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七十六章你可以死了!(求月

第三百七十六章你可以死了!(求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29 18:48  字數:3748

作為玄天盟的智囊,宋智在玄天盟近期一連串的事件中,都扮演著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也深得宋禹、謝耀陽、聶鋆眾人器重。

然而,在秦烈眼中,宋智則是罪大惡極的元兇!

「轟!」

巨型雷電球,在半空陡然爆碎,巨大的雷電光芒交織在一塊兒,瞬間形成的衝擊爆炸力,比十來個寂滅玄雷同時引爆的威力,竟然還要恐怖一籌。

「啪啪啪!」

一道道粗長的閃電,夾著雷轟聲,朝著四面八方濺射開來。

宋智的軀體,幾乎一霎那,就成了碎小的肉塊,化為蓬蓬血雨落下。

「活該!」

葯山南邊一個角落處,宋婷玉一身鮮艷長裙,如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美眸中異彩漣漣,禁不住暗暗輕呼一聲。

宋智只是宋家的旁支,和她父親並不是親兄弟,以前宋婷玉還頗為敬重他,把他當作長輩來看待。

然而,在經歷過這番事件後,她算是看清了此人的真面目。

宋智以毒計,利用她和秦烈的關係,達成和角魔族的交易,不但換取了三株玄陰九葉蓮,還讓莫河、常崎摧毀了邪冥通道。

隱瞞她,利用她,還借用她剛剛得來的寂滅玄雷,一切都是宋智的提議。

這趟,她和謝靜璇悄然前來葯山,又是宋智率先發現端倪,偷偷摸摸跟來,伺機出手。

對此人,宋婷玉一肚子怒火,覺得玄天盟之所以和秦烈交惡,落到今天這般田地,皆是因為宋智的卑鄙。

因此。眼見秦烈神兵天降一般,凝結出巨型雷電球,將宋智轟殺,她覺得暗暗快意。

然而,她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太久,就見秦烈眼中厲光一閃,忽然又看向她父親宋禹。

宋婷玉立即緊張不安起來。

「秦,秦烈!」

她按捺不住內心緊張不安,見秦烈欲要對宋禹下手。忽然嬌呼出聲。

以雷電蟒蛇纏繞全身,周邊一道道雷霆閃電如影隨形的秦烈,懸浮在葯山半空,聽到她的嬌喝後,不由遠遠看向她。

這一刻。秦烈能隨意借用莽妄的狂暴雷電力量,只覺得有源源不絕的力量可用,生出一種無匹的氣勢,有種想要縱情戰鬥,將自身能量盡情釋放的**。

他的眼瞳中,一條條細密雷電交織,舉手投足間。身側都是雷電轟隆。

若非看到宋婷玉望來,他會立即痛下殺手,對宋禹展開衝擊。

「我……」

在他的目光下,宋婷玉臉色尷尬。囁囁嚅嚅道:「秦烈,宋智罪該萬死,但我爹……他只是被宋智蠱惑的,他。他畢竟是我爹……」

秦烈一皺眉,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那好,你爹那邊我不動手。」

他只說他不動手,卻沒有說,不讓別人動手。

宋婷玉從他的回答中,聽出了區別,內心一片黯然。

秦烈並沒有多言,丟下這番話後,目光一轉,忽然盯上了莫河。

這個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當初在毒霧澤的時候,就一直對他虎視眈眈,想擊殺他來剝奪記憶,想拿到空間靈器。

摧毀邪冥通道的,也是此人,在秦烈眼中,這莫河也是必死無疑。

「莫河!」

半空中,秦烈厲喝一聲,如身披著無數道雷霆閃電,凝為一束巨龍般的雷電虹芒,陡然朝著莫河衝擊而來。

「嗷!」

身形縮小數百倍的莽妄,也順勢咆哮,在咆哮聲中,數千道閃電從天轟落。

莽妄和秦烈身影合一,凝為雷電巨芒,同一時刻,雲霄深處又有雷電轟擊,讓莫河瞬間沒了退路。

正在和李易、常崎聯手應付金色巨猿的莫河,手持一桿黃光湛湛的長槍,身上有洶湧的神聖力量涌動。

此刻,秦烈突然將他當成了目標,立即將他激怒了。

「小子,真以為你藉助一點外力,就能為所欲為?」莫河冷哼一聲。

他轉身一拳轟來。

「嘭!」

天空中傳來一聲沉悶轟鳴,莫河的拳勢中,帶著一股滾滾江河一往無前的意境,只見燦燦黃色靈力光芒,竟真的凝為一條滾盪的長河。

長河在半空涌動著,傳來一股磅礴洶湧的氣勢,如要將所有阻礙衝破。

「聖光天河!」

莫河回頭捏拳,拳頭上黃色靈力連綿不絕,不斷聚集向長河之中。

滾滾蕩蕩的大河,由純粹的靈力凝成,半空浩浩蕩蕩湧向秦烈,氣勢驚人至極。

在那大河衝壓而來的時候,另外一股滾盪的靈魂氣息,也一併涌了過來。

在那氣息下,秦烈生出一種無比渺小的感覺,覺得自己在那滾滾蕩蕩長河的衝擊下,就是一顆小小的石子,是一片微不足道的樹葉,會被長河吞沒,會被直接衝擊的沒影,會徹底失去自我。

這是高等級武者,對低等級武者的心靈壓制,是巨大的境界懸殊引起的。

「靈魂的衝擊,需要你自身堅韌的意志抗衡,而真正的力量衝擊,我可以幫你全部攔截!」莽妄的輕喝聲,在秦烈腦海傳來,教導他如何和高等級的武者抗爭。

秦烈趕緊停了下來,他眼瞳中神光暴射,死死看著湧來的黃色長河,感受著長河內的驚人意境。

「不論江河如何衝擊,磐石都將屹然不動!」

秦烈凝結力量,身體結成厚厚的冰塊,在一瞬間,如化為一塊億萬年來一直屹立海邊的磐石,不論經歷多少驚濤駭浪,磐石都巋然不動。

他如在虛空紮根,將自身死死嵌入在天空,身上生出一種厚實沉穩的氣勢。

這氣勢一起,來自於莫河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