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四十九章當年的情敵

第三百四十九章當年的情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7 12:52  字數:2963

忽然在凌家鎮鎮口現身的,對秦烈來說,還都是熟人——星雲閣的柳婷、魏立一行人。/

一晃間,他離開冰岩城,離開星雲閣,也有三四年的時間了。

這些年,他從未回過冰岩城,自然也沒有去過星雲閣。

對星雲閣,他早已陌生。

如今,星雲閣的一行人,竟然來到了凌家鎮,這讓他頗為意外。

三四年過去了,柳婷還是一貫的傲然姿態,她身穿一件明黃色勁裝,身姿婀娜動人,美腿晃動間,她長長的馬尾辮,一下一下地拍打著她的翹臀。

她纖細的腰肢上,扎著一條水藍色束帶,那束帶在勒緊後,顯得她的腰肢如蛇一般柔若無骨。

她明亮的眼眸中,依然有著很明顯的倨傲之色,而且比以前還要明顯一點。

看樣子在柳雲濤坐上星雲閣的閣主之位後,讓她這個獨女的氣勢,又給提升了一些。

柳婷之後,魏興的兒子魏立,還有一眾星雲閣的紈絝,秦烈都非常熟悉。

「這些人怎會來凌家鎮?」秦烈心存疑惑,繼續看著鎮口的方向,他感覺得到,似乎還有人沒到。

果然,過了一會兒,又有一行人慢慢浮現出來。

「劉延!」秦烈看到最先冒頭的一人,心中禁不住輕呼起來。

當年在天狼山開礦的時候,劉延是星雲閣的主事,他和劉延在天狼山共過患難,後來他進入星雲閣,劉延對他也是頗為照顧。

之後顯現的一人,令秦烈又是一震,讓他冷著臉低喝一聲:「馮逸!」

竟然是斷了左臂的馮逸——馮家的小少爺!

一幕幕往事。一下子映入心頭,讓秦烈臉色冰冷起來。

好幾年前,凌家、高家、馮家都收到星雲閣的命令,前往天狼山開採火晶石,劉延為當時星雲閣的主事者。

凌家那邊,是凌語詩和他、凌峰、凌鑫、凌穎一行人,高家,則是高宇帶頭,而馮家。馮逸就是率領者。

在當時,馮逸就對凌語詩表現出強烈的欽慕之意,不過初始還比較克制。

直到眾人在天狼山上,開闢出玄級三品靈材炎陽玉出來,一切都開始改變了。

馮逸。在暗中勾結碎冰府的顏德武,傳訊碎冰府,讓碎冰府強者過來。

他本人,則是漸漸不再扼制對凌語詩的**,慢慢**的表現出來。

天狼山的深夜的巨變,他和凌家、高家、劉延的逃竄,碎冰府的追殺。最後偶遇銀翼魔狼,以木雕扭轉局勢,得以死裡逃生一幕幕往事,在他腦海中一點點浮現出來。

事後。馮逸被銀翼魔狼咬掉左臂,顏德武被魔狼王重創,而馮家家主馮濱,則是誣陷凌家。說凌家才是姦細。

不多久,杜海天帶著刑堂葉陽秋親臨凌家鎮興師問罪。差點逼迫的凌家萬劫不復。

因為這些事,他對馮逸和馮家家主馮濱,可謂是記憶深刻。

時隔多年,在今日的凌家鎮,斷臂的馮逸,他父親馮濱,劉延,竟然一起到來。

還跟著柳婷、魏立眾人。

這讓秦烈很是好奇,好奇這些人前來凌家鎮,究竟是為了何事。

「馮逸,馮叔叔,這裡還不錯吧?」柳婷站在凌家鎮的街道上,秀麗的小臉上,露出一個有些得意的笑容。

「凌家鎮雖然好幾年都沒人住,但房屋都是青石築造,很結實,只要打掃乾淨,和以前沒有什麼區別。而且那葯山,山上也很適合種植靈藥靈草,以前凌家就是靠繳納種植的藥草,才能被我們星雲閣庇護著。」

話到這裡,柳婷一臉傲然之色,好像現在凌家還是他們的下屬家族,要聽候她的調度一樣。

「婷婷,謝謝你的厚賜,我馮逸必會銘記於心。」馮逸雖斷了一臂,可俊逸的那張臉還在,襯上他謙遜有禮的氣質,他依然顯出極為出眾。

單憑賣相而言,馮逸要比旁邊暗戀著柳婷的魏立,的確要出眾不少。

「你們馮家當年被屠漠派人摧毀,什麼都沒有剩下,馮家也被迫遷移向碎冰府的地界,也真是夠倒霉的。」柳婷輕嘆,說道:「如今碎冰府和星雲閣已經不分彼此了,你們馮家想在冰岩城外重新尋覓地方,重建你們馮家鎮,我和我爹都很支持。反正凌家鎮荒棄多年了,凌家那些邪族敗類,也肯定會被各大勢力殺個乾乾淨淨,不可能再回凌家鎮,你們乾脆就定在這裡好了。」

指著周圍一棟棟石樓,柳婷說道:「你們看,這裡一切都是現成的,你們馮家的族人,打掃乾淨後直接可以居住。而且這裡還有葯山,你們以後可以在葯山上種植靈草,聽說葯山內部好像還有礦,你們也可以試著開採開採,說不定就能有所發現呢。」

「嗯,多虧你在你父親那邊美言,不然我們肯定拿不下凌家鎮。」馮逸洒然一笑,很認真地道謝。

他看柳婷的眼神,深情款款,俊朗的臉上滿是和煦的微笑,很容易打動少女的芳心。

這柳婷,顯然也對馮逸有些好感,所以才會幫助馮家從她父親手中討要凌家鎮。

——凌家鎮處在星雲閣的地界,在凌家族人遷移後,凌家鎮自然歸於星雲閣處置。

「大小姐,我已經把你們一路帶過來了,如果沒事,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負責引路的劉延,從心眼裡厭惡馮逸和馮家人,當年馮逸勾結碎冰府的顏德武,差點讓劉延萬劫不復。

就算是現在,劉延身上還有著那次戰役後遺留的傷口,若非他還在星雲閣討生活,若非柳雲濤還是星雲閣的閣主,打死他,他也不願意帶著馮家族人來凌家鎮。

他站在馮逸身邊,就覺得渾身難受,這馮逸一路行來,還時不時冷言譏諷幾句,差點快要把他給逼瘋了。

他怕繼續留在這裡,會控制不住自己,和馮逸大打出手,從而令自己陷入險境。

「劉大哥,這麼急著走啊?」馮逸淡然一笑,「是不是睹物思人啊?當年,你和凌家,和秦烈,不是很合得來么?呵,現在呢,你當時看重的凌家還有秦烈,如今是什麼?一個是邪族餘孽,一個是邪族姦細!這就是劉大哥的眼光啊,呵呵。」

劉延臉色鐵青。

凌家和秦烈之事,通過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的推動,早已傳遍整個赤瀾大陸。

如今的秦烈,如今的凌家,已經是大陸武者的公敵,人人得而誅之。

所有曾經和凌家和秦烈有舊的人,都會被鄙夷,被看不起,被冷眼嘲諷。

劉延自然也不例外。

「秦烈這種暴徒,就該被眾而誅之!」提起秦烈,柳婷和馮逸是同仇敵愾,她撇了撇嘴,冷著小臉,嬌喝道:「早在冰岩城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傢伙不是好東西,聽說他後來去了器具宗,還混的不錯,我當時就覺得老天不開眼,怎麼能讓這種人如意呢?沒料到再次聽到關於他的消息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邪族姦細,被群而攻之,我就知道會這樣,因為像他這樣的傢伙,註定要踏上絕路!」

「嗯,這個在我們冰岩城大開殺戒的瘋子,就應該有報應!」魏立也附和。

馮家的馮逸等人,柳婷,還有魏立,這一行人全部吃過秦烈的苦頭。

因此,在對待秦烈上,他們的態度驚人的一致——都恨不得秦烈不得好死。

也只有劉延,對秦烈心存好感,可惜在如今的局面上,他連反駁都不能。

連玄天盟、八極聖殿都放話了,說秦烈為邪族姦細,並且去了邪族盤踞之地,他怎麼反駁?

小屋中,秦烈收斂氣息,在窗戶口冷冷看著這些人,聽著他們的對話,臉色漸漸陰沉起來。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