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四十三章三千年前!

第三百四十三章三千年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4 12:50  字數:3525

凌家為邪族,血矛勾結凌家,一同叛逃向邪族的消息,如星星之火,迅速燎原了整個赤瀾大陸。¤文學吧:wxba¤

在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的共同力證下,血矛、凌家、秦烈這些人,瞬間變成赤瀾大陸所有武者的公敵!

待到器具宗三大供奉,被秦烈擊殺的消息,也被揭發出來,一時間,所有赤瀾大陸的勢力同仇敵愾,都視血矛、秦烈、凌家為異端,恨不得殺入焰火山,將他們一個個釘死在地。

就在秦烈、血矛、凌家踏入角魔族領地不多久,玄天盟的宋禹、聶鋆、謝耀陽,八極聖殿的聖主,帶著金衣使者,乘坐著聖光耀目的巨輦,也降臨到毒霧澤。

他們和宋思源、莫河眾人,齊聚新建造的器具宗,在器具宗內部共商要事。

同一時間。

秦烈和血矛、凌家族人,也來到角魔族所在的焰火山,到了原來的器具城。

凌家族人,進入這片冥魔氣覆蓋的區域後,幾乎各個都非常適應。

就算是沒有凝成邪神之血的凌家族人,處在冥魔氣繚繞之地,也都安然自若。

絲絲縷縷的冥魔氣,被他們吸入心肺後,讓他們覺得頗為舒泰。

尤其是凌萱萱、凌峰等紫發紫瞳者,一進入此地,更是各個心曠神怡,就連靈魂都彷彿安詳下來。

然而,修鍊血靈訣的血矛武者,包括血厲和馮蓉在內,處在這一塊,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他們需要不斷運轉靈力,來抵禦冥魔氣的滲透,才能保持靈台清明。才能不至於發狂。

在庫洛、多羅、卡羅這三名六角強者的帶領下,秦烈和凌家、血矛眾人,一起返回原來的器具城。

如今的器具城,猙獰的幽冥界植物茂盛,許多冥獸在四處活動,隨處可見三角、四角的角魔族戰士。

一路來到原器具宗的位置。

「琅邪大人,馮教官,你們先稍等一會兒。」

秦烈回頭和血矛武者打了個招呼,在庫洛、多羅、卡蒙急切的目光下。帶著凌語詩、凌萱萱、凌峰三人,還有凌承志、凌康安這兩位凌家長輩,來到崩塌的焰火山,進入一個寬闊的石洞。

當年邪冥通道敞開,地動山搖。焰火山崩裂後倒塌。

倒塌的焰火山,內部許多石洞,變成了角魔族強者的議事之處。

「我先和你們談談我爺爺的事情。」秦烈一進來就說。

凌家族人識趣地站在原地不動。

秦烈跟隨三名角魔族強者,又深入石洞後的一間石室。

在石室內坐下來後,秦烈抓著木雕,看向三名在角魔族具有決策大權的六角強者,問道:「我爺爺和你們角魔族究竟什麼關係?」

庫洛鬼火幽幽的眼瞳。深深看向他,忽然問道:「聽說邪冥通道由你敞開?你既然連邪冥通道都打開了,難道真就一點不知道我們和尊者的關係?」

「我打開邪冥通道,純屬意外。」秦烈皺眉。「我並不知道拔出靈紋柱,就會引發邪冥通道的暢通。說實話,當時如果我知道靈紋柱鎮壓著邪冥通道,或許。我不會選擇打開,因為在那時候。我並不知道我爺爺和你們角魔族有關。」

「你真一無所知?」庫洛愕然。

「真就一無所知,還請各位能詳細為我說明情況,讓我能心中有數。」秦烈沉聲道。

「三千年前,我幽冥界的大族,還有很多強者都在靈域的幽冥大陸生存修鍊。幽冥大陸,為靈域一塊最為玄奧神妙的大陸,終年冥魔氣濃郁至極,地底有諸多邪冥通道,能直達幽冥界,可以說,幽冥大陸就是幽冥界在靈域的窗口。」

「幽冥界的三大強族:鬼目族、暗影族、角魔族,都在幽冥大陸建立了傳承祭壇,逐漸將族內強者遷移到幽冥大陸。通過幽冥大陸,我們和靈域各大勢力建立貿易往來,交換修鍊材料,這讓我們鬼目族、暗影族、角魔族三族勢力越來越強,族內也是強者如雲!」

「隨著五尊邪神也在實力暴漲,三大強族的族長,漸漸不再滿足局限於幽冥大陸。三族族長商議後,準備以幽冥大陸為中央,逐漸蠶食周邊小塊的大陸,擴張幽冥界的勢力,給族人開闢更加寬闊的修鍊空間。」

「就在三族大肆擴張之時,不慎觸犯到補天宮的利益,補天宮於是派人傳訊三大族長,要他們約束族人,只允許我們駐守幽冥大陸,不允許繼續擴張,否則後果自負。」

「然而,當時我們處在最強階段,五尊邪神力量也處在巔峰期。我們,並未將補天宮的警告放在心上,繼續我行我素……」

「結果補天宮聚集下方的白銀、赤銅、黑鐵、青石無數大大小小勢力,對我們展開圍剿襲殺,我族遭受慘敗。」

「不但五尊邪神被轟滅,連三大強族的族長,也死的死,傷的傷。」

「我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滅族危機。」

「在補天宮糾集勢力,欲圖殺入幽冥界,要滅掉我們整個種族的時候,是尊者出面求情,補天宮才網開一面,只是把我們重新驅逐到幽冥界,不允許我們再踏入靈域一步。就連幽冥大陸,也被封閉禁錮起來,所有和幽冥大陸連通的邪冥通道,盡數被摧毀破壞,斷絕了我們靠邪冥通道踏入幽冥大陸的出路。」

「這是慘敗的下場。」

庫洛提起往事,多羅、卡蒙這兩位角魔族的戰將,都沉默不言,情緒有些低落。

而秦烈則是轟然巨震。

「三千年前……」

秦烈忽然覺得嘴唇有些乾澀,他下意識地以舌頭舔了舔唇角,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