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零五章第六天劍

第四百零五章第六天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12 12:01  字數:3750

「赤瀾大陸的秦烈!」

天劍山的洛塵,也是輕喝一聲,目顯奇光。

這趟參加「試煉會」的名額,天劍山有十五人,一共製作了十五枚劍符,作為進入的資格憑證。

天劍山有五柄「天劍」,這五柄「天劍」一同執掌天劍山,發號施令,對下面眾多武者調度,對天劍山的重大事件,有著決策權力。

洛塵的奶奶洛楠,就是五柄「天劍」之一,是天劍山最有權勢的人物。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天劍山還有一個人,同樣手持一柄「天劍」……

這個人,不參與天劍山的一切事務管理,不教導門人弟子,沒有特別的職務。

這個人,只專門負責處決叛徒,負責監察天劍山的所有人,包括另外五柄天劍,也在他的監察範圍。

這個人,被稱為天劍山的「第六天劍」,他叫李牧。

在整個天劍山,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第六劍」的存在,而外界,就更加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了。

洛塵通過他奶奶洛楠,知道天劍山還有這麼一個人,常年不在天劍山,一直駕馭著一座「浮空島」四處遊歷。

此人,有時候十年八年,也不回天劍山一趟。

這個名叫李牧的第六天劍,是高懸在所有天劍山決策者頭頂的一柄利劍,只要有人背叛了天劍山,亦或者勾結外敵,損害了天劍山的利益,他就會被李牧找上。

數百年時間,死在此人手中的天劍山門人,已經多不可數,其中的每一個人。都背棄了天劍山。

這些人,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就算是依附在強大的勢力門下,還是會被李牧盯上斬殺。

被稱為「第六劍」的此人,雖然不參與天劍山的種種事務,沒有明確的權利,卻是唯一會讓另外五柄「天劍」忌憚的一人。

洛塵之所以知道此人,是因為她奶奶洛楠告訴他,這趟天劍山製作的十五枚劍符。被此人索要走五枚。

因為這五枚劍符,洛塵才關注起赤瀾大陸,知道五枚劍符,分別落入宋婷玉、張晨棟、趙軒、謝靜璇和秦烈手中。

如今,張晨棟和趙軒已經主動過來示好。他這趟前來海月島,本來也是希望將宋婷玉、謝靜璇也收入囊中,成為他的左右臂膀,增加「試煉會」的成功率。

在他來看,宋婷玉和謝靜璇都是玄天盟的人,而玄天盟則是天劍山的附庸。

他相信宋婷玉和謝靜璇,也會和張晨棟、趙軒一樣無法拒絕他。會以他馬首是瞻,會和他組隊參加試煉會。

至於秦烈,他通過種種途徑,也了解了一番。

他認為秦烈身上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認為來歷不明的秦烈,太過於危險,所以在他心中,並沒有將秦烈當成一個可堪拉攏的對象。

還有一點。據他所知秦烈僅僅只是萬象境後期修為,之所以在赤瀾大陸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都是藉助於外力。

而在「試煉會」內,卻沒有外力可以借用,他覺得秦烈實力不夠,也幫不上他的忙。

「這麼說,剛剛在下面讓李榮慘敗,將李榮利劍炸碎的人,就是那個秦烈了?」洛塵回味了過來,他冷冽的眼中,綻出明光,「從神屍體內拿到東西的人,難道也是他?」

「你之前聽你說過,那天器宗畢尤找的男女,乘坐『流雲七彩蝶』離開。」張晨棟停頓了一下,沉聲道:「宋婷玉的坐騎,就是一隻五階的『流雲七彩蝶』!」

「那就不會錯了。」洛塵點了點頭。

他沉吟著,眼中冰冷光芒閃爍不定,如一柄柄碎小劍芒交織,半響後,他沖韓星說道:「韓叔,讓你的人留意天器宗的動向,看看他們找的那五人有沒有這個秦烈。」

「嗯。」韓星陰沉著臉,「這傢伙不但讓我一盞盞明燈炸碎,還將雷罡錘順走,我也要找他算賬!」

「另外派人留意玄天盟的據點,弄清楚那個宋婷玉在不在,哦,不對,弄清楚最近幾天,有沒有一對陌生男女進出就行了。」洛塵反應過來,知道兩人要是蓄意隱瞞身份,換一張面具就可以了。

「行,交給我!」韓星應承下來。

「此事,不要告訴天器宗,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鎖定了目標。」洛塵再次吩咐。

「明白。」

於是,天器宗和藍星會的人,分別活動開來,在整個海月島搜尋調查。

——都想要將秦烈扒出來。

……

玄天盟在海月島的那座宅院中。

秦烈真魂重回魂湖,繼續專心在雷罡錘的修復中,指尖,一縷炫目電光璀璨搖晃著,扭曲不定,釋放出精純的力量。

宋婷玉這次沒有離開。

她就在屋內軟塌上坐下,隔了七八米,斜靠著牆面上,美眸熠熠看向修復靈器中的秦烈。

秦烈這次也沒有趕她走。

因為他不知道對方的意識搜查,會不會再來一次,如果有宋婷玉在,可以提前察覺到,可以早一點警告他。

雷罡錘中。

結構簡單的聚靈、儲靈陣圖,有十幾條靈線碎斷,扭結在一塊兒,紊亂無序。

由於這十幾條靈線的損壞,導致雷電力量灌注其中後,在傳輸的時候力量會大幅度衰減,讓內部兩個主陣圖的靈力不夠集中,從而全面影響雷罡錘的威力。

秦烈如今所做的,就是將那十幾條靈線,碎斷的重新連接起來,扭結在一塊兒的,慢慢撥弄著恢復秩序。

因為那三種基礎靈陣圖,是從他所知的古陣圖衍生出來的,所以秦烈了如指掌,對所有細微奧妙都洞察秋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