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八十六章死人財

第三百八十六章死人財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4 12:09  字數:3777

藍星會的柳葉輕舟,真名為「劍葉舟」,乃是地級二品的「海靈器」,一艘,價值兩百地級靈石。

「劍葉舟」以靈石為動力,外形如海中游魚,輕巧,操作簡單,速度快捷。

別看秦烈乘坐的大船,比「劍葉舟」大了幾十倍,可真要比拼速度,堅固度,和破壞力,其實都遠遠不及「劍葉舟」!

事實上,一艘「劍葉舟」的價值,也的確高過秦烈腳下的船舶。

就是現在,火燒雲般晚霞照耀的前方海域,海面上湧出一個個巨型漩渦,一個個巨浪,如海中冒出來的山峰一般,從一個漩渦中央,猛地探出一隻赤銅色巨手,這隻手在海面上不斷撥動著,牽扯出驚濤駭浪。

一艘艘「劍葉舟」,在那些海妖般的巨浪覆蓋下,接連被淹沒。

眾多藍星會的武者,立即發出凄厲慘叫,秦烈凝神細看,發現那些「劍葉舟」,只要被巨手碰到一下,瞬間就散架般炸碎。

金屬板的船體,立即就碎成一截截,漂浮在海面上。

赤銅色巨手,在海面上撥動著,一個個巨型漩渦如海中的颶風肆虐,將很多落海的藍星會武者吞掉。

「快逃啊!」

不論藍星會,還是秦烈所在的船上武者,都在尖叫,大聲叫嚷著。

站在甲板上,遠眺著巨浪來襲,秦烈迅速冷靜下來。

他知道這時候已經逃不掉了。

這艘承載著靈材和乘員的大船,承載力不錯,但速度……並不值得稱頌。

以他這一會兒的觀察來看,那「劍葉舟」全力疾馳的速度,就要超過這艘大船三倍,甚至四倍都有可能!

連那些「劍葉舟」上的藍星會武者。在赤銅色巨手撥弄海面時,都逃之不及,何況是這一艘大船?

「嘩嘩嘩!轟轟轟!」

海浪如海中巨妖張開大口,將一艘艘「劍葉舟」摧毀,吞沒,絞碎。

藍星會武者都在慘叫著,生怕被那些漩渦給吞沒,他們臉上浮現深深恐懼之色,不要命地在海面上撲騰著。想要盡全力遠離那些巨型漩渦。

然而,那些如巨大花骨朵的漩渦,也在飛快掠動著,如有著簡單意識,四處搜尋藍星會散落在海中的武者。

一個巨型漩渦。在滔滔海浪中,如忽然瞧見新的獵物!

漩渦在海面上如一個旋動的深淵,速度驚人,直直朝著秦烈所在的大船而來。

船艦上,所有人臉色都白了,都在厲聲叫嚷著,讓船隻加快。

秦烈一看情況不妙。臉色一沉,二話不說,第一個跳下水。

一縷縷森白海霧,從他渾身毛孔散逸出來。凝為一股白霜轟落向腳下海水。

「咔咔咔!」

一塊由海水凝結而成的淡藍色堅冰,在寒冰訣的寒力冰凍下,迅速形成。

秦烈身子落在那塊堅冰上,看也沒看身後的船隻。立即催動靈力,令腳下寒冰如一柄冰劍。迅速往遠處馳去。

他很清楚,身後那些沒有及時跳海的武者,都會凶多吉少。

「跳海!」

「跳海!」

有人失聲尖叫起來,吆喝著,一頭扎入海中。

有了秦烈的帶頭作用,不少人也看清楚了形勢,知道那一艘承載著靈材的笨重船隻,根本不可能在海浪和巨型漩渦的衝擊下逃脫。

他們緊隨著秦烈,接連跳落大海,找尋那一絲生存的契機。

「轟!」

一個數十米高的巨浪,在那些人跳海的時候,轟然墜落。

船隻在海浪的衝擊下,脆弱的甲板,立即「嘎吱嘎吱」爆碎開來,大船解體。

武者紛紛暴露。

那遊盪在海面上的巨型漩渦,又張開可怖的巨口,將沒有來得離開船隻的所有武者吞沒掉。

這時候,秦烈離爆碎的船隻,只有五百米左右。

他回頭一看,發現和他乘坐一艘船的那些武者,絕大多數,都消失在漩渦中心。

秦烈眼神凝重,立即收回目光,也不做多想,以他能夠達到的最快速度遠離這片是非之地。

他一路狂沖。

一刻鐘後,他來到一片平靜的海面,他凝神傾聽,放出精神意識感知。

心念變動間,他的一縷縷精神念頭,從魂湖中如遊絲一樣飛逸出去,如無影的閃電,朝著前方海域延伸。

一縷縷遊絲,如他的靈魂指頭,在撥動著,探測著,感知著兇險。

出奇地,前方海域的驚天動靜,似乎漸漸平息了下來。

他能隱隱聽到藍星會那些活下來的武者,慶幸的聲音,能感知到一個個澎湃的生命波動。

「結束了?」

秦烈啞然,沉吟了一會兒,他驅動著腳下的堅冰,慢悠悠朝著前方浮去。

「咻咻咻!」

他聽到很多「劍葉舟」,也從四面八方返回,也朝著前方掠去。

那些「劍葉舟」,都是先前見機的早,和他一樣提前逃遁出去的,這時候,「劍葉舟」上的藍星會武者,應該知道波瀾結束,所以又返回來查看情況。

一艘「劍葉舟」,忽然在他身旁出現,在這艘「劍葉舟」上站著三名臉色疲憊的武者——正是先前大聲呵斥讓眾人停不下來掉頭的那三人。

「小兄弟,前面風波結束了,你最好不要繼續過去了。可以的話,你繞一圈路,然後再前往靈鷲島,前方的波瀾,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的。」

語氣溫和的那個藍星會武者,站在「劍葉舟」上,好心提醒秦烈。

「究竟是什麼一個情況?」秦烈好奇問道。

「沒什麼。」那人淡淡笑了笑,明顯不想回答。

「我看到一隻赤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