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五十一章咄咄逼人(求月票!

第三百五十一章咄咄逼人(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8 12:39  字數:3520

在秦烈炙熱的目光下,柳婷明顯有些緊張,她玉手下意識揪著衣角,不敢和秦烈對視,小聲低語道:「我,我叫柳婷……」

馮逸和魏立這對情敵,大張著嘴,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柳婷。

此刻的柳婷,沒了以往的傲然,沒了以往的刻薄刁蠻,竟然如淑女般羞澀。

這和他們熟識的柳婷,顯然不太一樣。

「我叫姚天,我從海外而來,特意在極寒山脈磨礪自己。」秦烈張開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燦爛一笑,道:「柳小姐真漂亮,能夠在這個破落的小鎮,見到你這樣的美女,我姚天真是幸運,呵呵。」

他竟大膽誇讚起柳婷的美貌來。

「你,你太過獎了。」柳婷表情嬌羞,含蓄地淺笑著,一副大家閨秀的風範。

不但是馮逸和魏立,連那些一向尊稱柳婷為大姐頭的星雲閣紈絝,在這一刻,也都傻眼了。

「婷姐,你這是怎麼了?」一人傻了吧唧地問道。

柳婷回頭,背對著秦烈,狠狠地瞪了此人一眼,以凌厲的眼神,讓此人住嘴。

那人一驚後,趕緊噤聲,不敢多言一句。

柳婷又重新朝向秦烈,秀麗的小臉上,噙著溫婉的淺笑,溫聲道:「姚大哥你真是從海外來的?」她眼中滿是驚訝之色。

「嗯,我不是赤瀾大陸的人,因為突破到萬象境,需要遊歷增長見識,開拓眼界,經歷不同的風景萬象,所以才一路遊歷到這裡。」秦烈颯然笑道。

「萬象境啊!」柳婷美眸閃亮,禁不住輕呼起來。

「竟然是萬象境!」

「難怪這麼厲害!」

「我說怎麼讓我壓力這麼大!」

周圍那些馮家族人。還有星雲閣的年青武者,都露出恍然之色。

「不知為什麼,今日一見柳小姐,感覺就像認識很多年一樣。」秦烈咧嘴嘿嘿笑著,他根本不顧馮逸、魏立幾乎要殺人的目光,對著柳婷大膽展開攻勢,「不知柳小姐對海外的一些趣事,有沒有興趣?呵呵,如果有興趣。我可以為柳小姐說一說,怎樣?」

「這人,好大膽,好直接呀……」

柳婷內心輕呼,明眸閃爍。神色有些慌亂不安。

她從未碰到過,如秦烈這般無法無天,這般大膽直接的強勢青年男子。

以往,在她身邊出沒的,都是魏立、馮逸等一眾身份低於她,處處諂媚巴結著她的男子。

在那些人當中,她當之無愧地佔據著主動。因為她父親乃星雲閣的閣主,她在和那些人相處的時候,一直有些倨傲,這讓她從內心深處。隱隱有些瞧不起身邊人。

就連馮逸,也是因為模樣俊逸,會說一些動聽的話語,才贏得她的一點好感。

但也僅僅如此。

可是。今天這個猛然冒出來的姚天,那英俊陽光的外表。桀驁不凡的氣勢,無法無天的狂傲,還有萬象境的修為,卻讓柳婷眼前一亮。

她生出一種這樣的男人才是真正男人的感覺。

她如井底之蛙,一下子跳出井口,如看到了大世界般的驚憾感。

秦烈此刻展現出來的形象,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咄咄逼人的男性魅力,這讓柳婷有些無法自制。

「柳小姐,你對海外的事情,有沒有興趣?」秦烈火熱的目光,深深凝視著她,微微鞠身,又一次詢問道。

「啊……」

柳婷一下子被驚醒過來。

「那個,那個,對海外的趣事,我一直很好奇呢。姚大哥要是有時間,要是願意向我說說,我自然是巴不得啦。」柳婷明眸泛出一絲喜色。

旁邊的魏立和馮逸,則是傻了眼,臉色忽然變得鐵青。

秦烈長笑一聲,「能為柳小姐解惑,乃是我的榮幸,我自然是樂意之至。」

他這麼一說,柳婷滿心歡悅,忙看向馮家之主馮濱,問道:「馮家主,凌承業的房室打掃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可以入住了。」矮胖的馮濱,完全沒有馮逸的俊逸樣,他小眼睛冒出怪異的光芒,忙拱手回答。

沒有多看他一眼,柳婷立即扭頭,指著遠處的凌家宅院,向秦烈發出邀請:「姚大哥,不介意的話,就去那邊和我談談海外趣事如何?」

「有柳小姐在的地方,不論多麼破舊,都如瓊樓玉宇。」秦烈大笑。

「姚大哥,你真是的……」柳婷似怒非怒的白了他一眼,看似有些生氣,實則一臉嬌媚樣。

魏立和馮逸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他們從未見過這麼嬌媚的柳婷,更沒有見過柳婷在任何人面前露出過這種神態,就連在柳雲濤面前,柳婷都沒有過這種樣子。

「賤婢!」

馮逸內心大罵,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魏立也是一臉怒容。

「還請柳小姐帶路。」秦烈以火辣的目光看著她。

柳婷不敢與他對視,微垂著頭,就欲帶秦烈過去。

「咳咳,對海外的趣事,我也很好奇。」就在此時,馮逸不合時宜地插話,態度謙遜地說道:「姚兄,不介意的話,能否帶上我?我也想聽聽呢。」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想聽。」魏立不如馮逸那麼有心機,見馮逸靈機一動,來了這麼一句,他也趕緊附和。

他第一次覺得馮逸這傢伙,還算是不錯,腦子轉動的還真快。

馮逸和魏立的插話,讓柳婷黛眉一皺,她猛地轉過身子,發育良好的酥胸,微微一盪。

她看向馮逸和魏立,首次覺得這兩人,長的有些面目可憎。

「真是兩個討厭傢伙,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