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一十六章九大天才種子!

第四百一十六章九大天才種子!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7 12:44  字數:3722

秦烈尚未講話,宋婷玉三人反而驚呼出聲,目顯驚異之!

經歷了黑玉城那番巨變,他們已經認清形勢,知道修鍊血靈訣的武者,膽敢在暴亂之地活動,將會遭受著什麼重擊。

夏侯家的強者,蘇家強者,林家強者,在發現馮蓉施展出血靈訣後,直接從天滅大陸殺入天裂大陸,緊盯著他們不放,瘋狗一樣要撕咬他們。

修鍊血靈訣,儼然就是各個大陸公敵,人人得而除之。

李牧丟給秦烈一塊玉牌,卻說便是他修鍊血靈訣的事情暴露,只要以玉牌找到那人,九大白銀級勢力,都不敢動他。

此人強悍到連九大白銀級勢力都要給面子不成?

秦烈也是暗暗動容。

他低頭仔細去看那塊手掌大的玉牌,玉牌正面雕刻著一頭活靈活現的螭龍,螭龍張牙舞爪,凶戾霸道的氣息,從玉牌內投射而出,令人由然生畏。

背面,只刻寫著一個古樸的「段」字。

然而,單單只是一個「段」字,看上一眼,就讓人眼睛刺痛,如被無形針芒刺入全身,說不出的難受。

—那是無數凌厲如劍的鋒芒。

在秦烈感知中,從那個「段」字上,陡然爆出無數芒光,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閉上眼,純粹以真魂來窺視,他發現手中玉牌上的「段」字,在他靈魂感知下,如一個熾烈的太陽,綻放出道道凌厲神輝,炫目至極。

他趕緊將玉牌收入空間戒,臉上流露出心有餘悸的神情,輕喝道:「好強大的精神意念!」

「呵呵,那傢伙居無定所,比我還要難尋,他不在玉牌上留下強大靈魂念頭·你是沒辦法找到他的。」李牧笑道。

「我要如何找他?」秦烈訝然。

「很簡單。」李牧喝了一口酒,微笑道:「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必死絕境,就取出玉牌·凝聚一縷精純靈魂意識進入玉牌內,在裡面說出你的名字,說出你的困境。」

「然後呢?」秦烈興緻勃勃。

「然後,他就會幫你解決麻煩。」李牧一笑,又叮囑道:「但你記著一點,這玉牌,只能幫你解圍一次。」

秦烈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話鋒一轉,又道:「以前血煞宗的姜鑄哲·還有他兒子姜天興,和天器宗關係密切。姜天興,更是天器宗的門人,他們才是當年的罪魁禍首,修鍊入了邪道的血靈訣,難道沒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宋婷玉三人也驚奇起來。

李牧皺眉,想了一會兒,說道:「此事比較複雜,牽扯也比較大·你最好不要多管。修鍊血靈訣的人,如今在暴亂之地並非沒有,只是大多都比較小心·輕易不會顯露出來。你嘛,也盡量小心一點,最好不要在人前施展·就算動用了,也最好能不留痕迹」

秦烈愕然。

「行了,別多想了,好好準備參加試煉會吧。」李牧神情懶散道。

「李叔,我爺爺……」秦烈又道。

「呵呵。」李牧又笑了起來,「我專門安排你參加試煉會,也正是為了這件事。」

秦烈精神一振。

「那名進入神葬場的武者·出來後,精神錯亂·靈魂迅速萎縮。天器宗的人,將他記憶剝離出來,封存在一枚碎念晶內,供各方勢力觀看……」李牧表情嚴肅起來,「我也有幸看了那碎念晶,我倒是沒有發現什麼奇妙-,不過,小冰倒是有所發現。」

秦烈凝神四望,發現岩冰雪狼王並沒有過來,應該還留在下方的海島上。

「你手中那個木雕呢?」李牧話鋒忽然一轉。

秦烈有些莫名其妙-將木雕拿了出來。

李牧並沒有索要,只是遠遠看了一眼,然後道:「木雕刻畫的可是你爺爺?」

秦烈點頭。

李牧忽然沉默了起來。

「李叔,究竟怎麼一回事?」秦烈急切道。

「從那一枚碎念晶中,我看到一具被氤氳霧氣淹沒的屍體,屍體的模樣沒辦法看清楚,只看到在他旁邊有一個同樣的木雕。那木雕,和你手持的一般大小,模樣一樣,刻畫的也是你爺爺。」李牧皺著眉頭,「我不認得木雕,可小冰認得……」

秦烈臉色忽然煞白,眼中浮現深深地恐懼之色,「不可能,應該不可能是我爺爺,怎麼可能……」

「我說了,屍體的模樣,我也看不清楚,未必就是你爺爺。」李牧輕嘆一聲,勸說道:「但他旁邊有著一個和你一樣的木雕,我想,他如果不是你爺爺,定然也和你爺爺有關。

所以我才喚你來暴亂之地,參加試煉會,自己進去弄清楚此事。」

「不對!肯定不對!」秦烈不迭搖頭,「那神葬場,如意境的武者根本無法進入,你們都試過的!我爺爺,絕對不止如意境,他連進入都不能,怎麼可能在裡面?」

「那具屍體,肯定不是近期進去的,應該殞葬了很多年了。」李牧點頭道。

「秦烈,你爺爺離開你不超過十年吧?」宋婷玉曾經對凌家鎮、葯山仔細調查過,知道山離開沒有多久,所以插話。!

猛地緊張不安起來的秦烈,這時候漸漸冷靜下來,理清頭緒後,他重新放鬆起來,點頭道:「不會是我爺爺。」

「嗯,應該只是和你爺爺有點關係。」李牧深深看向他,眯著眼,忽然悠悠道:「不是你爺爺,可那傢伙手持你爺爺的木雕,而且死了很久。那你爺爺活的可真是夠久的,興許比我們天劍山還要長。」

「我會進去弄個清楚!」秦烈沉喝道。

「五天後,試煉會就開始了,到時候你們可以一同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