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一十一章血雲山脈

第四百一十一章血雲山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4 18:46  字數:3530

一艘地級二品的「雲帆船」,在廣闊無垠的焚滅沙漠雲層中乘風航馳,一日萬里。

「雲帆船」長兩百米,寬五十米,帆布上朵朵白雲飄逸著,釋放出一股風之力量,御動著「雲帆船」飛速行駛著。

這一艘「雲帆船」從黑玉城開赴出來,往天滅大陸東方的林家而去,在「雲帆船」上乘坐著數百名夏侯家和林家下屬赤銅級勢力的武者,他們來往於兩大家族統領的萬頃疆土。

秦烈站在「雲帆船」一角,看著這艘飛行靈器在虛空航馳著,下方為無邊無際的沙漠,肉眼都看不到盡頭。

他在船上已經呆了七天。

「雲帆船」一日萬里,這意味著,他已經離黑玉城七萬里遠。

「朋友,你去什麼地方?」旁邊一人,五十歲的模樣,他也靠著船板上,隨意的詢問道。

「去血雲山脈。」秦烈隨口答道。

「血雲山脈?」那人驚訝了一下,說道:「那邊早已荒無人煙,自從血煞宗覆滅後,血雲山脈就沒有多少人過去了,你去血雲山脈做什麼?」

「找一些特殊的靈草。」秦烈搪塞了一句。

「血雲山脈那一塊,經歷過那場大戰後,早已變得寸草不生了啊。」這人回答。

秦烈一皺眉。

「你不知道?」此人笑了笑,自我介紹道:「我叫北漠,是天滅大陸土生土長的武者,我的一位長輩曾參加過那一場圍剿血煞宗的血戰。所以了解一點。」

「能否說說?」秦烈主動詢問。

「大概在一千兩百多年前,血煞宗還是天滅大陸的霸主。那時候,夏侯家、林家、蘇家,都僅僅只是天滅大陸的小勢力。其中,只有夏侯家是赤銅級勢力,林家,蘇家,只是黑鐵級勢力而已。一千多年前,夏侯家、林家、蘇家。都只是血煞宗的附庸,完全聽命於血煞宗,絕不敢違背血煞宗的命令!」

北漠似乎覺得閑著無聊,對秦烈的詢問流露出興趣,笑著為他解釋。

秦烈眼睛神情一動。

血厲,倒是沒有對他說過,如今天滅大陸的三大家族。竟然都曾經是血煞宗的附庸勢力。

一定是血厲覺得屈辱,往昔要看他們臉色的不入流勢力,在一千多年後,搖身一變成為白銀級勢力,而曾經雄霸這片天地的血煞宗,反而徹底消失。

血厲定然不願意接受。羞於正視這段事實,所以才沒有和他說起三大家族和血煞宗的關係。

「血煞宗因何滅亡?」秦烈認真問道。

「一千兩百多年前,血煞宗出現一場驚變,新任宗主血厲被傳修鍊血煞宗禁術,從而被囚禁起來。他的師弟姜鑄哲。接任血煞宗新的宗主寶座,那時候的血煞宗。還是暴亂之地最強勢力之一。」

「然而,沒過多久,血煞宗就亂了套。」

「整個天滅大陸,許多血煞宗的附庸勢力,不少武者莫名失蹤。一時間,天滅大陸人心惶惶,眾人都在找尋原因。」

「後來,有人發現那些神秘失蹤者,都被血煞宗的門人擄到血煞宗吸食鮮血而亡。」

「當此事曝光後,血煞宗的不少門人,逐漸開始發狂。那些人,在天滅大陸四處活動,找尋境界精湛者,瘋狂吸食鮮血增進修為和力量!」

「天滅大陸,旋即被血煞宗攪的天翻地覆,血煞宗的門人,吸食武者鮮血的邪惡舉動,也震驚了整個暴亂之地。」

「當時其它大陸的白銀級勢力,紛紛譴責血煞宗,讓他們約束門人,嚴厲他們繼續為非作歹,不準繼續吸食人血修鍊。」

「可惜,當時的血煞宗宗主姜鑄哲,已經修鍊禁術入了魔,他麾下的門人也紛紛發狂,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

「天滅大陸各方勢力紛紛從這片天地遠渡海外離開,希望能求得安寧,血煞宗很快發現這片天地武者都消失乾淨。這些人,無法控制嗜血的慾望,將爪牙伸向了別的大陸。」

「結果,血煞宗遭受了所有大陸、所有強大勢力的共同抵禦,在一千兩百多年前,所有白銀級勢力聯手踏入天滅大陸!」

「他們展開了對血煞宗的滅絕行動。」

「短短半年時間,天滅大陸上的血煞宗門人,幾乎被全部斬殺。他們旋即沖入血雲山脈,踏入血煞宗總部,將所有修鍊血靈訣的武者,不論男女,不論是否入魔,全部滅殺了乾淨。」

「暴亂之地所有勢力有了協議,不論在任何地方,只要見著修鍊血靈訣的血煞宗門人,都要斬草除根。」

「之後,那些散落在別的大陸,其它島嶼的血煞宗門人,不論有沒有吸食過人血,都遭受了清掃屠戮。」

「幾十年後,整個暴亂之地,就再也見不著修鍊血煞宗的武者。」

「血靈訣,也被認定為邪術,任何修鍊者一旦被發現,都要被滅殺乾淨。」

「夏侯家和林家、蘇家,在這場戰鬥中表現出色,戰後,三大家族從血雲山脈內,分走了眾多以前血煞宗的靈材,將天滅大陸隸屬於血煞宗的礦場、疆土、葯田、湖泊海域都給分刮。」

「三大家的家主,藉助於從血煞宗得來的龐大資源,歷經一千多年時間,一步步發展,在血煞宗覆滅後,慢慢有了今日的規模。」

「三大家,可謂是通過吸食血煞宗的血脈,才蛻變成如今的白銀級勢力。」

北漠語氣平靜,將其中情況詳細道明,告訴了秦烈血煞宗的隕滅緣由,還有三大家族崛起的過程。

秦烈細細消化他的這番話,暗暗驚異。

「現在的血雲山脈,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