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九十六章血之始祖

第三百九十六章血之始祖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8 12:30  字數:3635

關於血厲,關於血煞宗,秦烈簡單講述了一遍。

然後,他話鋒一轉,提到這次的「試煉會」,說明在暴亂之地各處海域深處,接連有八具無頭神屍浮現。

「姜天興和邱雲,投擲一具具屍體進神屍脖頸漩渦,讓神屍狂暴,令肚臍眼的墓碑顯現出來。」秦烈咧嘴嘿嘿怪笑,「我恰恰就在旁邊,那塊巨大墓碑,則是被我奪取!姜天興瘋狗一樣追殺我,也是因為那一塊墓碑,我也不知道墓碑內有著什麼,值得九大白銀級勢力那麼關注……」

「墓碑在你手中?」宋婷玉明眸閃亮。

「不錯。」秦烈笑道。

「要不,我們找個地方看看?」宋婷玉提議。

「也好。」秦烈點頭。

「跟我來。」宋婷玉嫣然一笑,如百花綻放,她扭動纖細腰肢,款款來到彩蝶身上,沖秦烈招了招手,「這一塊海域,我很熟悉,我帶你去個隱秘的地方。」

「好。」

流雲七彩蝶在清冷月色下,化為一道暗光,倏然遠去。

半個時辰後,彩蝶在一座很小的枯島上停了下來,兩人先後落到枯島上,彩蝶自己離開,去找尋食物。

「這座枯島,離海月島和礁石區都很遠,很少有人來這邊。枯島島底下,有天然的石洞,很適合潛藏蹤跡,你跟我來吧。」宋婷玉在前方帶路。

一會兒後,兩人從島上一處隱蔽的石道,來到了島底深處。在一個巨大的天然石洞內停了下來。

宋婷玉從空間戒內。取出十來塊耀日石。將石洞照耀的如白晝。

「我也對那墓碑感興趣。」血厲的聲音,在秦烈腦海響起,「讓我出來端詳端詳。」

「你不是說靈魂虛弱么?」秦烈反問。

「與人交戰是不行,只是出來遠遠觀望,還不會有什麼問題。」血厲哼道。

秦烈呵呵一笑,點頭說道:「那好。」

下一刻,血厲如一縷血色幽魂,也在石洞內浮現出來。

「血厲前輩你好。」宋婷玉笑盈盈地躬身行禮。

從秦烈口中。她了解了一點血厲的過去,對血厲的悲慘命運,她有了深刻的認識,覺得這老頭真是倒霉,竟然在人生最巔峰的時候被陷害,被當成血煞宗的恥辱,從新任的宗主,一下子變成了囚徒,被關了一千多年。

看著只剩一縷殘魂的血厲,宋婷玉有了點惻隱之心。覺得他挺可憐。

「丫頭,暴亂之地的試煉會。我勸你不要參加。」血厲不冷不熱地說道:「你境界很高,通幽境巔峰,離如意境只差一步之遙。但這還不夠。參加試煉會的人,比你強大的有不少,雖然你這丫頭聰慧睿智,可在試煉會內,你的聰明未必就能佔到便宜,你……最終會被人殺死,如果碰到心性淫褻者,你的遭遇將會更慘。」

宋婷玉艷美的臉上,顯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真有那麼危險?」

「我曾經參加過一界試煉會。」血厲幽幽道。

秦烈和宋婷玉眼睛霍然一亮。

「那是一個針對破碎境以下的試煉會,我當時在如意境中期境界,精通血煞宗種種秘訣,我自信就算是如意境巔峰強者,也未必就能勝我!而且,當時,我處在即將突破到如意境巔峰的關卡……」血厲沉吟著,回憶過去,目顯思索之色。

然後,他酌字酌句道:「我被人轟成重傷,不得不提前從試煉會逃出來,出來後,我用了三十年時間,才慢慢恢復,恢復到以前的水平。這直接讓我進階如意境後期的時間,延緩了將近五十年!」

秦烈並沒有參加試煉會的打算,聞言,只是皺著眉頭,覺得暴亂之地的試煉會,的確有些兇險。

宋婷玉卻忽然沉默了。

「丫頭,我不是打擊你,我知道你能很快突破到如意境,你覺得這是一個最佳的機會。但是,和九大勢力那些天之驕子相比,你還差不少東西,你差一股子狠勁,差一顆冷酷無情的心,還差高等級的靈器,和幾個可以隨時為你去死的死士!」

血厲神情肅然,「九大勢力,都會安排一個核心人物進去,這個核心人物,不但境界精湛,實力強大,而且一定是殺伐果敢。他不但手持強大靈器,身旁還聚集著幾名安排好的死士,他會佔據天時地利人和,那九個人,才會是試煉會的弄潮兒。你過去,只是陪葬品,絕不可能抗衡的了那九人,一點希望都沒有!」

「多謝血厲前輩的勸告,看來,我要認真考慮此事了。」宋婷玉勉強笑著。

「我來暴亂之地,也不是為了試煉會,我對試煉會沒興趣。我來,只是為了找尋我爺爺,弄清楚關於我爺爺的消息。」秦烈忽然道。

「你,你不去?」宋婷玉方寸一亂。

「不去。」秦烈搖頭。

宋婷玉笑容愈發苦澀。

「看看墓碑吧。」血厲轉移話題。

秦烈點了點頭,旋即以手指摩挲空間戒,一道白光閃過,兩米高一米寬的玉石墓碑,陡然在石洞內閃現出來。

奇異玉石內部,七道絢麗的光芒,如七彩閃電般安靜處在墓碑內,一股淡淡的氣血波動,從墓碑上蕩漾而出。

三人都沒有再講話,都皺著眉頭,靜靜地打量著墓碑。

三人的精神念頭,如無形的觸手,嘗試著,去觸及墓碑內部秘密。

「嗤嗤嗤!」

墓碑內部的七道絢麗神光,陡然間一亮,斬滅魂念的力量,忽然迸射而出。

宋婷玉悶哼一聲,俏臉蒼白了一分,不自禁後退了兩步。

血厲的血色幽魂。忽地潰散開來。過了一會兒才重新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