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八十五章海底伸出的半截巨手

第三百八十五章海底伸出的半截巨手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3 18:57  字數:3574

看得出來,血厲經歷這次重創後,分明有些頹敗,精氣秭像是萎靡了。

他先後兩次栽在姜鑄哲手中,第一次,他被誣陷為吸食人血的邪魔,由血煞宗的新任宗主,瞬間淪為宗門恥辱,被封禁在十二根靈紋柱內。

整整千年。

如今,他在秦烈的幫助下,終於從靈紋柱內走了出來,他一路潛隱著,悄悄返回暴亂之地,準備伺機報仇雪恨。

沒料到,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他又被姜鑄哲盯上。

這趟更慘,他的肉身,還有半個靈魂,在姜鑄哲的轟殺煉化下,徹底隕滅了。

只剩這半個,在鎮魂珠內苟延殘喘的殘魂

連續兩次慘痛的打擊,血厲也有些承受不住,本來就壓抑著的他,幾乎要瘋狂,要沉淪仇恨中喪失理智。

小屋中,秦烈看著紅艷!艷的海面,深深皺著眉頭,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我累了,我要好好想想。」許久後,血厲深深嘆息,在鎮魂珠內沉寂下去。

秦烈關上窗戶,在床上默默端坐著,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海面上,越來越頻繁出現的浮屍,意味著前方必然存在兇險,而血厲的慘遇,也讓他心生感慨,心境明顯有些紊亂。

想了一下,他從空間戒內取出幾塊靈板,以指為筆,以靈力為墨汁,開始刻畫他掌握的那些靈陣圖。

在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他很快進入心無旁騖的境界,迅速平靜下來。

儲靈、聚靈、增幅、固韌這四幅存在鎮魂珠內的古陣圖,專門為了凈化他的心靈,洗滌他內心暴躁,安撫他的靈魂。

四幅靈陣圖在靈魂安詳上面,有著無以倫比的神奇效果,他在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不但心神安寧·就連靈魂都彷彿進入一個奇妙-意境。

一塊塊靈板,被刻畫上靈陣圖,被他隨手仍在一邊。

忽然,他停下了靈陣圖的刻畫·一下子進入自己的腦海。

腦海中,由靈魂意識聚集的魂湖澄凈透明,魂湖如心靈窗口,能反應他最近經歷的一切場景。

像是一面自檢的明鏡。

在那魂湖中,似乎有一縷模糊不清的影子,如淡淡的雲,不甚清晰。

「魂影!」秦烈猛然一震。

萬象境和通幽境之間的突破·需要在魂湖之中,聚集自己的真魂,將散落在腦海中的靈魂印記·一點點吸引凝結,在魂湖中成形。

每一個人出生時,都有靈魂存在腦海,那些靈魂是分散的,看不見的,無影無形的。

但靈魂卻真實存在。

武者隨著境界的提上,肉身血肉力量的增強,靈力的淬鍊,能逐漸感受到自己靈魂的存在·能模糊察覺到靈魂的痕迹和動向。

分散在腦海的靈魂印記,靈魂本源,在魂湖變的無比澄凈後·會被逐漸牽引吸扯。

澄凈透明的魂湖,能形成一種奇妙-磁場,一點點地·慢慢地,將散落在武者腦海各個角落的靈魂本源吸納聚集起來。

魂湖中,出現模糊不清的魂影,便意味著這種聚集已經開始。

魂影,就是由靈魂本源,靈魂印記,湧入魂湖後逐漸形成。

隨著越來越多的靈魂印記、本源、魂火·一點點往魂湖內聚集,那魂影·將會由模糊,逐漸變得清晰,直至完全可見!

當所有分散的靈魂印記,全部集中在魂湖,魂影就會變成真魂!

真魂一成,就意味著武者正式踏入通幽境,能藉助於真魂,施展出種種玄妙的手段,靈魂的感知力,敏銳力,將會大幅度提升!

真魂凝鍊,武者的靈魂就從無影無形之物,變成了真實存在。

隨著對真魂的淬鍊,對靈魂的探索認識,武者的肉身、筋脈、丹田靈海都會和真魂互通,如脫胎換骨一般,自身全面蛻變。

「魂影,魂影!」

看著魂湖中,那極其模糊的影子,秦烈心神澎湃。

這段時間,他龜縮在屋內深居簡出,日日苦修,不敢有分毫懈怠,終於看到了一點點成效。

魂影的凝現,意味著他正在從萬象境,往通幽境進行突破。

一旦魂影清晰可見,所有靈魂本源聚集,凝成為真魂,他便算是順利突破到通幽境。

他無比的期待。

「停下來!」船隻前方,一個冰冷的聲音遠遠傳來。

只見一艘柳葉形狀的輕舟上,三名身穿燙著金邊藍衣的青年武者,神情倨傲的閃現出來。

他們乘坐的柳葉輕舟,並不是木質結構,而是由一種藍色金屬淬鍊而成。

那柳葉輕舟的後端,有著一個明顯的卡槽,裡面嵌進去幾塊亮晶晶的靈石。

柳葉輕舟如一柄利劍,速度極快,只是一霎,就堵在了秦烈乘坐妁前面,一名青年武者站在下方,厲聲喝道:「你們從來?目的地是何處?」

「是藍星會的人!」船上,很多人低聲竊竊私語。

「我們前往靈鷲島,從赤瀾大陸出發,我們定期向你們藍星會繳納了足夠的靈石,為什麼不允許我們通過?」船上有人吆喝道。

「你們眼瞎啊?這一路上行來,沒看到到處都是浮屍,猜不出前面出事了?」那人不客氣地罵道。

「不是還有你們藍星會么?周邊海域的海匪,不是都由你們藍星會負責嗎?」

「少他媽的的廢話!你們立即回頭,暫時返回天運大陸,等藍星會通知你們,你們才能繼續前往靈鷲島!」

「為什麼?」

「少問那麼多!不想死的話,給我趁早回頭,否則出了事休怪我們不客氣!」

船上,許多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都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