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九十一章狂暴!

第三百九十一章狂暴!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6 11:50  字數:3536

邱雲通幽中期境界,他出生在這片廣闊海域,從小都在大海中嬉戲。

他精通水之力量,修鍊的種種靈訣,也都圍繞著海水,他能利用他的靈力,引發海水中的水壓,讓一定區域內的水壓,短時間達到一個驚人的倍數!

這一點,和秦烈能運用大地之力,通過自身元府和地心的呼應,從而強行改變重力,令重力倍數突增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嘩嘩嘩!汩汩汩!」

沉重的海水傳來怪異的聲響,海水重若萬鈞,如一座座水中山峰,從他頭頂,腳下,四面,一寸寸逼迫而來。

秦烈全身皮肉很詭異的擠壓起來。

就連他的臉,也忽然變了形,臉頰周邊的皮肉,都朝著他的鼻樑擠,讓他這一刻的樣子顯得頗為滑稽。

可秦烈完全笑不出來。

「喀喀喀!」

他渾身骨骼在承受著巨大壓力,如被重物快要壓垮的老桌椅般,響起不堪重負的呻吟聲。

「我會壓碎你的骨骼,臟腑,腦殼。在我的『海之碎魂曲』下,你會先被擠壓成一個肉團,然後『砰』的一聲爆碎,碎成一塊塊爛肉,嘿,那畫面會非常瑰麗,可惜你卻沒辦法欣賞。」

邱雲手提三叉戟,身前海水主動分開,他一邊呵呵笑著,一邊暢通無阻的在海底走動著,離秦烈的位置越來越近。

他每離秦烈靠近一分,從他身上湧向的強大水之紊亂力量,就會滲透向秦烈身邊海水。

海水的水壓,也隨之不斷激增,隨著他一步步的靠近,變得越來越沉重。越來越無法抗拒。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秦烈骨節的響聲,很有節奏,從他扭曲的臉龐上,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的眼睛,卻直勾勾望向邱雲。

他的一雙眼睛,逐漸變成赤紅如血的顏色,眼瞳深處,隱隱有絲絲血色電光閃現。

「轟!」

數百道細小血光。如閃電遊絲,如一尾尾微小的游魚,從秦烈眼瞳深處濺射出去。

一片粲然血光,通過邱雲身前的真空通道,全部灑落到邱雲面部。

這是他通過融靈訣。將血靈訣和天雷殛簡單相容,以雷電糅合鮮血之力,以眼睛激發。

邱雲如看到一面血網罩來,他完全來不及阻攔,等意識到不妙時,也僅僅只是以水之靈力,在面部凝成一張水瑩的面具。

倉促凝成的面具。根本沒辦法將秦烈的攻擊盡數攔截,邱雲的臉上,瞬間出現了眾多細小的血孔。

他的臉,如被幾百個銀針扎過。一滴滴血珠,從臉皮底下冒逸出來。

邱雲禁不住慘叫一聲。

他集中精神意識,御動全身靈力形成的「海之碎魂曲」,立即崩潰。

一寸寸朝著秦烈全身逼迫的沉重水壓。倏地消失無形,秦烈馬上掙脫出來。渾身輕鬆。

「泣血鬼爪!」

秦烈右手臂陡然變成可怖的赤紅色,小臂端,一根根筋脈猙獰暴突出來,血管如蚯蚓,如蠕動的血蛇,能瞧見鮮血快速流動。

右手五指彎曲,指尖五道凌厲如刀的血光,傳來鬼泣般的呼嘯聲。

鮮血淋漓的鬼爪,鎖定了邱雲的面門,忽然就撕扯而來。

「嘩嘩嘩!」

邱雲尖叫聲中,那三叉戟猛地向前方揮舞,周邊涌動的海水,在「汩汩」水泡中,一下子凝為一面厚厚的水盾。

「蓬!」

水盾被泣血鬼爪一抓,血光和水力衝擊,盾牌炸為一滴滴海水濺射開來。

「滾!」

邱雲布滿血污的臉上,那雙被血水浸沒的眼睛,終於徹底睜開。

三叉戟朝著秦烈一絞!

三條滾滾流蕩的河流,從三叉戟的三端飆射出來,如三條水龍兇猛撕咬向秦烈。

「冰凍!」

秦烈所處的冰瑩光罩內,陡然湧現大量的霜白寒霧,在那三條水龍咬來的時候,那些寒霧忽然湧出光罩。

以秦烈為中心,十米內所有海水,以驚人速度冰凍。

「喀喀喀!」

一霎那間,不論是周邊海水,還是沖向秦烈的三條水龍,都變成冰瑩晶塊。

而秦烈,則是處在一個長寬高都是十米的水晶大盒子裡面,在那水晶盒子中心,秦烈活動自如,還朝著邱雲咧嘴一笑,「寒冰之力,也能藉助於大海的力量!現在,我倒,你能不能通過那『海之碎魂曲』以海水將我擠壓致死?」

大海中,不單單只是精通水之力量的武者,能超水準展現自己的力量。

精通寒冰之力,能將海水冰凍,化為進攻和防禦利器的武者,同樣能藉助大海力量,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力量。

這也是為什麼秦烈膽敢孤身下海,敢探測神屍,敢在海下面停留這麼久的原因。

「啪啪啪!」

晶瑩剔透的水晶盒子內,秦烈一邊大笑著,一邊繼續凝結力量。

一條條閃電,如手臂粗細的閃電,無視固態的水晶盒子,如八爪魚的觸角一樣,從厚實的岩冰之中飛逸出來,朝著邱雲電射而去。

「嗤嗤嗤!」

粗長的閃電,一碰到海水,讓周邊區域的海水都充斥著驚人電流。

一道道耀目的電光,耀目的碎電流,在邱雲周邊凝現出來。

猛一看,就像是一片閃電水域,朝著他洶湧而來,要將他徹底淹沒。

海水中,閃電的力量絲毫不減,還能盡數滲透在海水當中,這對邱雲而言,又是一個不利的消息——秦烈還精通閃電力量!

他忽然發現他對秦烈無計可施。

他能隱隱覺察到,秦烈處在萬象境和通幽境之間,在一個極為特殊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