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五十五章戲弄

第三百五十五章戲弄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20 13:22  字數:3534

「姚大哥,你晨練回來啦?」!

秦烈才到凌家鎮,就見柳婷站在鎮口,巧笑盈盈地招呼他,「我給你弄了點早飯,先吃點東西吧。」

秦烈咧嘴燦然一笑。

最近幾日,他夜裡前往葯山,悄悄挖掘石洞,白天,則是留在凌家鎮,對柳婷展開熱烈追求。

短短几天時間,兩人關係已經突飛猛進,秦烈有時候大膽牽著她的手,她也不會抗拒,只是紅著臉默許。

如今,柳婷一日不見他,就覺得悵然若失,每當夜裡秦烈離開,柳婷都要失落一陣子。

馮家的族人,還有魏立那些星雲閣青年,從柳婷的態度,已看出她對秦烈大有情意,這些人都暗罵女人的變心,當真是快的如翻書。

最近,馮逸和魏立兩人,再找借口接近柳婷,都會被柳婷不耐煩拒絕。

似乎多看兩人一眼,她都覺得浪費時間,這讓馮逸和魏立整天陰沉著臉。

本來,柳婷答應了馮逸,等葯山的事情結束了,就陪馮家人前往天狼山,對炎陽玉進行開採。

然而,這幾天柳婷不但一次沒有去過葯山,連對天狼山炎陽玉的事情,都像是沒了興趣。

這讓馮逸愈發急躁惱怒。

「大小姐,我何時才能回星雲閣?」劉延走出來,臉上堆滿苦笑,朝著柳婷不住作揖。

馮家畢竟是碎冰府的人,關於葯山的開採,總需要星雲閣有人看著,這樣一旦有了收穫,星雲閣也要分一杯羹。

由於柳婷每天陪在秦烈身旁,沒有閑暇前往葯山,所以她就邀請劉延取代她,幫她看著葯山的狀況。

對這個差事,劉延叫苦不迭·一直嚷嚷著要回星雲閣,實在不願意和馮家還有柳婷攪合在一塊兒。

對柳婷,對馮家,他一點好感都沒有。

「等確定葯山內·真沒有礦石,你就可以回星雲閣了。」柳婷皺著眉頭,輕叱了劉延一句,又笑顏如花地看向秦烈,「姚大哥我們走,我熬了粥,別涼了……」

秦烈洒然一笑·在馮逸、魏立等人忌恨的目光中,和柳婷一道兒離去。

不多時,吃飽喝足·秦烈和柳婷貼得很近坐著,兩人木椅靠著一塊兒,肩膀也幾乎貼著。

秦烈微微一笑,忽然握住柳婷的玉手,目光火熱地看向她,說道:「婷婷,有沒有覺得這凌家鎮,有點吵鬧?」

柳婷清麗的小臉,泛出醉人的紅暈·她輕輕點頭,羞赧道:「我打算,打算過段時間·就邀你去星雲閣,去見見我爹我想我爹,一定很欣賞你。」

秦烈莞爾。

他立即意識到柳婷誤會了他話里的意思·他說凌家鎮吵,並非是急著離開,而是想趕人。

「這個馮家人,將凌家鎮霸佔了,整天吵吵嚷嚷,我嫌煩。」秦烈一皺眉,「這段時間·我時常在極寒山脈捕殺靈獸,將凌家鎮當成了暫時的落腳之地。我是看中了這裡的安靜·可馮家人一來,將這裡的安靜都給打亂了,對我的修鍊,也有一些影響。而且,我覺得凌家鎮風景不錯,也很安靜,如果只是你我單獨在這個修鍊,應該要舒服很多,婷婷,你覺得呢?」

「姚大哥,你是想和我單獨在凌家鎮待著?」柳婷以蚊蠅般的聲音輕呼。

她微微抬頭,明眸泛出喜色的漣漪,瞥了秦烈一眼,嘴角綻出一個高興的淺笑。

秦烈笑著點頭,「不錯,我想和你單獨在凌家鎮,不想別人打攪。而且,那什麼魏立,還有馮逸,看我的眼光充滿了敵意,這讓我很不舒服。」

「我明白了。」柳婷溫柔的笑笑,然後輕盈起身,說道:「我出去一下。」

在秦烈鼓勵的目光下,柳婷傲然走出,這時候馮家族人,還沒有動身前往葯山,魏立等星雲閣的年青人,也是不耐煩地呆在這裡。

「馮逸,還有馮叔」柳婷看向馮家人,揮手示意他們過來一下。

馮濱和笑容勉強的馮逸,一起來到柳婷身旁,由馮逸問道:「婷婷,有什麼事情?」

「婷婷……」

柳婷心中輕哼一聲,不知為何,在秦烈開始叫她婷婷後,她再聽馮逸這麼叫,總覺得有些彆扭。

「我們關係沒那麼親密,馮逸,以後,你還是叫我柳小姐吧。」柳婷冷冷來了這麼一句。

馮逸臉上本來就有些勉強的笑容,直接僵住了,他眼中閃過一道憤怒至極的光芒。

秦烈依靠著窗戶口,露出半張臉,悠然看著這一塊。

聽到柳婷這番話,他也有些愕然,不由搖頭失笑。

柳婷這女人的現實和直接,令他都驚訝不已,他發現這柳婷還真是不給人留情面,竟然當著這麼多馮家族人的面,直接去掃馮逸的面子。

「有趣,嘿嘿!有趣。」看著馮逸幾乎變形的那張俊臉,秦烈暗感痛快覺得這比直接殺了馮逸,還要爽的多。

「其實馮家鎮雖然被摧毀了,但重建也應該花費不了太多時間,我想對馮家而言,馮家鎮更能讓你們有家的感覺,更加能讓你們舒心。」柳婷似乎沒看到馮逸臉色的變形,傲然抬著頭,自顧自地說道:「葯山,你們開採了這麼久,也沒什麼發現,估計傳言根本不實,葯山內壓根沒有什麼礦材。」

馮濱、馮逸等馮家族人,鐵青著臉,都靜靜聽著她的這番話,想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這樣吧,我回頭和我爹說一些,你們馮家還是去馮家鎮生活。這凌家鎮,嗯,暫時就這樣繼續空著吧。」柳婷終於說出她的目的。

到了這一刻,馮逸一貫的虛偽笑容,也裝不下去了。

他陰沉著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