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八十一章五枚劍符

第三百八十一章五枚劍符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02 12:48  字數:4180

第三百八十一章五枚劍符

李牧的靈魂虛影,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他將他認為需要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讓秦烈前來天枯大陸後,身影便逐漸模糊變淡,如稀薄的雲團被風吹過般漸漸消散。◎

數萬里外。

一片湛藍色的遼闊海域上空,浩浩渺渺的雲霧中,只見一座懸浮的島嶼,在虛空遊盪著。

這座島嶼凌空數千米,如一片厚厚烏雲,在雲中乘風破浪。

島嶼上,修建著華美的宮殿,聳立著一根根白玉石柱,圈養著靈鶴、靈龜、赤鳥種種靈獸,種植著珍貴的靈草。

在島嶼東部,李牧瀟洒站在一座宮殿的圓台上,身旁蹲伏著岩冰雪狼王。

在他身前,有一面屏風般的巨大明鏡,從那明鏡中,能隱隱看見葯山,看到一頭頭凶獸,看到秦烈和宋禹、李易等人。

這時候,李牧伸手一揮,那嶄亮的明鏡忽然變得黯淡無光,內部種種玄奇的場景,忽然消失的乾乾淨淨。

「塔特,事情我已經交代下去,現在你可滿意?」轉過身來,李牧洒然一笑,沖一人講話。

如果秦烈和庫洛在此,定然會大吃一驚,會被此人嚇到。

這是一個高大的角魔族族人,此人身高體擴,拖著一條蜥蜴般的巨大尾巴,尾巴長生滿細小的棱刺,那一根根尖針般的棱刺,還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一看就顯得鋒利無匹。

在這個名為「塔特」的角魔族族人後頸上,八根猙獰的彎角無比的顯眼,那八根彎角,代表著塔特在角魔族崇高的身份,也是力量的象徵!

此人為角魔族的八角戰士。堪比人族不滅境的強悍存在!

「呼哧,角魔族會和你們天劍山建立起隱秘的交易通道,百日內,會有十八株玄陰九葉蓮,六顆冥獄魔果,加半斤墨玉魂精進行第一批交易。」塔特以人族語言答話。

他講話的時候,鼻音很重,聽起來如在低聲哼哼。

「很好。」李牧見他終於點頭,不由地呵呵笑了起來。

沉吟了一下。李牧話鋒一轉,又問道:「秦山……和你們角魔族,究竟有過什麼約定?」

「我們和尊者之間的事情,和我們之間的交易無關,還請閣下收斂起好奇心。」塔特冷哼一聲。

「呵呵。那冒昧再問一句,秦山人在何處?」李牧眯著眼笑吟吟問道。

「也與你無關。」塔特臉色生硬。

「秦山的孫子,是我的一位小友,我這個小友一直在找他爺爺,我只想幫幫他,僅此而已。」李牧認真道。

「與你無關。」塔特皺了皺眉頭,忽然縱身一躍。

一輛造型奇詭的飛行靈器。忽地從遠方雲霧中馳來,將塔特穩穩接住。

如果秦烈在此,會發現這一輛飛行靈器,根本就是一個放大數百倍的白骨冥靈壇。

一根根森骨。呈八角形堆砌而成,八角形的八個角,乃是八個巨大的骷髏頭,那骷髏頭明顯不是人族的。應該是一種龐大的巨獸頭顱。

八角形中央,是一個陰魂、厲鬼、怨靈凝成的魂池。魂池內一縷縷幽魂蠕動著,掙扎著,被抽離出一道道渾濁的力量,輸送到白骨冥靈壇的中心。

「百日內,第一批交易會到來,希望你們儘早準備。」塔特丟下這一句話後,駕馭著白骨冥靈壇,竟一下子沖入虛無,瞬間沒了蹤跡。

李牧看著塔特離去,摸了摸下巴,目顯思索的光芒,「看來,秦烈這小子的來頭,恐怕還不小呢。」

「主人,這一次的試煉會,還有半年就要開始了。」一名氣息如利劍的青衣男子,忽然在李牧身後閃現出來,躬身畢恭畢敬道。

「嗯。」李牧點了點頭,想了一下,忽然說道:「這趟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被凶獸獵殺了不少人,玄天城和八極聖殿,也被摧毀了不少,我們需要做出一點補償。這樣,你替我給出五枚劍符,分別交給玄天盟的宋婷玉、謝靜璇,八極聖殿的張晨棟,還有合歡宗的趙軒,最後一枚,你讓他們轉交給秦烈。」

「秦烈?」青衣男子訝然。

李牧笑著點頭,「不錯,就是他。」

「我這就去辦。」青衣男子緩緩退下。

……

葯山。

李牧靈魂虛影慢慢消散後,那一塊銀色令牌,還在半空懸浮著。

合歡宗的宗主阮戰天,等候了一會兒,見再沒有動靜,才伸手將那銀色令牌取下。

「此事到此為止了。」阮戰天掃了宋禹、李易、趙長生一樣,無奈的搖了搖頭,「上面既然發話了,不論你們玄天盟、八極聖殿有多大的損失,也只能認命了。」

宋禹、謝耀陽臉色灰暗,嘆了一口氣。

而李易,通過和李牧一番密談後,神情頗為振奮,似乎連八極聖殿的損失都給暫時忽略了。

「秦烈,你告訴角魔族,告訴那些巨獸,最好趁早從赤瀾大陸離開。」阮戰天想了想,笑呵呵沖秦烈說道。

「嗯。」秦烈隨意答了一句。

「那就這樣了。」阮戰天就準備踏上藍水晶戰車離開。

就在此時,他手中的銀色令牌,忽地閃亮了一下。

一股微弱的空間波動倏地蕩漾開來,然後,就見五個巴掌大小的劍形靈符,從令牌內飛逸出來。

五個劍符,如五柄小小的飛劍,晶亮熠熠,傳出淡淡的靈力波動。

同時,一股利劍般的念頭,也從銀色令牌內飛逸出來,直達阮戰天的腦海。

阮戰天眼瞳一縮,細細品位琢磨了一下,忽然笑逐顏開。

「阮兄,可是試煉會的憑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