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九十四章宋婷玉的怨氣

第三百九十四章宋婷玉的怨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7 21:23  字數:3828

一衝出海面,秦烈眼睛如電,立即找尋附近的「劍葉舟」。

因神屍的突然狂暴,他停留在海面的「劍葉舟」,被海浪絞成粉碎,邱雲和姜天興乘坐而來的幾艘「劍葉舟」,停留在稍遠一點的位置,可也被狂暴中的神屍波及到,也被炸成粉碎。

海面上,只有許多「劍葉舟」的殘骸碎片,沒有一艘完整。

一艘裂成兩截,但尾部處能量之源完好的「劍葉舟」殘骸,忽然出現在他視野中。

秦烈毫不猶豫地朝著這艘「劍葉舟」殘骸衝去。

身下,海底深處,姜天興蛻變為可怖血妖,身上湧現長長的血色毛髮,如血猿一般嘶嘯著而來。

「媽的!」

秦烈心底暗罵了一句,腳下踏著一塊堅冰,像是一支箭射向那半截「劍葉舟」。

「踏!」

身子落到「劍葉舟」殘骸上,他立即取出幾塊靈板,將其塞入那存放靈石,激發靈石靈力,來增強「劍葉舟」速度的能量樞紐。

刻畫有增幅、聚靈古陣圖的靈板,在他的激發下,內部靈陣圖快速運轉。

能量源頭的一塊塊靈石,忽然蒸騰出白茫茫靈霧,靈石啪啪炸碎,內部的力量被快速催發出來。

這一艘「劍葉舟」殘骸,也在一瞬間,變成海上一道冷電,朝著靈鷲島的方向疾馳而去。

「嘩!」

一道血光從海底冒出來,姜天興仰天厲嘯著,身上一道道猩紅血芒暴射。

他也選中一個「劍葉舟」殘片,瘋狂催動體內鮮血之力,如同一縷在海面上飛馳的血光,一路瘋狂呼嘯著。緊盯著秦烈不放。

姜天興吸食了邱雲的一身鮮血,此時已發狂,失去了理智,腦海中只存有滅殺秦烈,將秦烈撕成粉碎的念頭。

懷有這個執念的姜天興,潛力被激發,鮮血如沸騰的岩漿,滾滾涌動著。

一道道恐怖的血光,不時從姜天興體內濺射出來。血光一碰到海水,海水便轟然爆炸。

姜天興氣勢越來越強大,如發狂血色妖獸一般,凝聚著一股長長的血色氣流,直直往秦烈而來。

秦烈和姜天興相隔數千米。卻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滔天的血氣,內部烙印著姜天興的瘋狂殺意,竟遙遙將他鎖定。

他發現姜天興在逐漸和他接近!

「如果我沒有看錯,這姜天興,一定是我好師弟姜鑄哲的子嗣!」血厲的聲音,又一次在秦烈腦海響起。「隔了一千多年,我那師弟對血靈訣的修鍊,依然是吸食人血,不惜令自己蛻變血妖。以讓自己淪陷為嗜殺血獸為代價,去追求最強的力量突破!姜鑄哲不但自己這麼去做了,竟然還讓自己的子嗣,也去修鍊這種極端的血靈訣!」

「那傢伙在對我窮追不捨。他在全力激發鮮血之力後,不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成倍提升!」秦烈皺著眉頭,一邊講話著,一邊將空間戒內的靈石,一塊塊放入「劍葉舟」的力量之源頭。

一塊塊靈石,被瘋狂催發著其中靈力,讓「劍葉舟」變得快如閃電的同時,靈石也在急劇消耗著。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就有三塊地級靈石,由晶瑩圓潤,變得灰白黯淡,表面出現一道道裂紋痕迹。

這是靈力快要全部耗盡的徵兆。

「有沒有辦法阻止那傢伙?」秦烈沉聲問道。

「這個姜天興,本身是通幽境後期,而你,只能算勉強踏入通幽境,魂影才堪堪凝成。你和他的境界本身就有極大差距,因為吸食鮮血淬鍊自身,他的肉身也極為強悍,並不弱於你,加上他如今處在癲狂期,因吸食鮮血而亢奮,實力又再次攀升一籌,在這種狀態下,你非要和他死戰,絕對不明智。」

血厲很冷靜,「這時候別和他戰鬥。等他過了這段亢奮期,他會忽然虛弱一陣子,你如果能逮住他的虛弱期和他戰鬥,才有可能將他戰勝。」

「嗚嗚嗚!」

身後,姜天興的厲嘯聲,滾滾而來,一股猩紅的血氣,如血色雲層漂浮在半空中,也緊追著他不放。

秦烈暴躁不已。

就在此時,他聽到另外一個啼鳴聲,那是一種靈禽的鳴叫。

那聲音,他很熟悉……那是流雲七彩蝶的鳴叫!

秦烈在海面上,忽然朝著天空暴喝:「宋婷玉!」

「咦!」

遠處的天空,傳來一個酥軟動聽的輕呼聲,一道彩虹流光,從聲音傳來的方向飛逝而來。

絢麗的流雲七彩蝶,在廣闊的海面上空,緩緩顯現出來。

彩蝶身上,一個身穿彩色盛裝,一顰一笑驚艷眾生的女子,美艷動人的臉上,浮露出一個奇異的表情,「你是?」宋婷玉俯身看著下方海面,看著瘋狂激發「劍葉舟」殘骸的陌生男子,覺得好像有些熟悉。

秦烈瞪了她一眼,沉喝道:「不認得我,可認得我臉上的狐皮面具?」

早在離開崩碎葯山時,他就通過狐皮面具,另外換了一張臉,所以在宋婷玉的眼中,他根本就是一個陌生人。

「你這混蛋!」宋婷玉立即反應過來,她端坐在流雲七彩蝶上,嬌媚的臉上,顯出一絲喜色。

但她立即將這一絲喜色收斂,眼中滿是冷意,冷冷道:「我不認識你。」

流雲七彩蝶,就在秦烈的頭頂,如一片彩色雲團,緊緊跟隨著他。

宋婷玉坐在彩蝶身上,神態從容的取出一面銅鏡,迎著獵獵海風,在盤弄著耳邊碎發,一副和秦烈井水不犯河水,不想搭理他的傲然架勢。

秦烈啞然苦笑,眼見身後姜天興越追越近,不由地拱手作揖,訕訕乾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