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一十五章浮空島

第四百一十五章浮空島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6 18:39  字數:3738

天裂大陸。!

一個祭壇狀的大型空間傳送陣中,湛湛神光交織綻放,一道英偉身影陡然浮現而出。

「閣下可是參加試煉會的?」傳送陣一角,一名破碎境的武者,胸口有著火焰熔爐標誌的天器宗武者,揚聲詢問。

秦烈低頭看了他一眼,道:「不錯。」

「代表何方勢力?」

「天劍山。」

「取出信物給我一觀。」

秦烈將劍符揚起。

那人看了一眼,以神識查探了一下,微微點頭,道:「站在原地不要動,我送你前往試煉會所在的位置。

秦烈靜靜站著。

他看明白了一點,從天枯大陸前往天滅大陸,他一塊靈石不用支付。

因為他手中的信物為劍符,他代表的是夫劍山,天枯大陸的那座大型傳送陣,由天劍山掌控,屬於天劍山的參與者,可以無償借用傳送陣。

黑玉城的傳送陣,歸夏侯家把持,他不是夏侯家的人,借用需要繳納一千靈石。

此地,為天裂大陸的傳送陣,歸天器宗把持。

這趟試煉會,天器宗身為主辦方,承擔了傳送的任務,所以同樣不需要他繳納靈石。

沉思時,他重新被強烈的空間光波淹沒,在頭暈目眩中,在五彩繽紛的光線爆射中,他又一次被傳送走。

再次出現時,他發現他處在一個巨大的海島,島上人聲嘈雜,有來自於各方勢力的武者。

「出來吧。」一名天器宗武者吆喝一聲。

他從腳下的傳送陣內走了出來,眯著眼打量著周遭,看向九大白銀級勢力的武者,參加試煉會的眾多通道。

他想找到宋婷玉、謝靜璇兩人,要弄清楚她們的狀況,要知道高宇眾人是否安然無恙。

「秦烈!」

一個爽朗的笑聲,忽然在他耳畔響起令他身軀轟然一震。

他猛地回頭,看向身後一個慵懶的身影,那人身旁蹲伏著一頭通體雪白的大狼狗——岩冰雪狼王。

「李叔!」秦烈喝道。

李牧微笑點頭,朝著他招手「跟我來吧。」

秦烈激動跟上。

那條大狼狗,身上雪白的毛髮,閃爍著晶瑩柔和的光芒,一雙眼睛充滿了智慧,看起來比以前還要神駿。

岩冰雪狼王變得更加強大了。

他所在的位置,是島上的巨大廣場,廣場上聚集著眾多不同勢力武者那些人都目光炙熱的看向一個數百米高的玉台。

眾人都在熱烈交談著。

「九大勢力,每一方都取出三樣地級靈器、靈丹、靈甲,作為這次試煉會的獎賞!整整二十七樣奇寶只要參與者,能夠在神葬場活到最後,就能分得這二十七樣奇寶!」

「不錯!只要堅持一年,一年後,能活著從神葬場走出來的人,不但能夠將從神葬場得到的東西據為己有,還能獲得二十七樣奇寶!」

「天器宗身為這趟的主辦者,拿出了三樣地級五品的靈器!一個幽靈碧焰梭,一個太陰如意圈一柄斬魔刀,這是許多破碎境武者,都想要得到的重寶!」

「萬獸山也沒有吝嗇三頭六階的靈獸,全部是馴服的。一頭六階的金翅鸞,能日行五萬里一頭碧血麒麟,戰力非凡,一隻火鴉王,能御動萬千火鴉。這三頭六階的靈獸,在萬獸山也是稀罕之物,他們還真是捨得啊!」

「天劍山也拿出了三柄地級寶劍,據說劍意能通靈也是至寶啊!」

「寂滅宗拿出三枚『七竅蘊神丹,,據說這『七竅蘊神丹,能溫蘊真魂對真魂的增長和恢復,都有著驚人的奇效!」

「幻魔宗的三件寶甲,也是極其珍貴。」

那些武者議論紛紛,眼睛熾烈,都看向高高的玉台。

秦烈凝神去看,發現玉台被一層層霓虹光盾裹著,檯面上則是擺放著一件件耀目的靈器、靈甲,還有盛放靈丹的玉瓶。

三頭來自於萬獸山的靈獸,因為是活物,則是被安排被別處,由專門的武者飼養看護。

聽著那些人的議論聲,秦烈也是暗暗動容,為九大白銀級勢力的闊綽震動。

一般而言,萬象境、通幽境的武者,使用玄級靈器、靈甲就足夠了。

地級靈器,專屬於如意境和破碎境,通幽境根本不能發揮出地級靈器的精髓和威力。

譬如他,雖然獲得了十二根靈紋柱,可至今,依然沒辦法全部御動,無法將「諸天封禁陣」的奧妙-施展出來。

但是,通幽境的武者,終有一天也能邁入如意境和破碎境,到時候他們就需要地級靈器了。

一件普通的地級靈器,價值數萬地級靈石很正常,除非那些出身不凡,家族強大的武者,才有可能持有地級靈器。

許多九大勢力的門人弟子,如果父輩沒有強大的底蘊,也無法為他們提供適合他們的地級靈器。

這趟,九大白銀級勢力,一方取出三件地級靈器,地級!靈丹,六階的靈獸,地級寶甲,可謂是出手闊綽至極。!

所有九大勢力的青年才俊,自認為有足夠實力的,明知道試煉會的兇險,超高的死亡率,還是決定參加。

—他們都被二十七樣奇寶給吸引的紅了眼。

「別看了,一年後,你只要能活著從神葬場出來,那二十七樣奇寶,至少有一樣屬於你。」李牧回頭,笑著吆喝了一聲,說道:「走吧,你朋友還在等著你。」

「我朋友……」秦烈眼睛陡然一亮。

他跟隨李牧的速度,立即加快了不少,兩人很快離開海島中央廣場區域,來到一個偏僻之地。

「走!」

李牧抓著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