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二十章焚魂火芒!

第四百二十章焚魂火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9 12:52  字數:3687

杜向陽突然意識到,他粗估了秦烈的實力,這讓他不驚反喜,還暗暗興奮起來。

天劍山製成的十五枚劍符,五枚被李牧索要走,贈與了秦烈等人,剩下十枚,由天劍山的武者持有。

九大白銀級勢力,在探索秘境歷練之前,往往都會確定一個核心人物,也就是首領。

一旦確定首領,剩下武者的挑選,就會以首領為中心,一切為了方便首領調度人員。

譬如,天劍山一確定洛塵為核心種子,立即以洛塵為首腦,選了李榮等七名和洛塵關係親密,一直唯洛塵馬首是瞻的武者。

這就是方便洛塵聚集手中力量,去抗衡別的白銀級勢力的種子,從而在試煉會時獲得最終勝利。

核心種子的挑選,競爭一向慘烈,這趟試煉會,杜向陽,還有另一個名叫何薇的天劍山門人,其實都是和洛塵競爭的種子。

結果,杜向陽和何薇,都在競爭中慘敗。

也是因為如此,天劍山安排了七名和洛塵關係緊密的武者參加試煉會,那七人,還是由洛塵指名道姓要求的。

這就大大增強了洛塵的實力。

要是杜向陽在和洛塵的競爭中獲勝,那麼,他就可以挑選一批和他關係友好者進入,讓他在秘境中擁有強悍的實力可用。

他和何薇,因為慘敗於洛塵,又不甘心退出試煉會,最終只能孤身進來。

他對洛塵自然沒有好感。

而秦烈,則是洛塵欲除之而後快的一個人物,秦烈還偏偏手持天劍山的劍符,要是秦烈實力微不足道,杜向陽不介意早些斬殺,免得他丟天劍山的人。

但,如果秦烈實力強悍,有可能給洛塵帶來麻煩,那對杜向陽而言,絕對是一件值得愉快的妙事。

「咻!」

一束燦爛妖艷的熾烈天火,如飛逝流星,拖曳著長長的火焰軌跡,朝著秦烈、杜向陽的區域射來。

燃燒的天空,不斷墜落的火焰,蘊含著驚天動地的炎能。

即便是**火焰靈訣的杜向陽,眼見那一道火焰從天墜落,也目顯忌憚之色。

天降的火焰,如果不受外界的干擾,會落到秦烈和杜向陽之間的位置,甚至還會離秦烈稍稍近一些。

秦烈漠然不動,眼瞳深處,陡然浮現一抹詭異的色彩。

他身上雷電兇猛的氣息,瞬間收斂起來,一股厚實、沉重、如獄如海的大地氣息,從他體內蕩漾而出。

周邊正常的重力場,倏地一變!

天降的熾烈火焰,受大地重力影響,所以飛快墜落。

此刻,因為重力場的詭異突變,那一道耀目的火焰,在虛空非常古怪的扭曲了一下。

就這麼一下輕微的扭曲,這一道耀目天火,頓時就改變了方向。

——它以更加迅猛凌厲的速度轟射向杜向陽。

焚滅萬千生靈的恐怖熱浪,如遮掩天地的火海,如一下子將杜向陽籠罩。

杜向陽嚇的魂飛魄散。

「邪門!」

他尖叫著,手持一柄火焰焚燒的利劍,身化一道赤火劍芒,從他所在的位置立即射走。

「轟!」

那道從天降落的天火流星,在他所在的區域墜落,一瞬間,數百道火芒竄飛出去。

「噼里啪啦!」

周邊一塊塊火焰石頭爆碎,又有兩塊天炎晶,因此嶄露出來。

秦烈眼睛一亮,嘿嘿怪笑一聲,在那兩塊天炎晶將要飛落到岩漿潭的時候,飛身而出,及時收入空間戒。

天炎晶一到手,他眼瞳中電芒再起,又重新鎖定杜向陽。

「轟隆隆!」

一聲沉悶雷轟聲中,只見兩個頭顱大小的閃電雷球,如炫目的太陽,呼嘯著飛向杜向陽。

杜向陽剛剛躲過從天降落的火焰襲擊,正在破口大罵的時候,忽然發現兩個雷電光球轟射而來。

秦烈,則是腳踏巨石,在雷電光球之後,也暴嘯殺向他。

「媽的!」

杜向陽罵罵咧咧,手中赤火劍轉動出一個劍訣,勾動出簇簇火焰。

赤火劍的劍尖,一縷纖細如針的火芒,猛地飆射出去。

他的身軀則是順勢飛走。

火焰遮掩視線,杜向陽從原地撤離,一縷火芒則是猶如靈性,避過雷電球,刺向秦烈。

「轟轟!」

兩個雷電球,砸落在杜向陽先前的位置,弄的那片區域火光飛竄。

秦烈突地生出如坐針氈的感覺。

一點虹芒,如燃火的鋼針,鎖定了他的眉心,疾射而來。

焚滅真魂的感覺,被他體悟到,那虹芒中的凌厲劍氣,令他全身汗毛都要豎立起來。

「寒冰之盾!」

秦烈立即停止對杜向陽的追擊,兩手合十,掌心寒霧繚繞。

「喀喀喀!」

兩手的前方,一塊厚厚的冰瑩晶盾,瞬間凝結出來。

「嗤!」

一縷火焰虹芒,立即疾射到寒冰之盾上,冰盾內傳來刺耳的嘯聲。

冰盾在迅速融化!

那一點火芒,穿山甲一樣,快速穿過冰盾,繼續朝著他眉心鑽擊。

秦烈駭然。

眼見寒冰之盾就要徹底消融,一時間想不出辦法的他,只能如杜向陽躲避他的雷電球一樣,急忙以血遁術離開。

渾身鮮血內蘊含的精純血力,一霎間,全部集中爆發。

他的軀體,在一團血光中,瞬間遠遁十來里。

「噗!」

一口鮮血飆出,秦烈臉色蒼白一分,神情難看。。

他站在數十里外,一個火焰水潭旁邊,岩漿潭內,恐怖的火焰燃燒著,水面上冒出一個個,蒸騰出能讓人崩潰的高溫。

他非常明顯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