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八十二章道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道別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2 18:31  字數:2977

血厲的一番話,如一盆冰水澆灌到眾人頭上,令宋禹、阮戰天、李易等人都沉默了起來。

他們只聽說試煉會對低等級的武者而言,乃是一個極其珍貴的機會,卻不知道試煉會居然如此血腥殘酷,血厲的聲音停下來,他們看向五枚劍符的表情,都一下子變了。

「屬於你的劍符!」阮戰天皺了皺眉頭,忽然覺得手中的劍符,成了燙手山芋。

他率先扔出一枚劍符給秦烈。

劍符巴掌大小,閃爍著明亮白色光暈,如一個蝴蝶飄落到秦烈身旁,被他一手抓住。

劍符入手溫潤,秦烈下意識放出精神意識深入其中,發現劍符內部有著一道道凌厲劍芒,那些劍芒隱隱形成天劍山的圖案,看起來瑰麗奇妙。

「你們的劍符!」阮戰天隨手擲出。

剩下的四枚劍符,分別落向宋婷玉、謝靜璇,還有張晨棟和趙軒手中,四人乃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的新一代領軍者。

這四人皆是通幽境的修為!

「宋兄,李兄,關於試煉會……我們是不是好好商議一下?」阮戰天表情凝重道。

宋禹、李易輕輕點頭。

「這次的事件,至此就告一段落吧。」阮戰天看了秦烈一眼,轉身上了屬於他的藍水晶戰車,戰車旋即呼嘯而出,往最近的八極聖殿方向而去。

「走吧。」宋禹輕喝一聲。

宋婷玉和謝靜璇兩人,望了一眼秦烈手中的劍符,眼中流露出一絲奇異的光芒,輕輕點了點頭,先後上了那赤紅色的帳篷。

不多時,戰車。巨輦,帳篷,這些飛行靈器都接連離開。

很短的時間內,葯山周邊,再沒有一個三方勢力武者存在。

「秦烈,還請你幫我們解開靈魂禁制,我們要儘快離開赤瀾大陸,我們要趕往一個地方!」莽妄的轟隆聲,從巨獸群當中傳來。

「秦烈。我們,也想儘快前往幽冥大陸。」庫洛也表態。

「好。」

秦烈這時候沒有時間多想,先將劍符收入空間戒,然後直接往葯山山腹行去。

不多時,他和庫洛、庫魯、卡蒙、多羅。還有凌語詩一行人,就來到坐落著空間傳送陣的山洞內。

解構複雜的空間傳送陣,佔地只有一畝,由十八塊石頭鋪成,內部光芒交織,一塊塊石頭內,跳動著閃電一般的符號。陣法內,傳來一股極其明顯的空間波動。

在傳送陣中間,有一個井口大小的凹槽,那個位置就是專門嵌入空間靈石。為能量源頭。

「將空間靈石,一塊塊放入中央井口,以空間之力慢慢引動傳送陣,到時候。在空間傳送陣中間,就會形成一條時空通道。能直達幽冥大陸。」血厲幽魂一樣浮動著,向秦烈解釋,「角魔族的族人,最好立即準備好,有持續的,一個個踏入空間傳送陣中央。那感覺,會比邪冥通道還要刺激一點,可能短短十來秒的眩暈後,就會直接進入幽冥大陸。」

秦烈取出空間靈石,卻沒有急著放入凹槽,而是回頭看向庫洛等人,吩咐道:「讓你的族人趕緊準備。」

庫洛回頭立即吩咐下去。

所有角魔族的族人,都急急忙忙準備起來,一個個排列成秩序,如長龍一樣堵在石洞內。

「讓凌家族人也進來。」凌語詩紫眸黯然,輕聲喝道。

很快地,所有的凌家族人,都在角魔族族人的主動讓路下,接連在石洞內冒頭。

「秦烈,你呢?」凌萱萱小臉興奮異常,雀躍地問道:「和我們一起走嗎?」

凌語詩眼中紫芒閃爍了一下。

「我可能暫時過不去。」秦烈輕輕搖頭。

「為什麼?」凌峰皺眉道。

「我不是幽冥界的人,我不屬於幽冥大陸,我也無法藉助於冥魔氣修鍊。」秦烈苦笑,「而且我要去找我爺爺,在暴亂之地,有我爺爺的消息。我要前往暴亂之地一趟……」

凌語詩忽然幽幽一嘆。

「這麼說,以後我們很難見面了?」凌萱萱驚叫起來,「那你和我姐姐怎麼辦?」

「從暴亂之地前往幽冥大陸,也有方法的,我肯定能找到你們的。」秦烈深深看著凌語詩。

「沒事,你先忙你的事情,找到秦山爺爺才是大事。」凌語詩勉強一笑,柔聲道:「我們所有人,幽冥界的三大種族,都和秦山爺爺有著密切聯繫。我相信,以後我們見面的機會有很大,我們,要不了多久,肯定就可以重逢了!」她語氣堅定。

「一定!」秦烈重重點頭。

兩人目光對視,從對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不舍,看到了深深的無奈。

「你準備行動吧。」凌語詩鼓舞道。

「好!」秦烈沉喝一聲。

於是,在血厲的指點下,他將一塊塊空間靈石,鋪在那凹槽中,然後啟動陣法。

「轟!」

一個虹光燦燦的光圈,瞬間罩住傳送陣,從光圈內部,傳來一股強烈的空間震蕩波。

「一個個往內進!」血厲喝道。

「秦烈!謝謝!」庫洛深吸一口氣,神情認真道:「你為角魔族所做的事情,我們會銘記於心!以後,你如果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我們必當全力以赴!」

「謝謝!」卡蒙也喝道。

「秦烈!你是凌家命中貴人!」凌承志也喝道。

「秦烈,來幽冥大陸找我!」凌語詩輕呼。

「一定會!」秦烈表態。

角魔族的族人,凌家族人,在道別聲中,接連進入空間傳送陣,聲音一個個消失。

持續半個時辰後,所有角魔族的族人,冥獸,凌家的人,全部在空間傳送陣消失。

而傳送陣,又持續了一陣子後,忽然傳來極為可怕的波動。

「離開!要爆炸了!你爺爺留有後手,在傳送結束後,就直接炸毀傳送陣!」血厲尖叫。

站在傳送陣旁邊,神情黯然的秦烈,在他的驚叫聲中,急忙離開山洞。

就在他走出不多久後,整個葯山,從內部炸裂開來,數秒後,無數璀璨空間光刃濺射而出,將葯山徹底摧毀。

陣陣白光過後,葯山已經完全消失,只剩下滿地的碎石。

「還有我們。」莽妄低吼。

「明白了。」秦烈獃獃看著葯山,心神還沒有穩定下來,又拿出寒冰之眼,在廢墟旁坐下來,以靈魂意識,來剝離束縛在凶獸靈魂中的冰絲封印。

花費了兩個時辰的時間,所有凶獸都仰天怒嘯,都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施加在他們靈魂和身體的寒冰封印,至此,全部被解開。

「秦烈,我們急需要前往一個地方,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巨靈族會記在心裡。」莽妄也向秦烈道別,「以後,如果我們還有機會重見,我們會為你今日的義舉,做出一定的回應!」

秦烈情緒低落,沒有多言什麼,只是微笑著點頭。

「吼!」

莽妄一聲爆吼。

一頭頭龐然大物,在他的率領下,朝著東方浩浩蕩蕩奔去,令腳下地動山搖。

隨著角魔族、凌家、巨靈族的接連離開,此地重新恢復寧靜,天色也完全黑了。

月光下,秦烈一人端坐在淪為碎石堆的葯山旁邊,一個人默默端坐著,臉上有著濃濃的失落之色。

血厲如一縷幽魂,在他身旁懸浮著,一聲不吭。

第二天,當太陽的光明照耀下來,落到秦烈的身上,他忽然站了起來,說道:「你是怎麼前往暴亂之地的?」

「呵呵,終於決定了?」血厲嘿嘿笑著問。

秦烈點頭,「決定了。」

「很好,走吧,先往東方走,我會為你引路,讓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另外一片有趣的天地!」血厲狂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