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零六章重逢

第四百零六章重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2 17:51  字數:3677

海月島西南角,一片礁石區中,五名武者滿臉血污,被人按著頭跪在地上。

五枚顏色各異的空間戒,全部落在畢尤手中,畢尤一一檢查過,失望地搖了搖頭,「沒東西。」

「不是他們五人。」姜天興輕嘆一聲。

「我以精神意識,搜查了整個海月島,任何一名武者都沒有放過,居然還是沒有找到人。」畢尤眼神凝重,「看樣子暫時不在海月島。給我繼續找!去靈鷲島,去附近的亂礁區,往來的靈鷲上,所有船隻中,全部都給我搜查一遍!」

「明白!」數名天器宗武者連忙點頭,旋即恭敬離開,又在搜查四周。

「那墓碑,究竟有著什麼玄妙?」姜天興忽然問道。

畢尤冷冷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你爹沒告訴你?」

姜天興搖頭。

「什麼都不知,竟然還妄想獨吞墓碑,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畢尤不客氣地斥道。

姜天興目顯怒色。

「你們也去給我找!」畢尤瞪了眼前五人一眼。

這五名天器宗的武者,還死死按著五個修鍊雷電、寒冰之力的武者,為了看出他們有沒有戴著面具,五人的臉皮都差點被撕扯下來,模樣慘不忍睹。

「他們怎麼辦?」其中一人詢問道。

「都殺了吧。」畢尤丟下這句話,率先飛離,從眾人眼中消失。

……

海月商會。

韓星、洛塵都在頂樓端坐著,也在等候消息,沒有急著離開。

一名身穿灰衣的藍星會武者。悄悄走了上來。朝著韓星跪伏下來。垂頭說道:「天器宗在西南角殺了那五個人,畢尤失望離開,他們應該沒有找到人。天器宗,還在四處找人……」

韓星揮手示意他下去,然後沖洛塵道:「看來天器宗運氣不佳啊。」

洛塵點了點頭,「找不著最好。那樣東西,似乎關乎試煉會,如果天器宗拿不到。由我得到……興許對我們試煉會的行動大有益處。」

「你的意思是?」韓星笑問。

「別管天器宗那邊,仔細盯著玄天盟的據點即可,等天器宗絕望離開了,我們在行動。」洛塵站了起來,神情淡漠道:「我要藉助你們藍星會的修鍊區練劍了。」

「我馬上安排!」韓星也旋即起身。

「張兄,趙兄,你們就在下面的靈器區轉轉,看中了合適的靈器都算我的。」洛塵沖趙軒和張晨棟點了點頭,這才走出去。

「多謝洛兄。」張晨棟、趙軒一起道謝。

……

時間一晃,又是一個月匆匆過去。

天器宗的畢尤等人。又在靈鷲島、海月島附近搜查了一個月,依然一無所獲。

他們最終放棄了。乘坐著飛行靈器,頹然離開。

海月島上半封閉狀態的傳送陣,因為天器宗的離開,也漸漸解封。

如今,島上所有被困的武者,都可以藉助於空間傳送陣,直達天枯大陸。

此時,離暴亂之地的這次「試煉會」,也只剩下一個半月時間。

這一天。

一系白衣的謝靜璇,遲遲趕來,踏入了玄天盟在海月島的那個宅院。

「婷玉姐可在?」她進來後,直接找到負責人田蒲,詢問宋婷玉的動向。

「在。」田蒲沒有隱瞞。

「領我去見她。」謝靜璇發話。

「這個……」田蒲一臉為難。

「有什麼問題?」謝靜璇清冷的眼睛,不悅地看向他,「試煉會即可開始,我和她都將是參與者,我們互相交流一下怎麼了?」

「宋小姐不是一個人。」田蒲小聲道。

謝靜璇明眸一動,沉吟了一下,輕聲道:「田叔,你來海月島之前,可是一直受我謝家關照。」

田蒲垂著頭,沉默了數秒,壓低了聲音,道:「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被宋小姐安排成追隨者的人,應該就是攪的赤瀾大陸天翻地覆的那位……」

謝靜璇完全明白了過來,輕輕點頭,說道:「謝謝田叔。」

在田蒲的示意下,她穿過一條長廊,徑直朝著宋婷玉和秦烈所在的廂房而去。

秦烈所在的廂房中。

高兩米的墓碑,豎立在石板地上,秦烈端坐在墓碑前方,一隻手離墓碑半寸遠。

一縷縷洶湧狂烈的血氣,凝為血色氤氳,在墓碑內部七道神光的促動下,一一逸入秦烈掌心。

秦烈周身條條血光如電遊走,他渾身大汗淋漓,一身衣衫被汗水浸透,脖頸處青筋崢嶸,緊閉著眼睛,在竭力苦忍著疼痛。

濃烈凶狂的血氣,如條條血色匹練,在他筋脈、血液、骨骼內激射遊盪,淬鍊著他的體魄,增加著他鮮血的濃稠度,讓他每一滴鮮血,都蘊含著勃勃生機,充滿狂暴的力量。

屋內,宋婷玉施展一種禁制,隔絕血氣的外溢,正幫助秦烈護法。

一個月過去了,秦烈不但將雷罡錘成功修復,熟練掌握了雷罡錘的玄妙,還煉製了二十五枚寂滅玄雷。

他在煉製寂滅玄雷,細緻刻畫靈陣圖的時候,發現心境迅速穩定下來。

本來,剛剛突破到通幽境時,許多人心境都會動蕩兇猛,導致境界起伏不大,很容易在修鍊中走火入魔。

但他卻通過煉製寂滅玄雷,通過刻畫一幅幅靈陣圖,迅速渡過了這個階段。

如今,他不但穩固了境界,還在通過墓碑內龐大的氣血來淬鍊體魄,以血靈訣來精鍊鮮血,充盈氣血之力。

一切都是為了即將開始的試煉會。

血厲的靈魂幽影,悄悄飛逸出來,如一簇鬼火般漂浮著。靜靜端詳著秦烈的身體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