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二章惡戰!

第四百二十二章惡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0 12:38  字數:3005

杜向陽和夏侯家的人,先後趕來,立即看向火焰熊熊湖泊央的奇觀。

一個石板墓碑,高高懸在湖泊中心,從墓碑內射出七道炫目神光。

神光如繩索,如鐵鏈,牢牢捆縛著通體流轉出燦燦焰火的火麒麟。

那頭八階靈獸的屍體,被其一點點從湖泊深處拽了出來,七道神光纏繞在火麒麟的身上,如紐帶,似乎在吸吮著什麼。

「火麒麟!」

「八階靈獸火麒麟!」

杜向陽驚喝。

夏侯淵也是尖叫起來。

兩撥人目光炙烈,一瞬不移看向墓碑,看向火麒麟,急的抓耳撓腮,卻不知如何下手。

秦烈也同樣皺眉愣在那兒。

墓碑和火麒麟,都處在湖泊中央,靜靜懸浮著。

他們站在湖泊旁邊,已被恐怖高溫烘的渾身難受,別說秦烈了夏侯淵了,就算是修鍊火焰靈訣的杜向陽,也絕對不敢投擲到湖泊中。

燃燒著湖泊,恐怖的火焰滾滾,那種溫度足以讓杜向陽都融成血水!

於是,三撥人分處在湖泊周邊,都凝神看著中央的墓碑和火麒麟屍身,都在絞盡腦汁想著辦法。

在眾人無計可施的時候,他們驚奇的發現,火麒麟身上洶湧的焰火,以驚人的速度變小,甚至在一點點熄滅。

眾人眼睛一凝。

他們立即發現從墓碑上貫射下來的七道神光,似乎在吞沒著火麒麟屍體內的某種能量,他們看到墓碑內的七道神光,變得越來越耀目,就連墓碑也開始綻放燦燦神輝。

反觀火麒麟,卻像是被抽離精氣神,一身血肉之軀的力量,被抽水泵抽水般抽走。

火麒麟身上火焰逐漸熄滅,赤紅色的軀體·上方流轉的炫目光澤,也在慢慢變淡。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火麒麟屍體內潛藏著的大量能量,正被墓碑吸收著。

懸浮許久未動的墓碑·在他們的注目下,忽然再一次移動開來。

朝著秦烈的方向挪移!

杜向陽和夏侯淵頓時振奮起來,他們眼睛死死盯緊墓碑,腳步一致的朝著秦烈而來。

「夏侯尚!夏侯羌!夏侯拓!你們都去殺那個天劍山的人!」夏侯淵暴喝一聲,仲手遙遙指向也在靠攏秦烈的杜向陽。

三名夏侯家的強者,突然殘忍的怪笑起來,如三縷清風往杜向陽而去。

杜向陽臉色一沉·一言不發將赤火劍取了出來,他的皮膚,如煮熟的蝦子·變成嚇人的紅色。

一股充斥著炎力的恐怖能量氣息,立即從杜向陽身上爆發出來,他手中的赤火劍,如瞬間變成一條火龍,噴湧出半米長的驚人火舌。

「嘿嘿,只要你不是洛塵,你就必死無疑!」夏侯尚桀桀怪笑。

他和夏侯羌、夏侯拓三人,手中同時多出一桿三米長的錦旗,錦旗上繪刻著漆黑雲團·紫色火焰,綠幽幽的骷髏圖案,陰森詭異。

「呼呼呼!」

一縷縷漆黑煙霧·從三人手中的錦旗中飄逸出來,那些煙霧之中,又有陰寒的紫色火焰燃燒·有綠幽幽的骷髏頭冒逸出來。

恐怖陰森的氣息,如密集的巨網,瞬間將杜向陽周邊區域全部籠罩。

夏侯尚三人處在漆黑煙霧之中,一起怪笑著,紛紛運轉靈訣。

杜向陽被直接淹沒其中。

另一邊。

夏侯家的核心種子夏侯淵,頂著鋥亮光頭,則是獰笑著殺向秦烈·「小子,算你運氣背·沒有能儘早和洛塵匯合,我先送你上路了!」

他的拳頭上,套著紫紅色的精美拳套,拳套上布滿崢嶸刀刺。

他衝擊過來時,不斷揮舞著拳頭,他的兩條手臂,如充了氣一般脹大,兩股狂暴兇猛的力量,瘋狂湧入拳套中。

「呼呼!」

兩頭紫色蛟龍,轟然從他拳頭中飆飛出來,紫色蛟龍栩栩如生,能看到蛟頭上的怪角。

此刻,墓碑拉扯著火麒麟的屍身,一點點地,已漸漸漂浮到秦烈頭頂。

秦烈不-碑為何要飛回來,也不知墓碑怎會找到火麒麟的屍身!′他為何要將火麒麟從湖底深處牽扯出來,不知道他為何要吸取火麒麟殘餘的能量。

他只知道一點——墓碑既然回來了,就屬於他!

「嘿,想搶我的東西,那就試試看。」秦烈咧嘴笑道。

雷罡錘突然從空間戒飛逸出來,雷電的噼里啪啦聲從他身上湧現,一道道粗長的雷霆閃電,盡數轟入雷罡錘。

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鳴,雷罡錘上浮現出織密的電芒花紋,一個個小小的光點,瞬間從錘子上飛逸出去,如一小片繁星墜落向前方。

「轟!轟!轟!」

雷罡爆碎,炸的兩條紫色蛟龍,變成漫天的紫色靈光飛濺向四面八方。

那片區域,小小的岩漿水窪中,道道火芒汁水也在爆炸中疾射,讓夏侯淵冷哼一聲,快速掠來的身子,不得不暫時中止了下來。

待到岩漿火水落下,他才冷哼一聲,說道:「區區一個通幽境初期的小子,竟然也敢妄想和我抗爭,簡直不識好歹。把那墓碑丟下來,你自刎當場,我可以留你一條全屍,否則,我會讓你屍骨無存,死無全屍!」

「是么?」秦烈舔了舔嘴角,眼中流露出興奮的光芒,「我就在這裡等你,我看你怎樣讓我死無全屍!」

「好!」

夏侯淵獰笑,他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張巨弓,搭上一支銀色箭矢,遙遙瞄準秦烈。

那弓,比他身子還要長,那支銀色箭矢上,有著許多細小的古怪符文,那些符文如刀形古字,給人一種古樸凌厲的壓迫力。

夏侯淵通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