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五十七章殺個乾淨!

第三百五十七章殺個乾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20 18:51  字數:3643

郭豪和郭英,一個萬象境後期,一個萬象境中期,兄弟並肩戰鬥多年,契合無間。

一片湛湛綠色靈光,充滿了樹木的氣息,從郭豪兩手間揮灑出來。

翠綠色的光芒,在半空的時候,倏然一變,分散為一片片。

猛一看,那些靈光如片片紛飛的樹葉,青幽嫩翠,讓人生出置身林間,被漫天落葉淹沒的感覺。

正在對馮家族人,進行碾壓摧殘的秦烈,一抬頭,見片片綠葉落來,嘴角綻出不屑笑容,搖頭道:「森羅殿的武者,就這點能耐?」

一股扭曲的重力場,以秦烈為中心,陡然釋放出來。

在空氣中,明顯能看到一層層詭異的明黃色波紋,那些波紋的存在,導致重力激增!

眯著眼,秦烈運轉地心元磁之力,頓覺從腳下大地深處,傳來一股讓他踏實安心的吸力。

他知道,那是地心之力。

一絲絲大地的力量,通過他的雙腳,和地心如同達成微妙聯繫。

就在重力場突變之時,他從腳下大地微弱的顫動中,清晰感受到郭豪、郭英的身體重量,能感受到他們每一腳落地,腳底傳來的力量。

「大地之力!」

「重力!」

郭豪、郭英同時輕呼一聲。

一片片青翠的綠色樹葉,在紛飛中,因重力場的陡然一變,忽地凌亂起來。

本來要飛落向秦烈,將秦烈淹沒,令秦烈束手無策的大片大片樹葉,一下子變得不受控制,如被大風猛地吹散了,朝著四面八方飄落。

不少馮家的族人。紛紛遭殃,先被秦烈以大地之重力,撞擊的骨骼粉碎,又被郭豪的木之靈力飄落到身上,一個個大聲慘叫。

秦烈注意到,那些綠色樹葉般的靈力,充滿樹木的氣息,但在落入人體後,那些靈力凝結的樹葉。卻有著詭異之極的危害性——樹葉竟能破壞人體的生命氣息!

馮家族人,本來精神就不振,給那些綠色樹葉落到後,立即氣色萎靡,精氣神彷彿被瞬間抽離出體外。

反倒是那些綠葉。愈發的清脆,竟凝而不散。

秦烈目露愕然。

木之屬性的靈力,和生命之力有著微妙的聯繫,充滿勃勃生機的森林,茂密的古樹,往往生命之力充沛無比。

可這郭豪修鍊的木之靈訣,雖然有著一股生機存在。但是真正落到人體身上,反而是破壞人的生機,端的是歹毒無比。

生命之力,為武者肉身的精華之所在。比靈力還要玄妙。

一旦體內生命之力耗盡,一個武者,也就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普通凡人,就算是一生沒有疾病。也會慢慢蒼老,直到老死。這就是因為生命之力隨著時間的流逝,在一點點的消耗著,在生命之力耗盡了,人也就老死了。

這和古樹,不會永遠長青,也會枯黃,有一天也會老死一樣。

這都是因為生命之力慢慢消耗而成。

武者修鍊靈力,淬鍊身體,會增強生命之力,所以壽命比凡人要長許多。

可即便最強大的武者,如果體內生命之力耗盡,身體也會腐朽,也會走向生命的盡頭。

這郭豪,明明修鍊木之靈訣,卻能以靈技,來直接損耗對方的生命之力,倒是讓秦烈嚇了一跳。

眼看一個個馮家族人,被翠綠色的樹葉落在身上後,氣色迅速萎靡起來,秦烈也心生一絲忌憚之色。

一圈圈土黃色光芒,糅合了塵土的氣息,迅速在秦烈身上凝結起來。

猛一看,秦烈如穿上一件厚厚的土黃色長衣,將全身裹個嚴嚴實實。

「這人有點棘手!」郭豪哼了一聲。

他話語方落,郭英手持一柄亮銀色長劍,靈力猛地灌入其中。

那長劍內,一個個碎小的光點,如繁星一樣點綴著,隨著他靈力的激發,只見那些小小的光點,如螢火蟲一樣飛逸出來,如擁有著生命一般,也往秦烈湧來。

「血蚺蟲!姚大哥,這是血蚺蟲,專靠吸食人血而生!」柳婷忽然驚叫起來。

「賤貨!你再敢吱聲,信不信我宰了你!」郭英惡狠狠瞪了柳婷一眼。

只見一個個碎小的光點,飛逸出來後,很快變成鮮血的顏色,往秦烈而來的時候,竟讓秦烈有種血腥味撲鼻的感覺。

「血蚺蟲,以人血飼養的毒蟲,嘿,有趣。」

秦烈贊了一句,神色從容,待到那些通體赤紅的毒蟲,快要到達他身前的時候,他忽地運轉血靈訣。

他曾和血厲心神相通過,從血厲那邊,他知道不少血煞宗的手段,知道不少血煞宗的秘聞。

血蚺蟲這種毒蟲,血煞宗以前的門人,也極為擅長飼養,而且對血蚺蟲的認識非常深刻。

詭笑著,秦烈咬破手指,吸出一點鮮血,然後忽然噴向半空。

那鮮血一出,所有湧向他的血蚺蟲,如突地看到最美味的食物,全部去吸他噴出的鮮血。

所有的血蚺蟲,竟然瘋狂地相互廝殺,聚集在一塊兒發出厲嘯爭搶,爭搶來自於秦烈的鮮血。

郭英神色驚愕,他從未見過血蚺蟲如此瘋狂,他發現這血蚺蟲如失去了理智,竟然沒有按照他的指示去擊殺秦烈。

這讓郭英有些惶恐不安。

郭豪也是臉色一變,見秦烈眼神突顯厲色,他暗叫不好。

此時,秦烈一邊凝聚體內鮮血之力,一邊運轉大地之力,忽然闊步往郭豪、郭英而來。

「喀嚓!」

他闊步而來的時候,還不忘踩在馮家族人身上,每一個被他踩中者,都是渾身骨骼爆碎,立即慘死。

在馮家族人凄厲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