境巔峰,她們在赤瀾大陸的青年一輩中,可謂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然而,在暴亂之地的九大白銀級勢力眼中,和這邊的天之驕子、天之嬌女比起來,她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宋婷玉可能還稍好一點,單對單和別的勢力普通武者碰到,或許還能平分秋色不落下風。

謝靜璇就要遜色一籌了。

她如果不慎碰到別的勢力強者,處境將會極其艱難,很有可能會遭遇不測。

「一定是她們兩人當中的一個!」

秦烈深吸一口氣,立即放棄了對杜向陽的追擊,選擇朝著他指引的方向衝去。

不論是謝靜璇,亦或者宋婷玉,在赤瀾大陸的時候,都多多少少幫過他的忙。

當年,他深陷幽冥界的時候,凌家三番五次被七煞谷針對,都是謝靜璇出面力挺,讓七煞谷不敢亂來。

他被玄天盟背叛陷害後,也是通過森羅殿的梁忠聯繫上謝靜璇,讓她傳話宋婷玉,幫忙收集空間靈石。

這兩個女人,在他危難之際,都曾伸出援手,沒有做出過限他於不義的事情。

「會是她們中的誰呢?」

秦烈眉頭深鎖著,將黑巫教的那一塊令牌拿出來,沖掠的時候,不斷去看令牌,希望能通過令牌找到點線索。

半個時辰後。

那塊黑巫教製作的令牌,忽然傳來一聲尖利的嘯聲,如鬼哭般刺耳。

秦烈卻眼顯喜色,急忙以心神感知,通過黑巫教的令牌,來確定對方的方向。

「竟然有三個黑巫教的武者!而且還聚集在一起飛快移動著!他們在追人!」

秦烈立即反應過來,急忙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令牌感知到的方向追去。

「四十里了!」

「三十五里!」

「二十里!」

「越來越近了!」

他在森林中分塊穿梭著,如一道電芒,和對方迅速接近中。

「咻!」

一道曼妙身影,忽然從他不遠處的林間穿過,朝著一個方向急逃。

那身影,雖然一閃而逝,卻讓秦烈神情振奮——是宋婷玉!

「停下來!」秦烈在後方狂追,放聲高喝。

疾馳的那道曼妙身影,立即頓住,聲音顫抖地呼道:「秦烈!是你嗎?」

「是我!」秦烈迅速趕了過來。

一株虯結粗壯的古樹根部,一道曼妙身影停了下來,她臉色黯淡無光,眼瞳深處,不時冒出一縷縷煙霧黑絲,眼睛似乎被束縛住了,顯得非常怪異。

在秦烈現身後,她撕掉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美麗卻蒼白沒有血色的臉龐,赫然就是宋婷玉。

她如得了重病一樣,呼吸急促,隨著眼睛內黑色絲霧的加深,她迷人誘惑的酮體,不時的劇烈顫抖,她死死咬著蒼白嘴唇,似在壓抑著痛苦。

「快逃!他們馬上就會過來!秦烈,跟我一起逃!」好不容易剋制住體內的劇痛,宋婷玉急忙倉惶尖叫起來,「走!要快!遲了就來不及了!」

「是黑巫教的人?」秦烈臉色森寒,眼中殺意滔天。

宋婷玉的狀況很不好,他清晰的感受到,宋婷玉體內的生命氣息,在一點點的流逝著。

以他對氣血對生命能量的了解,他覺得依照現在的情況,宋婷玉撐不了半個月,就會流逝掉所有生命氣息而亡。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宋婷玉如今凄厲的樣子,狼狽驚慌的神態,都讓他想殺人。

「謝靜璇呢?有沒有見過她?」深吸一口氣,秦烈不斷穩定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她有沒有事?」

「她?」宋婷玉擠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我不知道,她可能已經死了,她比我還要早中了巫毒。這巫毒,我解不開,她更加不可能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