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四十八章狐皮面具

第三百四十八章狐皮面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7 11:15  字數:3565

「只要玄天盟敢,角魔族那邊必然沒有問題,以三株玄陰九葉蓮交換那名角魔族的六角族人一事,隨時可以進行。」

秦烈替角魔族表明態度。

「我們玄天盟的確有興趣,不過實施起來要小心謹慎,這段時間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的人,都在附近巡視著,我們不能被他們察覺。」

宋婷玉捋了捋耳邊一縷碎發,美艷的臉上噙著『迷』人的笑容,風情無限道:「我們可不想讓人知道我們玄天盟和邪族有勾結。而且,我要言明,就算是玄天盟和角魔族的交易達成,以後我們還是會對角魔族開戰,在明面上,我們一樣會參與對付邪族的行動。」

秦烈嘿嘿一笑,「我能理解。」靈域348

「以後,你要是以這個模樣現身,被我發現了,我也會毫不留情對你下手。」宋婷玉咯咯嬌笑,嫵媚地看著他,說道:「不過,如果你我周邊沒人,呵,那我們還是朋友。」

秦烈啞然。

「諾。」

宋婷玉白了他一眼,玉手一拋,一張製作精美的人皮面具飛過植滿凈魔蘭草的河面,如手帕般落入秦烈掌心。

「往後你要想在外界活動,記得戴上這張面具,你現在可謂是赤瀾大陸的公敵,如果不想過街老鼠一樣被人追殺,你還是稍稍小心一點。」宋婷玉抿嘴輕笑著調侃。

面具輕薄如絲綢,入手有些冰涼,輕如無物,一看就是由大師製作而成。

秦烈微微點頭,很乾脆地就將這張面具覆蓋在臉上,除了初始的冰涼感有些不適外,他沒有別的不舒服感。

這張面具的觸感,和細緻精美程度,似乎比李牧贈送的那一張還要出眾一點。

「這張狐皮面具,由六階靈獸『魅靈妖狐』肚子上的一層薄皮製作而成,它是我從海外一個拍賣場內以巨資購買下來的。」宋婷玉一臉肉疼樣,「我只是暫借你用用,以後記得要還給我。哦,對了,這面具的模樣並非一成不變的,你可以自行拉伸調整,這樣你就可以變幻成不同的樣子,就算是要變幻成女人的樣子,也是簡簡單單,只需要稍稍把線條拉扯精細一點就行了……」

就這麼一會兒,面具的冰涼感已經沒了,秦烈伸手觸『摸』,竟完全沒有佩戴面具的感覺。

好像這一張狐皮面具,和他的皮膚已完美的融合起來,這令秦烈暗暗驚奇。

「咦?」

一縷若有若無的淡淡幽香,似乎從他臉上慢悠悠釋放出來,香味很淡,很好聞。

他下意識地動了動鼻子,詫異道:「這是狐香?不對,這香味有些熟悉……」

他眼睛一亮,忽地看向宋婷玉,笑道:「這張面具你也戴過?」

「這混蛋!」

宋婷玉暗罵一聲,嬌媚的臉蛋上,泛出一絲難見的羞赧,哼道:「我是用過兩次,怎麼?你要是嫌棄,就將這狐皮面具還給我,我還不捨得借你呢!」

「來自於你身上的香味,我怎會嫌棄呢?」秦烈怪笑起來。

「不和你廢話了,我走了,我要將事情和我爹他們說清楚,看看他們準備怎麼操作此事。」宋婷玉白了他一眼,婀娜多姿的身軀,就要躍上流雲七彩蝶。靈域348

「隨便帶我一程,把我丟在凌家鎮就行。」秦烈心神一動後,對宋婷玉說道:「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離開。」

他轉身回頭,來到獵靈獸的位置,沖那名角魔族的戰士說道:「你回去告訴庫洛,我要走一趟『葯』山,他應該明白我過去做什麼。」

那名角魔族戰士恭敬地點了點頭。

於是秦烈跨過植滿凈魔蘭草的河流,來到宋婷玉的身前,說道:「走吧。」

「換了一張臉,你的確就能離開此地了,諾,鏡子給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宋婷玉遞來一面銅鏡。

秦烈將臉湊到鏡子上,仔細看了一眼,發現這張臉稀鬆平常,是在大街上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一點特別的地方。

「在你們宋家,那個叫姚泰的人,還請幫我照顧一下。」上了流雲七彩蝶後,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

「小事一件。」宋婷玉微笑。

流雲七彩蝶可謂是赤瀾大陸最快捷的飛禽,在它的風馳電掣下,秦烈和宋婷玉兩人很快就越過冰岩城,直達荒棄的凌家鎮。

從流雲七彩蝶身上飛躍下來,秦烈站在寂靜無聲的凌家鎮,仰頭沖宋婷玉說道:「行了,你不用管我了,你回玄天盟,找你父親他們商榷要事吧。」

「你為什麼要來凌家鎮?」宋婷玉美眸熠熠,深深看著他,「在如今的局勢下,你特意前來凌家鎮,一定是有著什麼目的吧?能不能告訴我?」

秦烈皺眉。

「算了,我也就隨便問問而已,誰稀罕知道你的那些破事。」宋婷玉揮揮手,口是心非的來了這麼一句,旋即驅使著流雲七彩蝶離開。

在她飛走後,秦烈來到屬於他的那間小屋,就在裡面坐了下來。

放開心神,他以精神意識巡查四周,要確定宋婷玉是否真的離開,確定周邊有沒有人活動。

精神意識如波紋,如漣漪,以他為中心,朝著四面緩緩『盪』漾開來。

如今的他,處在萬象境中期境界,精神意識的覆蓋力並不寬闊,他也只能將凌家鎮周邊一里區域的動靜收入心底。

當然,如果有人境界遠超他,刻意隱匿自己的氣息,以他的修為還是無法查探明白。

好一陣子後,他從周邊沒有感知到異常,又一點點將精神意識收攏回來。

看著傍晚紅艷艷的霞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