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三章火麒麟之血!

第四百二十三章火麒麟之血!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0 18:40  字數:3102

夏侯淵在寂滅玄雷的爆炸狂潮中,慘叫著逃竄出去,只在爆炸區內留下一灘血跡。

「可惜了。」秦烈皺眉輕哼一聲,將左手攥緊的另外幾枚寂滅玄雷收了起來。

夏侯淵此人境界高深,靈力渾厚精鍊,手持種種高階靈器,的確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與他交戰,秦烈打足了十二分精神,寒冰、大地、雷電、血靈訣一起施展,也只是堪堪戰平。

他的境界,和夏侯淵相比,的確是差了一籌,靈力的渾厚程度不及對方。

要不是他還有寂滅玄雷在手,這一戰持續下去,他未必就能獲勝。

「嗷嚎!」

同時,另外一聲慘嚎,從圍攻杜向陽的一人口中吼出。

夏侯羌被一縷火芒刺入眉心,眼睛暴突,七孔流出殷紅鮮血。

他魂湖中的真魂,竟被一縷火焰點燃,在猛烈的焚燒起來。

夏侯羌的靈魂氣息,迅速衰減著,只是一會兒功夫,他的真魂就焚燒成了灰燼。

那火芒,正是杜向陽的「焚魂火芒」,能焚滅靈魂的一點火光。

上次,秦烈面對一點火芒,都不得不以血遁術遠逃,就是因為覺察到了「焚魂火芒」的可怕。

夏侯羌通幽境中期修為,被一點火芒射中,竟然也在短短時間焚滅靈魂慘死,可見那火芒的殺傷力有多大。

「走!」

夏侯羌慘死,夏侯淵被寂滅玄雷炸的狼狽而逃。剩下的夏侯尚和夏侯拓,再也不敢逗留。

兩人留戀的目光。又在墓碑和火麒麟的屍身上望了一眼,這才不甘心的沖向遠處。

漆黑煙霧,紫色火焰,怪笑的骷髏頭,化為一道道流光,緊隨兩人而去。

之前被這三種攻擊淹沒的杜向陽,全身燃燒著酒紅色火苗,他的一雙眼睛。也在熊熊燃燒著火焰。

那柄赤火劍,如一條咆哮著的火龍,拖曳出數米長的火焰,忽然疾飛出去。

赤火劍鍥而不捨地追擊夏侯尚兩人。

杜向陽則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胸襟,腰部,流淌著鮮血。

在夏侯家的三名武者的圍攻下。他雖然擊殺了夏侯羌,但自己也受了重傷。

可他的眼睛,依然貪婪看向火麒麟,顯然還不死心。

此刻,墓碑已從秦烈頭頂落下,那一具赤紅如烙鐵的火麒麟屍體。也落在秦烈身旁不遠處。

火麒麟體內的殘餘能量,雖被墓碑抽離了許多,但和火麒麟靠近的秦烈,還是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恐怖高溫。

他將目光從墓碑和火麒麟的身上移開,眯著眼。他突然看向杜向陽,咧嘴一笑。

這笑容。在杜向陽的來看,說不出的森然冷冽。

「你似乎受了傷。」秦烈笑著朝杜向陽走來。

杜向陽臉色一變,不斷凝聚火焰力量,他身上一簇簇橘紅色的火苗,劇烈的搖曳著。

他成了一個燃燒著的火人。

「咳咳,秦烈,那火麒麟……我不會再生染指之心,歸你了!都歸你了!」杜向陽擠出一個顯得有些勉強的笑容,急忙說道:「我們倆,之前都是誤會!我沒想真去殺你,你很強大,你的存在能夠給洛塵帶來麻煩。而洛塵,也同樣看我不順眼,他也想在這兒將我格殺,其實你我有共同的敵人,我們可以合作!真的,我們可以合作的!」

「呼!」

他在講話間,那柄赤火劍被他重新召喚而來,他抬手一抓,將赤火劍緊握,喝道:「秦烈!我們無冤無仇,因為一個小小的誤會死戰,真的沒有必要啊!」

「誤會?」秦烈搖了搖頭,「我不認為之前是誤會!如果剛剛我實力不濟,我會和你身旁那具被焚燒掉靈魂的屍體一樣,被你的火芒活生生燒滅掉真魂!」

「轟隆隆!」

雷罡錘內的雷鳴聲不絕於耳,道道織密的閃電,緊緊纏繞著錘子上,聲勢駭人。

「我走!我退走!」

杜向陽一咬牙,突然掉頭,朝著和夏侯淵相反的方向退走。

他在三名夏侯家武者的狂轟濫炸下,身體遭受重創,靈力損耗巨大,真要和秦烈殊死一搏,被滅殺的可能性極大。

他只能強忍著火麒麟的誘惑,就算是再不甘心,為了活下去也只能遁離。

秦烈並沒有追擊下去。

一方面,墓碑和火麒麟的屍體,還在他身後處。

另外一方面,他不知道夏侯家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遠離。

他怕夏侯家的人潛藏在周邊,怕他和杜向陽真要生死決戰了,會被夏侯淵此人殺個回馬槍。

他的真正目的,也只是逼退杜向陽,讓杜向陽從他視線消失。

「空間戒,夏侯家的令牌……」

走上前,從夏侯羌的屍體上,他剝離出這兩樣東西。

他以一縷精神意識,滲透到夏侯家的令牌內,通過令牌感知周邊的狀況。

夏侯兩個字,突然閃閃發亮,這意味著夏侯淵等人果然並沒有走遠!

他細緻探察,通過這塊夏侯家的令牌,他肯定夏侯淵等人離他不超過十里。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距離。

「幸好,幸好沒有和杜向陽糾纏下去,不然一定會被夏侯淵重新殺回來。」秦烈沉著臉,轉身往墓碑走去。

他知道夏侯家的人,一定持有一枚天劍山的劍符,通過那劍符,他們能鎖定自己和杜向陽的動靜,能很準確的摸過來。

來到墓碑處,他發現七道神光依舊纏繞著火麒麟屍身,還在從火麒麟的軀體上,汲取著龐大的能量。

皺著眉頭,他猶豫著,要不要將墓碑收起來,先離開此地。

火麒麟屍體內的龐大能量,被抽離了大半後,它身上燃燒的燦燦火焰熄滅,這具屍體漸漸恢復正常。

秦烈眼瞳忽然一縮。

七道神光,纏住火麒麟,突然一點點回拉,將麒麟之軀扯向墓碑。

墓碑中央,七個神光所在的位置,一個米粒大小的炫目光點顯現出來。

光點逐漸變大,如一張巨口般,竟然一下子將火麒麟的屍身淹沒。

一道火光,頓時入了墓碑,火麒麟瞬間消失。

而墓碑,則是劇烈抖顫起來,那七道神光變得愈發炫目妖艷。

好一陣子,那七道神光才慢慢停止強烈的動靜,如將火麒麟消化了一樣,極其詭異。

秦烈一臉駭然。

這時候,他也不敢仔細查探,伸手準備將墓碑收入空間戒。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頭,快要觸碰到墓碑的時候,一滴滴鮮血神奇地從墓碑的碑面上滲了出來,如清晨的寒露,靜靜凝在碑面上不落。

三滴鮮血!

每一滴鮮血,都只有指頭大小,赤紅鮮血如雞血石,裡面都有一朵火麒麟形狀的火焰在炙熱燃燒。

神奇至極!

「這是……」秦烈呆愣在哪兒,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就在他不知所措之時,那三滴內部有火麒麟焰火燃燒的鮮血,突然從碑面上滾落。

秦烈下意識地就伸手去接。

「嗤!嗤!嗤!」

三滴雞血石般的鮮血,一落入他掌心,如高強度硫酸一樣,立即將他掌心給腐蝕爛。

他掌心忽然鮮血流溢。

他的鮮血,瞬間和三滴內部有著麒麟火焰的鮮血融在了一塊兒,恐怖的熱量,轟然從他掌心湧現,燒的幾欲崩潰。

他幾乎立即失聲慘叫起來,不斷搖晃著手臂,痛吼著,要將掌心的三滴麒麟鮮血甩離體外。

可惜,不論他如何甩動,不論如何用力掙扎,那三滴已經融入他鮮血中的血滴,就是無法飛離體外。

他在甩臂的時候,一股恐怖的熱量,從他臂膀內的鮮血不斷蔓延,順著他的血管,往他四肢百骸延伸擴散!

他全身皮肉,以驚人的速度變成火紅色,他體內鮮血湧現出驚人的熱量高溫。

就在他承受不住,要被體內火熱焚燒成灰燼之時,七道神光從墓碑內飛逸出來,猛地纏繞在他身上。

他的咆哮痛吼立即止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