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九十五章釋然

第三百九十五章釋然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8 10:25  字數:3628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流雲七彩蝶比「劍葉舟」快了太多太多,姜天興即便在發狂狀態,傾盡所有血腥靈力來催發「劍葉舟」,也只能望著秦烈和流雲七彩蝶越來越遠。本文來自

彩蝶化為一道流光,徹底從姜天興眼帘消失。

「嗚吽!」

血光湛湛,一頭茂密血色長發,一直垂到腰間的姜天興,妖魔般在海面上怒嘯。

嘯聲令這片海域不斷發生爆炸,聲威滔天,令眾多海底凶物,都驚恐的遠遁,生怕被姜天興盯上,當成了發泄目標。

站在海面上,姜天興咆哮了許久,眼瞳中的駭人血色逐漸消褪,他的神智也慢慢恢復。

又過了一會兒,他癱軟在「劍葉舟」上,如虛脫了一般,全身大汗淋漓。

「那邊!那邊有動靜!」一艘蔓藤編結而成的木舟,比「劍葉舟」還要快捷,從靈鷲島的方向而來。

木舟上,三名身穿藍星會服飾的武者,眼神冷冽,四處搜尋著什麼。

「那邊有人!」

他們發現了姜天興,很快靠攏過來,由一人詢問道:「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天器宗的人,是邱雲的朋友。」姜天興神色虛弱,脖頸處汗如溪流,他端坐在「劍葉舟」的殘骸上,痛苦地說道:「我和邱雲在後方海底發現了第八具神屍,神屍狂暴後,我的麾下,還有你們藍星會的人,被神屍襲殺眾多。而我和邱雲,則是在疏散人群的時候,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武者偷襲。邱雲,已經被他所殺,我也被他重創。他剛剛乘坐一隻彩蝶離開。」

「彩蝶?」那人看向天空,皺著眉頭,說道:「我們是看到一隻流雲七彩蝶離開。」

「就是他們。」姜天興將髒水潑到秦烈身上。

「此事我們藍星會會調查處理,有關海內神屍……你們天器宗已經派遣人過來,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到達。」那人解釋道。

「天器宗派人過來了?」姜天興愕然。

「嗯,最遲半個時辰,他們就會到來。」

「哦,我受了傷,先回靈鷲島歇歇。」姜天興表態。

幾個藍星會的武者。也沒有攔阻他,沖他點了點頭,就放任他離開了。

半個時辰後。

由一名破碎境武者率領的武者小隊,乘坐著一輛湛藍色的水晶戰車,在這片海面上空停了下來。

一行人全部沉落海下。來到了神屍的旁邊,明亮的眼睛都看向神屍的肚臍眼。

「神屍先前狂暴過!」破碎境中期的畢尤,身穿華美長袍,袍子上有著精美的熔爐圖案,這是天器宗獨有的標誌,「墓碑竟然不在!」畢尤黃褐色的臉皮子抖了抖,神情無比難看。

「有戰鬥的痕迹!」有人查探了一番。肯定地說道。

「你們將這具神屍,負責押運到老地方。」畢尤陰沉著臉,從海底飛升上天,他龐大神屍覆蓋向周邊海域。很快找到那三名藍星會武者。

「我是天器宗外宗執事畢尤,敢問你們可在附近看到過什麼人?」畢尤懸浮在三名藍星會武者頭頂。

三名藍星會武者,一看畢尤懸浮虛空,立即知道他的境界達到破碎。都畢恭畢敬地,將遇到姜天興的事情說明。

「他說是我天器宗的人?可說叫什麼名字了?」畢尤陰沉著臉詢問。

「沒有。」

「他有多大?長什麼樣子?」

「很年輕。大概二十來歲的樣子,穿著一件猩紅色的衣服。」

一名藍星會的武者,很認真地描繪,儘可能的把姜天興的樣子說明清楚。

畢尤皺了皺眉頭,他覺得有些麻煩,他有更快更直接更清晰的方式。

「對不住了。」畢尤輕喝一聲。

三名藍星會武者一呆。

「啪啪!」

兩名藍星會武者,被他抬手一按,全身骨骼炸碎,瞬間慘死。

最後一人,被他虛空抬起,畢尤的五根手指頭,如五柄尖刀,一下子插入那人的天靈蓋。

一股抽離靈魂的霸道力量,從畢尤指尖釋放出來,他將此人先前的記憶全部剝離出來,將他看到姜天興的場景,姜天興的那一番話全部重現。

「竟然是姜鑄哲的兒子!」畢尤冷哼一聲。

他將血淋琳的手指頭抽離出來,那名藍星會武者的身體,早已經變得冰冷,軟塌塌倒在木舟上。

畢尤擦拭著手指頭上的血跡,陰沉著臉,陡然朝著靈鷲島的方向衝去。

……

靈鷲島和海月島之間,有著眾多暗礁,那些礁石非常密集,如深藏在海底的禿山。

因為那些礁石群的存在,靈鷲島和海月島的航馳,無法藉助於大船,只有如「劍葉舟」這一類的輕舟,還有靈鷲島上的眾多靈鷲,才能從容越過那些礁石區。

遼闊的礁石區,一塊十幾米長的光滑礁石上,流雲七彩蝶輕盈落下。

宋婷玉臉上沒有一點笑容,她儀態萬千地從彩蝶身上下來,在清冷的月光下,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個個果盤,優雅地吃著水果。

這一路上,她一直沒有講話,沒有搭理秦烈。

擺明了還在生氣。

「我說姑奶奶,我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你了?」秦烈苦笑不迭,硬著頭皮湊到宋婷玉身旁,他伸手就去抓果盤裡的晶瑩水果。

「啪!」一道橘紅色彩光劈射到他手背上。

秦烈的那隻手,陡然一麻,忽然失去了知覺。

一道電流在筋脈內掠過,那酸麻感立即消失,秦烈重新揮舞手的時候,發現宋婷玉端著果盤,已經從他旁邊走遠。

「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