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一章主動飛回來的墓碑!

第四百二十一章主動飛回來的墓碑!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9 18:32  字數:3020

秦烈手中,一塊靈石因為靈力的耗盡,變成石灰白顏色。

「喀嚓!」靈石徹底碎裂。

秦烈視而不見,繼續吸收別的靈石靈力,令丹田靈海內,靈氣裊裊。

一絲絲精純的靈力,如光線電芒,一點點從丹田靈海抽離出來,融入他鮮血之中。

血靈訣的修鍊,除了通過血池增強血之靈力之外,還能將丹田靈海內的靈力一點點轉化,融入鮮血之中。

此刻,他就在運轉血靈訣,以鮮血吸納丹田靈海內的靈力,補充血遁術造成的損耗。

他全身血管中的鮮血,如四通八達的溪流,鮮血緩緩涌動著,保持著活力。

極為稀薄的血色淡霧,從他渾身毛孔中悄悄飄出,讓秦烈如處在血色煙雲當中,非常奇妙。

突地,秦烈的鮮血,猛地沸騰起來!

不知道相隔了多麼遙遠,他體內的鮮血的涌動,似乎觸動了什麼神妙。

一股濃郁的血氣,從極遠之處釋放而來,如直達秦烈心靈識海。

「無字墓碑!」

秦烈轟然一震,緊閉的雙眼頓時睜開,目顯奇光。

他的鮮血,似乎引發了無字墓碑內的某種變化,從極其遙遠的地方,他感受到自己鮮血的氣息!

他忽然記起,當時他收取無字墓碑的時候,曾噴湧出一口鮮血在碑面上,並且立即滲透進去,墓碑內的七道神光。也像是沾染了他的那一口鮮血,變成鮮紅色。

如今。在這神葬場內,相隔遙遠,他在運轉血靈訣,以鮮血汲取靈力的時候,竟奇妙的感受到墓碑內的鮮血氣息。

這是什麼情況?

秦烈愕然。

神葬場另一端。

一處毒雲覆蓋著的奇地中,所有武者在裡面,只能看清幾十米內的場景,再遠。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洛塵坐在一塊齊膝草的草堆中,臉色陰沉,眼神直愣愣看著身前的墓碑。

無字墓碑聳立在草堆中,他屢屢伸手觸碰,次次都被內部的反衝力震飛。

「還是不行!」

本以為,這無字墓碑到了神葬場內,就能發生奇妙。能為他所用,勒破其中奧妙。

可是反覆嘗試後,他發現依然沒辦法觸摸墓碑,甚至離的近一點,都會被排斥力擠壓的喘不過氣來。

「或許根本就是秦烈欺騙了我!」洛塵神情冰冷,暗暗道:「他一定做了什麼手腳。我才始終無法接近這墓碑!」

「轟!」

一層蒙蒙血光,陡然從無字墓碑上釋放出來,墓碑內的七道神光,瞬間變得鮮活耀目。

洛塵振奮起來:「有反應了!終於有反應了!」

他欣喜若狂。

然而,就在他準備再次觸碰墓碑的時候。那聳立在草堆內的墓碑,忽然飛天而起。凝為一道虹光,朝著極遠之處飛離。

洛塵嘶聲尖叫,身如一道飛劍,緊盯著墓碑追擊。

可惜,這無字墓碑飛逸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他連意識鎖定都不能。

最終,洛塵只能目送墓碑從視線和感知中消失,在遠方徹底失去蹤跡。

「究竟怎麼回事?究竟怎麼一回事?」洛塵不死心,他陰沉著臉,始終朝著墓碑遁離的方向追去。

他認為墓碑飛走的方向,一定存在著巨大玄妙,或許神葬場的精髓,就在那邊!

炎火之地。

秦烈持有的那一枚劍符,又傳來了「叮嚀」聲,這意味著手持劍符的一個傢伙,又找到他。

「陰魂不散啊。」臉色一寒,他站了起來,手中幾塊靈石都粉碎掉了。

他以為杜向陽在恢復力量後,又重新鎖定他,再次追擊而來。

他準備迎戰。

「轟!」

就在此時,一道虹光從遠處墜落,砸在他的眼前。

他本以為是火焰流星,還嚇了一跳,然而,凝神一看後,卻突地呆住。

竟然是失去的無字墓碑!

這墓碑,閃爍著蒙蒙血光,就在他眼前聳立著,竟主動飛了回來。

這讓他又驚又喜,趕緊來到墓碑旁邊,準備伸手將墓碑重新收入空間戒。

然而,在他伸手欲收起的時候,這無字墓碑居然重新飛起,竟朝著一個方向不急不緩晃悠而去。

秦烈訝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究竟怎麼一個情況。

他只知道一點,這墓碑進入神葬場之後,似乎變得不太一樣了。

眼見墓碑虛空漂浮著,如燈籠一樣遠去,他不及多想,急忙就跟了上前。

墓碑懸浮虛空,不緊不慢,始終在飛盪著,他則是皺著眉頭,不明所以的跟隨在墓碑後方。

與此同時。

夏侯淵四人,通過一枚劍符,也鎖定了他的方位,正迅速靠攏而來。

恢復過來的杜向陽,敏銳的發現,另外一個手持劍符的「天劍山」門人,已經盯上了他和秦烈,先朝著秦烈靠攏。

杜向陽欣然笑了起來,「一定是洛塵那邊的人了。」

他樂得看笑話,也趕緊動手,以劍符確定秦烈的方位,迅速趕了過去。

於是,在這片炎火之地,如果有人在虛空高處端望,會發現一副奇怪的畫面。

一個墓碑虛空晃悠著,往一個方向飄動,底下一人苦苦追趕,滿臉驚異之色。

另外兩撥人,從不同的方向,一起朝著墓碑的位置聚集,神態興奮,如在進行捕獵一般。

其中一撥人,還在嗷嗷怪叫,不斷吆喝道:「快了!越來越接近了!」

這次追逐,整整持續了兩個時辰,拉長了數百里。

墓碑忽然在一個巨大的湖泊上方停了下來。

那湖泊,處在一座座噴涌的火山中央,無數道火焰溪流的終點,都是這個湖泊。

巨大的湖泊內,湖水在洶湧燃燒著,熱浪滾滾,岩漿汁水,火焰泡泡,爆炸波動,不時在湖泊內發生。

站在湖泊旁邊,秦烈不得不持續消耗極寒之力,才能勉強承受那恐怖的熱量。

他不知道墓碑為何來此。

他凝神看向湖泊,卻發現在滾滾熱氣中,在噴涌的火蛇,在不斷發生爆炸的湖泊中,他什麼也看不見。

懸浮火焰湖泊上的墓碑,陡然間七道神光綻放,一起貫射向湖泊深處。

「轟轟轟!」

一道道火焰巨浪,從湖泊裡面升騰出來,湖泊如在咆哮,爆炸波動愈發洶湧激烈。

湖泊深處,七道神光凝成光罩,隱隱罩住一件事物,將其從湖底一點點拉扯上來。

七道神光如七條炫目繩索,不斷往上方扭動,將沉落在湖底的一個異類,慢慢的帶離湖面。

「火麒麟!老天,竟然是火麒麟!八階靈獸火麒麟的屍體!」

湖泊另一邊,杜向陽失聲尖叫起來,眼中射出炙烈至極的光芒。

他死死看著緩緩從湖泊深處浮現的軀體。

一頭身如雄獅,有四蹄,有火焰尾巴,龍首的火麒麟,通體流轉著燦燦焰火,如在熊熊燃燒著,一點點從湖泊深處被七道神光拉扯上來。

秦烈也看的目瞪口呆。

八階靈獸火麒麟,堪比不滅境武者,這是傳說中的凶獸,渾身都是滔天火焰,力大無窮,且能御空飛行。

這頭火麒麟,屍體沉落在巨大湖泊深處,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靈魂早已隕滅消散,但這具軀體竟然依然火焰熊熊,充滿著令人窒息的恐怖火焰壓迫力。

「這片炎火之地,之所以如此恐怖,之所以火山爆發不窮,難道都是因為這一頭火麒麟的屍體?」秦烈下意識的想到。

「火麒麟!八階靈獸火麒麟的屍身!」

夏侯淵的暴喝聲,這時候,也從湖泊的另外一端傳來。

另外三名夏侯家的武者,眼睛也都紅了,如聞到血腥味的豺狼,目顯貪婪的紅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