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六十五章攬下重任!

第三百六十五章攬下重任!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24 18:36  字數:3107

凌家族人,見秦烈和庫洛平安返回,並且還將庫魯也帶了回來,都是頗為驚訝。

「玄天盟已經達到目的,他們不想和角魔族死戰,不想獨自承受庫洛前輩的狂怒。」秦烈走到凌語詩身旁,陰沉著臉,說道:「他們得到了玄陰九葉蓮,又摧毀了邪冥通道,對他們而言,角魔族已經是窮途末路了。」

「是八極聖殿的來人,摧毀了邪冥通道,但他們也沒有長時間逗留,沒有繼續屠殺下去。」凌語詩輕聲道。

「他們認為沒有必要。而且,他們知道多羅、卡蒙在迅速返回,知道在冥魔氣覆蓋之地,和角魔族決戰對他們不利。」秦烈暗嘆。

如今,邪冥通道被摧毀,不少角魔族族人被殺,玄天盟、合歡宗和八極聖殿則是會步步緊逼,會等冥魔氣潰散的那一天,將角魔族、凌家都給斬盡殺絕。

眾人心中都蒙上一層陰影。

「嗷!」

庫魯張口叫喚,他一講話,脖頸上的圓環又猛地束緊,卡著他的喉嚨,讓他呼吸都困難。

他怒氣沖沖地瞪著庫洛,似在責怪他哥哥不顧角魔族的利益,非要以玄陰九葉蓮交換他。

「先解開庫魯叔的束縛吧。」多羅說道。

庫洛臉色難看,他一手抓向庫魯脖頸,五指的指甲如鋒利的鬼爪,用力一扯後,那束縛庫魯的圓環,直接被扯斷。

「愚蠢!為什麼非要救我?!」

庫魯一解開束縛,立即怒吼,質問他哥哥庫洛,「因為我,不但失去了三株玄陰九葉蓮,還讓邪冥通道都被摧毀,你們可是要將族人帶向絕路?!」

「知道你還活著,我不能坐視不理。」庫洛眉頭深鎖。

「你!你是尊者的孫子,可你究竟為我們做了什麼事?」庫魯將矛頭轉向秦烈,「你為何非要讓玄天盟和我們交易,你究竟是何居心?現在邪冥通道被破壞,我族沒了退路,等冥魔氣潰散的那一天,我們所有族人都將走向死亡!都是因為你!」

有很多角魔族的族人,並不知道秦山的存在,他們沒有經歷過三千年的那個時代。

所以他們也不知道秦烈和他們的糾葛。

見庫魯朝著秦烈厲聲怒嘯,那些人也是群情激奮,也當是因為秦烈的原因,他們才落到現在這個境況。

「此人不是我族族人,也不是陰冥族,為何他會出現在此?」

「是他要讓我們和玄天盟交易的!」

「他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就是他!」

「殺了他!」

「殺死他!」

「……」

眾多角魔族的族人,皆是神情冰冷,殺氣騰騰朝著秦烈圍來。

凌語詩和凌家族人,臉色一變,立即擋在秦烈身前,「你們想幹什麼?」凌語詩冷喝。

「都住嘴!」庫洛也是怒喝。

「都給我冷靜下來!」多羅和卡蒙也紛紛出言勸說。

「大哥,此人雖是尊者的孫子,但他未必就是全心全意幫助我們。」庫魯對秦烈意見頗大。

「你給我閉嘴!」庫洛瞪了他一眼,也是焦頭爛額,沖秦烈道:「你先和他們回凌家吧。」

事到如今,秦烈知道解釋也沒有用,眼見這些角魔族的族人,看他的目光都是殺氣衝天,他也沒多言什麼,在卡蒙、多羅的護送下,他和凌語詩等人回到凌家修鍊的岩洞。

「具體什麼情況?」

回到凌家族人生活的岩洞後,凌承志忍不住率先問道,洞內所有的凌家族人,也是焦慮不已,生出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

他們從七煞谷,一路逃到毒霧澤,還沒有安穩幾天,因為邪族身份的曝光,又被驅趕到這裡。

好不容易安定下來,以為能專心修鍊一段時間,如今邪冥通道又被摧毀。

看庫洛他們的意思,要不了多久,覆蓋天幕的冥魔氣就會慢慢消散。

如今,凌家為赤瀾大陸公敵,等冥魔氣消散了,他們暴露在所有人的視線下,凌家該何去何從?

這是所有凌家族人擔憂的事。

「玄天盟和合歡宗、八極聖殿暗中聯手……」秦烈簡單解釋了一番。

「那宋婷玉,在當中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凌語詩認真聽完,忽然來了這麼一句,「她是真的被玄天盟欺騙,還是故意演戲?」

「我想她也不知情。」秦烈盤膝端坐著,臉上愁雲密布。

「哎,難道凌家想要存活下去,真就那麼艱難?」凌承志深深嘆息。

岩洞內,眾多凌家族人,也都是一臉絕望。

角魔族那邊。

「一個月內,此地冥魔氣就會潰散,到時候不需要對方下殺手,我們族人就會虛弱而亡。」多羅道。

「必須想個辦法!」卡蒙說道。

這時候,庫魯也冷靜下來,經過一陣子冥魔氣的吸納,他稍稍恢復了一點精神,說道:「大哥,我們如今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我們一路殺向紫霧海,從幽冥戰場重回幽冥界。要麼,就殺向葯山,希望能藉助於空間傳送陣,直接瞬移到幽冥大陸!」

「兩條都是死路。」庫洛嘆息。

庫洛原來的計劃,是先確定葯山內空間傳送陣可用,然後以此地為中心,不斷腐蝕土地,不斷轉移天地靈氣為冥魔氣,一直蔓延到葯山。

這樣可能會比較緩慢,但只要有耐心,好好籌劃,還是有很大可能成功到達葯山,進入幽冥大陸。

然而,如今因為邪冥通道的破壞,這個計劃才開始就失敗了。

按照庫魯的提議,帶著族人強行沖向幽冥戰場,沖向葯山,就需要面臨八極聖殿、合歡宗、玄天盟的圍剿。

他可以肯定,不等他們到達目的地,就會被這三方強者殺光。

因為在沒有冥魔氣的區域,和這三方交戰,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勝算。

「難道就在這裡等冥魔氣徹底潰散,慢慢等死不成?」庫魯不甘心地吼道。

「再想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庫洛深深嘆息。

三日後。

覆蓋器具城周邊百里的冥魔氣,開始逐漸潰散,冥魔氣一點點朝著焰火山收縮。

所有角魔族族人,都心生絕望,都在叫囂著,要趁著力量還在,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

然而,玄天盟、合歡宗、八極聖殿的人,卻根本不進器具城。

他們都在天地靈氣繚繞之地駐紮,他們在等,等角魔族的族人忍受不住,主動出來送死。

在沒有冥魔氣的區域戰鬥,這三方有著十足的信心,他們從容等候。

又過了五天,冥魔氣持續往器具城收縮,覆蓋百里的冥魔氣,漸漸只剩七十里左右。

「大哥,快沒時間了!」庫魯喝道。

「阿叔!我們不可能重返故土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出去殊死一搏!」多羅怒喝。

「就算全族戰死,也要讓對方付出代價!」卡蒙也沒了耐心。

「那就以全族的性命,來讓對方銘記我們角魔族!」庫洛也崩潰了,終於下達命令。

一頭頭冥獸,被角魔族族人召集起來,在焰火山的山腳下聚集。

所有角魔族的戰士,不論是三角的,還是兩角的,都從各個角落走出來,他們眼中充斥著瘋狂的殺意,準備以這個族部的滅亡,來讓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付出代價。

他們準備主動求戰。

也在此時,將自己一個人關在凌家石室,八天沒有一絲動靜的秦烈,忽然走了出來。

在他們就要去求死的時候,秦烈走出岩洞,說道:「領著你們去見玄天盟的人,是我,將邪冥通道摧毀的,是我煉製的寂滅玄雷。雖然我沒有參與此事,但我有著不可開脫的責任,所以我決定,盡我所能的幫你們解決如今的難題。」

「你拿什麼幫?」庫魯厲喝。

「我帶你們直接前往葯山。」秦烈一臉認真地說道。

他終於下定決心,不惜暴露那玄冰之地,也要帶著角魔族的族人,從此地轉移離開。

因為他有寒冰之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