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五十二章情挑柳婷

第三百五十二章情挑柳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9 04:34  字數:3563

「老妖,給我醒過來,說一些海外趣事來聽聽。文學館

一踏入凌家議事大廳,秦烈立即以靈魂飛入鎮魂珠,將血厲給喚醒,要血厲提供一些談話素材。

這是凌家以前的議事殿堂。

柳婷過來後,隨隨便便在一張木椅上坐下來,便眨著晶亮的眼睛,興緻勃勃地看向秦烈,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刻意收斂了傲然刁蠻,以溫柔賢淑形象示人的柳婷,如換了一個人。

柳婷的長相其實並不難看,相反,她還頗為俏麗,她那烏黑亮麗的長髮,紮成俏皮的馬尾辮,搖臀擺腿間,長長頭髮如馬尾般不斷晃蕩,令她顯得青春活潑。

柳婷發育也極好,身材凹凸有致,胸前雙峰鼓鼓脹脹的,頗為的誘人。

她一雙細長的丹鳳眼,也是明亮有神,開闔間神光熠熠。

當她放下高傲冷然,當她不再言語刻薄,柳婷儼如就是一個可愛靚麗的鄰家少女。

「我一直都在海外遊歷,我……」

秦烈進來後,先和血厲達成聯繫,由血厲以靈魂念頭,來述說別的大陸趣事秘事,他則是進行轉述。

講話間,他擰起旁邊一張木椅,大大咧咧來到柳婷身前,就將木椅放在柳婷身前兩米處。

坐下來,他雄偉身子略微俯下,以一種侵略性十足的動作,放肆地看著柳婷,嘴角噙著燦爛笑容,繼續述說海外趣聞。

在他炙熱的目光下,柳婷兩腮泛紅,嬌羞無限,似喜似嗔,微微垂著頭,不敢多看他。

——全然沒有當年在星雲閣時的傲然冷厲。

秦烈一邊講話。心底一邊冷笑不迭,腦海中,不時浮現出柳婷當年的模樣。

五年前,他初臨星雲閣的時候,只是一名平凡普通的小武者,在姚泰的身旁打下手。

當時,柳婷為副閣主柳雲濤的獨女,在星雲閣身份超然,身旁始終聚集著一群擁護者。

他清晰地記得,他初次見到柳婷的時候。柳婷正對姚泰興師問罪,正指著姚泰的臉大罵,冷言冷語嘲諷。

那時的柳婷。正眼都沒有瞧過他,簡直當他為空氣。

在柳婷指著姚泰一番痛罵後,終於注意到他,然後又是冷言譏笑,說來自於附庸勢力凌家的他。不識好歹,是憑關係混入星雲的,還叫囂著,說等她爹登上閣主之位,就驅逐他和高宇離開星雲閣。

五年前,他在柳婷眼中。只是一個性格內向身份卑微的小人物,是依仗著屠澤、卓茜的關係,才能踏入星雲閣。

在柳婷眼中。那時的他,什麼也不是,根本不值一提。

時間一晃,五年過去了,今日的柳婷。不過只是開元境初期修為。

而他,則是萬象境中期。在實力上,甚至已經壓過了星雲閣的閣主柳雲濤。

今天,他換了一個身份,換了一個面孔,站在柳婷的眼前,卻讓柳婷芳心蕩漾,讓柳婷收斂了刁蠻任性,為了贏得他的好感,去以溫柔恬靜的形象示人。

這讓秦烈啞然失笑的同時,也暗暗快意,讓他生出一種報復的快感來。

他來凌家鎮,是為了確定葯山內部的傳送陣真正存在,要替他爺爺完成對角魔族的許諾。

如今,馮家族人在柳婷的幫助下,要佔有凌家鎮,霸佔葯山,這顯然影響了他的計劃。

他必須要將馮家,將柳婷這些人,盡數從凌家鎮驅趕走。

他要以血腥手段,將這些人擊殺乾淨,必然會引來星雲閣、碎冰府的注意,也會引起森羅殿、玄天盟、八極聖殿的關注,從而可能暴露身份,暴露出葯山的特殊性。

他只能換個身份,以別的手段,來達成此事。

在這個過程中,他還想要報復馮逸、魏立、柳婷這些人,所以他靈機一動,心中便有了這個計劃。

「外面的世界,要比赤瀾大陸廣闊許多,也要有趣許多。」秦烈咧開嘴,燦爛笑著,深深注視著柳婷,說道:「柳小姐如果有興趣,以後,我可以帶著你走出赤瀾大陸,去外面見識見識。」

「真羨慕姚大哥。」柳婷明眸中滿是嚮往之色。

血厲縱橫天下多年,對各個大陸的趣聞秘事,都有豐富的了解,他提供的那些趣事異聞,顯然勾起了柳婷的興趣,聽的柳婷心神搖曳,恨不得插上翅膀,這就和秦烈馳騁天下。

「我姚天遊歷各個大陸,可從未有過在一個落腳的心思,然而,就是今天,就在剛剛,在看到柳小姐的那一霎……」秦烈虎目溢出絲絲電光,一瞬不移地看著柳婷,輕聲道:「不知為何,我忽然想為一個人停下腳步,想就此陪伴在她身旁。」

「姚,姚大哥……」柳婷明眸閃爍著星光,忽然心神有些迷醉,表情有些迷惘。

她並不知道,就在凌家的議事大廳外面,在牆角邊上,馮逸和魏立兩人鬼鬼祟祟縮著身子,正做賊一般的偷聽著兩人談話。

聽著秦烈這番大膽直接的深情告白,聽著柳婷有些迷醉的輕呼聲,馮逸和魏立心在滴血,有種被人拿著刀子,一刀接著一刀捅進肚子的感覺。

兩人忽視一眼,都發現此時此刻的對方,臉上表情是那麼的猙獰可怖。

他們差點都被對方的模樣給嚇到……

「夜了,你長途跋涉而來,也累了,今天先早些歇息,我們明日再談。」

在柳婷芳心劇烈動蕩,正六神無主的時候,秦烈忽然站了起來,火熱的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後闊步走了出去。

柳婷忽然生出一種強烈的失落感。

在秦烈離開後,她一人孤零零坐在大廳,一臉地失魂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