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七十四章撕碎他們!(求月票

第三百七十四章撕碎他們!(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28 18:07  字數:3661

沒人能想到,秦烈竟然大大咧咧端坐在巨獸頭顱上,就這麼跋扈的忽然冒了出來。

「聽說如今整個赤瀾大陸的勢力,各方武者,都在搜尋我的下落,掘地三尺也要把我找出來?」停頓了一下,秦烈看向眾人,道:「我現在自己出來了,我想看看你們能奈我何?」

「嗷嚎!」

那頭全身金光燦燦的巨猿,忽然咆哮一聲,嘴角獠牙森森,眼中流露出殘忍凶戾的表情,不耐的準備衝殺過來。

「吼!」

「嗚嗚!」

「嗷!」

不同的凶獸狂吼聲,從一頭頭龐然巨物口中喊出,這些剛剛掙脫束縛的遠古凶獸,被壓抑了太久,急需要一場血腥盛宴來發泄。

在他們眼中,玄天盟、合歡宗、八極聖殿的人就是可口的美味,他們要通過這三方勢力的血流成河,來滿足自己的凶欲,來通過一場鮮血洗禮,告訴整個天地,他們巨靈族重新現世!

「秦,秦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玄天盟的智囊宋智,也被眼前的陣仗嚇了一跳,看著一頭頭猙獰恐怖的凶獸,他也心驚膽顫,不過他還是佯裝鎮定地叫嚷道:「這些凶獸踏上赤瀾大陸,將會掀起腥風血雨,將會讓赤瀾大陸生靈塗炭,秦烈,你可想過後果?!」

「秦烈!你太瘋狂了!」謝之嶂也是驚叫起來。

宋禹、謝耀陽、聶鋆、李易等人沉默著,臉色沉重無比,都意識到了局面有些棘手。

他們看不透這些突然現身的巨獸,究竟在何種力量層次,但是,以他們靈魂的感知。他們知道這些遠古凶獸非常強悍。

他們心中沒底,所以不敢多言,怕引發無法想像的衝擊。

對宋智和謝之嶂的吆喝,他們也心存一絲幻想,希望秦烈能顧全大局,能遏止住這些凶獸別亂來。

「後果?哈哈哈,這時候你和我談後果?」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秦烈猖狂的大笑,笑聲中充滿了譏諷和輕蔑。

「聽說藉助於我。來和角魔族交換玄陰九葉蓮,趁機摧毀邪冥通道的主意,是你想出來的?」秦烈大笑著,指著宋智,道:「以這種毒計暗算我。要逼整個角魔族族人走向死亡,你可考慮過後果?我本不願招惹是非,一心想通過空間傳送陣送角魔族離開,關鍵時刻,又是你忽然冒出來,將我要離開的路給堵死,你可考慮過後果!」

「邪族畢竟是邪族!他們就算是被死光。也是罪有應得!」宋智冷聲道。

這也是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所有人的心聲。

說白了,他們在異族的問題上,一直都沒有放開,他們始終將異族當成死敵看待。在他們心中,只要是針對異族的手段,不論多麼卑鄙,多麼見不得光。都無可厚非。

「秦烈!你幫助邪族對付我們人族,你怎還有臉出現?」聶鋆厲喝。

「和你們囉嗦。還真是浪費時間。」秦烈忽然搖頭,知道事已至此,多言無益。

他揮揮手,冷酷地說道:「開始衝殺!所有聚集此地的八極聖殿、合歡宗、玄天盟的武者,格殺勿論!給我碾碎他們!」

「嚎!」莽妄一聲爆吼。

二十頭巨靈族的族人,在莽妄的吼聲下,紛紛仰天咆哮。

震天動地的怒嘯聲,從葯山傳盪出去,彷彿讓整個赤瀾大陸都在顫慄。

他們吼聲一起,從通天山和玄天城的方向,也傳來巨獸的回應吼聲。

一時間,赤瀾大陸三個方向獸吼回蕩,震的天穹都暗無天日。

「有巨獸回應!」宋禹臉色巨變。

李易也看向通天山的方向,忽然意識到不妙,滿臉厲聲地看向秦烈,「你還幹了什麼事情?」

「哦,忘了告訴你們了。」秦烈拍了拍頭,如這時候才想起來,歉意地鞠身,嘿嘿笑道:「另有十幾頭凶獸,分別去了通天山和玄天城,沒意外的話,赤瀾大陸的兩個赤銅級勢力,將會被夷為平地!」

此言一出,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人皆是目顯恐懼之色,連宋禹、李易都駭然失色。

「秦烈!你敢!」聶鋆狂怒之下,第一個朝著秦烈衝殺而來。

「你瘋了!」宋禹也驚叫起來。

只有謝耀陽,看著此刻的秦烈,忽然通體冰冷。

宋智以毒計暗算角魔族的時候,他其實並不贊同,他覺得這手段不光彩。

然而,聶鋆和宋禹執意如此,他也一時貪婪玄陰九葉蓮,最終答應了下來。

這一刻,看著秦烈帶著二十頭凶獸忽然冒出,以狂暴霸道的氣勢將這片空間都給鎮住,他忽然深深後悔起來。

「秦烈啊秦烈……」

宋婷玉也在玄天盟武者當中,她沉溺在巨大震驚當中,其實在極寒山脈獸吼響起的時候,她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妙。

可她也沒有料到,秦烈竟然有能力,帶著二十頭遠古凶獸浩浩蕩蕩而來。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從一開始,秦烈就有足夠的底氣,直接抗衡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三方聯合形成的力量!

可秦烈並沒有這麼做。

他應該一直在退,一直在忍讓,避免將這些凶獸弄出來,讓赤瀾大陸生靈塗炭。

然而,玄天盟、八極聖殿卻在一步步逼迫,最終將秦烈逼上絕路,也最終真正激怒了秦烈。

「哎,當真是自尋死路啊。」

聽著秦烈的冷酷命令,看著三方勢力武者臉上的驚恐,不知道為何,宋婷玉不但沒有一絲憐惜,還覺得暗暗快意。

「活該!」她在內心喝道。

和她有著同樣想法的,還有謝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