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零九章黑玉城

第四百零九章黑玉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3 19:05  字數:3716

暴亂之地,天滅大陸。

在一望無際的沙漠深處,有著一個巨大的湖泊,湖泊周邊綠意盈盈,植滿了許多綠色植物,生機盎然。

一座黑石砌成的巍峨古城,圍繞碧藍色的湖泊建造而成,城內石樓如聳立的山峰,直插雲端,宏偉肅穆。

城內,巨型的廣場中央,坐落著大型空間傳送陣。

燦燦彩霞般的光暈,如流彩天幕,將空間傳送陣裹住。

彩光中,一道接著一道身影,從中浮現出來。

正是秦烈一行人。

「天滅大陸,焚滅沙漠,隔了一千多年,我血厲的靈魂,終於重返故土!」

秦烈的身影才從傳送陣內浮現出來,血厲的感嘆聲,就從他腦海深處響起。

「你們從何而來,要去何處?」廣場上,傳送陣旁邊,建造著一個個石柱般的高台,在高台上,坐著一名名武者,其中一人看著下方漠然問話。

「從天枯大陸而來,準備轉道天裂大陸。」又是宋婷玉出來答話。

「跨大陸的傳送,一人需要一千地級靈石,你們一共九人,需要繳納九千地級靈石!」身穿黑衣的一名男子,負責這兒的傳送事務,冷冰冰說道。

「我們要去參加試煉會。」宋婷玉說道。

「我不管你們去何處,只要借用這座空間傳送陣,都要按價繳納靈石!」那人不客氣地說道。

「九千地級靈石……」

宋婷玉咬著下唇,俏臉一苦,不由地看向身旁的謝靜璇。小聲道:「我手中的靈石恐怕不夠。你有多少?」

「不到六千。」謝靜璇黛眉一蹙。

「湊湊倒是夠了。」宋婷玉暗暗叫苦。看在秦烈的面子上,準備當一回冤大頭。

「秦烈,離試煉會還有一個半月,你能否在這裡逗留一些時日?」血厲忽然詢問。

從在海月島上,將無字墓碑丟下去,秦烈便陰沉著臉,一聲不吭。

似在壓抑著什麼……

此刻,聽到血厲的哀求聲。他深鎖著的眉頭,稍稍舒展了一些,「你要做什麼?」

「想回原來的血煞宗看看。」血厲靈魂在深深嘆息。

「離此遠不遠?」

「不算太遠。」

「好。」

交流完畢後,秦烈率先從空間傳送陣走了出來,沖眾人說道:「在這裡暫時停留一段時間。」

眾人忽視一眼,一個接著一個,從空間傳送陣內走了出來。

端坐在高台上的那名黑衣武者,眼中閃過輕藐的光芒,心道:也不知從何處過來的一群土包子,連跨大陸傳送的靈石都湊不齊。竟然還想參加試煉會,簡直不知死字怎麼寫。

「先找個地方落腳。」宋婷玉說道。

「好。」秦烈點頭。

高宇、唐思琪、以淵、墨海、蓮柔、馮蓉。乃第一次走出赤瀾大陸,如鄉下人進城一樣,在這座城池內東張西望,對什麼都好奇。

宋婷玉和謝靜璇稍稍好一點。

兩人倒是離開過赤瀾大陸,但卻沒有離開太遠,只是在周邊的流雲大陸、天運大陸活動。

至於這暴亂之地,她們倆……也是第一次過來。

一行九人,站在高聳入雲的一座座雄偉石樓中間,渺小如螞蟻。

「這座城池,名叫黑玉城,是如今天滅大陸三座巨城之一。黑玉城坐落在焚滅沙漠,綿延萬里,人口三千萬,屬於九大白銀級勢力的夏侯家掌控……」

血厲的靈魂之音,在秦烈腦海悠悠響起,他真身在暴亂之地走動過,自然知道現今暴亂之地的狀況。

不過,他真身來到暴亂之地後,一直克制著,始終沒有真正踏入天滅大陸。

天滅大陸,以前乃血煞宗的地盤,他怕在這個大陸遇到熟人,怕人認出他的真身,從而惹來麻煩。

現在他敢過來,是因為他真身隕滅,只是以一縷殘魂寄托在秦烈的鎮魂珠中,不怕人發現他。

「黑玉城,天滅大陸三座巨城之一,人口三千萬,屬於夏侯家……」秦烈向眾人解釋。

大家驚訝的看向他。

「血厲告訴我的。」秦烈指了指眉心。

眾人於是瞭然。

「先租借一處落腳地。」墨海道。

「我去問問。」宋婷玉從眾人中走了出去。

他們所在的位置,處在黑玉城的中央廣場,有許多武者因為借用空間傳送陣進出,所以附近人員很多。

「異族人!」蓮柔掩口輕呼。

眾人順勢去看。

只見他們剛剛走出來的空間傳送陣內,在燦燦彩光消散後,顯出數十名身高五六米,眼瞳為暗綠色,肋下生有灰色羽翼的異族族人。

這幾十個異族族人,鼻樑高高隆起,暗綠色的眼睛如鷹隼般凌厲,他們身子極高,體型卻非常消瘦,加上灰色的羽翼,猛一看,像是某種靈禽在直立行走。

可他們除了生有羽翼,身上有著細密絨毛外,也同樣有手有腳,和正常人差不多的樣子。

「這是灰翼族族人,他們也是高等智慧種族,和我們一樣有手有腳,但天生就有羽翼,從小就能翱翔虛空。」血厲的聲音,在秦烈腦海再次響起。

「灰翼族屬於比較平和的種族,一般不會輕易招惹是非,他們和黑玉城的夏侯家,有著長期的貿易往來,關係一直很緊密。在夏侯家附庸的一個赤銅大陸上,有著虛空通道,能連接雲界,雲界和幽冥界一樣,也是輔世界,灰翼族從雲界而來,到天滅大陸上,應該是找夏侯家進行靈材的交換。」

秦烈目顯異光。

他一邊暗暗打量著灰翼族的族人,一邊敘述血厲的這番話,告訴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