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九十章海底血戰

第三百九十章海底血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5 18:44  字數:2935

神屍空洞的脖頸,海水瘋狂旋動著,從那深邃的漩渦中,傳出猛烈的靈魂吸附力。

「呼呼呼!」

隱隱約約間,秦烈彷彿聽到靈魂的呼嘯聲,在那漩渦深處,好象有眾多靈魂在飛舞,在低聲哭泣著。

他忽然有一種很不妙的感覺……

他覺得,如果他的魂影,也被拽入那吞沒靈魂的漩渦,他的靈魂,會變成漩渦深處其中一個哭泣的靈魂。

他終生都將逃脫不掉。

這念頭在他腦海湧現後,秦烈神情劇變,再也沒辦法冷靜鎮定。

「寂滅玄雷!投擲一枚寂滅玄雷轟殺!」血厲在鎮魂珠內尖叫提醒。

秦烈驀地醒轉過來!

集中所有精神意識,他一邊死死定住自己的魂影,讓魂影的遁離速度變緩。

另一方面,他一縷精神念頭,如電芒般刺入空間戒。

空間戒的一角,最後三個寂滅玄雷,和他爺爺唯一留下的木雕放在一塊兒。

念頭裹住一個寂滅玄雷,精神一顫,便見一道炫目電光耀過。

一枚銀亮的金屬球,從他戒指內陡然飛出,伴隨著低沉的雷鳴聲,夾雜著「絲絲」閃電,如一塊石頭落向深邃漩渦。

「轟!」

寂滅玄雷爆碎,雷電強光炫目,洶湧的雷霆波動,瞬間斬滅了諸多詭異的靈魂氣息。

從那神屍脖頸處傳來的強猛靈魂吸扯力,也是倏地消失,趁著那一霎的引力失效,秦烈的魂影瞬間重入魂湖。

丹田靈海,所有靈力如決堤江水,瘋狂灌入全身筋脈。

身如一道閃電。秦烈以他能夠達到的最快速度,立即遠離神屍的脖頸處!

當他離神屍脖頸有百米遠後,他的身子懸浮在巨人肚臍眼上方,在這裡,他再也感知不到一絲一毫神屍脖頸的靈魂吞沒力量。

一個冰瑩的光罩,將他身子完全裹住,在冰寒的靈力光罩內,秦烈不斷喘息著,臉色發白。他生出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

「這神屍脖頸的漩渦,先前吞沒了許多藍星會的武者,還有我那船上的眾多武者。現在,它陡然一變,在沉寂的時候。竟然又開始吞沒靈魂……」秦烈吸了一口涼氣,沉喝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血厲凝成血色魂影,又從鎮魂珠內冒逸出來,他也被嚇了一跳,凝重道:「對於這些從海底深處,忽然冒出來的神屍,我也不太清楚。這一具具神屍。都和名為『神葬場』的秘境有關,九大白銀級勢力已經將浮出來的七具無頭神屍,都給秘密掌控起來,這一具剛剛發現的。要不了多久應該也會被白銀級勢力派遣強者控制住,免得他狂暴時作惡。」

秦烈眯著眼,看向身下神屍赤銅色的屍身,感受著神屍體內澎湃到令人恐懼的氣血波動。「無比磅礴的氣血之力,如果能夠將鮮血提煉出來。對血靈訣的修鍊,恐怕有著無法想像的巨大幫助!」

「別做夢了。」血厲毫不客氣打擊他,「別說你了,就算是我本體沒有被姜鑄哲斬殺,就算我本體恰恰就在這裡,也沒有辦法將這具神屍體內的鮮血提煉出來!」

「那可真是遺憾。」秦烈失望地搖了搖頭。

「走吧,這玩意你招惹不起,既然沒有什麼發現,就趁早離開吧。」血厲建議。

「也只能如此了。」秦烈嘆了一口氣,也打了退堂鼓。

剛剛在死亡邊緣徘徊了一番,通過一枚寂滅玄雷的爆滅,他才從神屍脖頸處的靈魂漩渦口逃脫。

對這一具神屍,他也心生忌憚了,覺得以他的境界和實力,根本沒辦法從神屍身上得到好處。

「我累了,最近可能要好好修養一段時間,如果可以的話,幫我找尋一些恢復靈魂的藥材。」血厲疲憊的招呼了一聲,重新逸入鎮魂珠。

秦烈也準備浮出海面離開。

「噗通!噗通!噗通!」

就在此時,他聽到一個個落水聲傳來,抬頭一看,他看到一具具染血的屍體,被投擲下來。

在海下面,他凝神去看上方,發現除了不少新的屍體被扔下來外,還有一道道身穿猩紅長袍的武者,也跟隨著落海。

那些人,既不是藍星會的武者,也不是和他一起乘坐,僥倖存活下來的那九人。

相反,被扔下來的屍體,有幾個剛死的,分明穿著藍星會的武者服。

「又有新的勢力加入!」

秦烈反應過來,心神一動,他不但沒有往海面上浮,還悄悄繞了一下,又落到神屍下面,偷偷潛藏在神屍腰身底下。

「邱雲,這趟多虧了你,事成之後,我絕不會過虧待你。」一個沙啞的聲音,在海底嗡嗡傳來,聽起來有些失真。

「天興,你我兄弟一場,我幫你,也就是幫我自己,只要你記得答應我的事情就行。」邱雲的聲音,在海底也顯得有些奇怪,「這具神屍發現的並不久,我一直隱瞞著消息,沒有稟報上面,就在等你過來。」

「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不會忘!」那人沉喝一聲,吩咐道:「將鮮活的屍身,都投擲到漩渦中!」

秦烈處在神屍腰身下方,無法看清神屍上面的動靜,只能聽到邱雲和那人交談的聲音。

「剛剛有一人也往這邊來了,那小子來歷不明,實力卻不錯,大家留意一下,看看他是死了,還是潛藏了起來。」邱雲吆喝道。

他講話的時候,秦烈注意到,一具具才被殺死的藍星會武者,被扔進神屍的脖頸漩渦。

那些身穿猩紅長袍的武者,在做事的時候,逐漸分散開來,圍繞著這具龐大神屍,開始搜尋他的蹤跡。

「注意神屍的肚臍眼!一會兒神屍狂暴的時候,肚臍眼的皺褶會鬆開,大家一定要留心,看看有沒有墓碑在裡面!」被邱雲喚作「天興」的人,應該是眾人的首領,他顯然對神屍有著深刻的認識,在那些人投擲屍體進神屍脖頸漩渦的時候,他沉聲叮囑。

「墓碑……」

秦烈聽著那人的講話,忽然來了興趣,從血厲的口中,他知道九大白銀級的勢力,將七具神屍掌控後,都會仔仔細細搜查,似乎都在找尋什麼東西。

難道,這些人悄然冒出來的人,屬於九大白銀級勢力,也在找尋那樣東西?

莫不成,墓碑,就是他們的目標?

「神屍腰身下有個人!」一個粗豪的聲音,從神屍左腿處傳來。

「那小子竟然還活著!」邱雲冷笑,「天興,你忙你的,那小子交給我來對付。」

「好!」

邱雲身穿一件魚鱗般的靈甲,這具靈甲如能夠呼吸一般,鱗片上冒出一個個水泡,似乎在幫助邱雲換氣。

他沒有以靈力凝結護身光罩,單單依靠這一件靈甲,他不但能夠在海底自由呼吸,還能如游魚一樣迅捷。

裹著冰瑩光罩的秦烈,並不急著離開,他就呆在神屍腰身之下,靜候邱雲的到來。

一個個水泡中,邱雲的身子冒了出來,他提著一個兩米長的三叉戟,三叉戟一揚,邱雲身前的海水主動分開,竟然為他敞開一條真空般的通道出來。

在那三叉戟上,秦烈看到一個個精美的河流紋絡,一股很明顯水流波動,從那三叉戟上湧現出來,似乎在不斷影響著海水。

海水中,水之靈力,如被三叉戟撥動的失衡,令秦烈周邊的水壓忽然激增。

海水的沉重壓力,從四面八方往秦烈擠壓,他就像是被一堵堵水牆緊緊黏住,水牆上的壓力不斷增強著,讓他渾身隱隱作痛,竟然動彈一下都困難。

「我修鍊的所有靈訣,都和海水有關,在海水中,同級別的武者和我交戰,都是死路一條,何況是你?」邱雲呵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