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三十七章死拼!

第三百三十七章死拼!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2 07:40  字數:3638

「拼?」

莫河一臉譏誚,「就憑你們血矛,和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拼?你們拿什麼拼?」

他伸手指向琅邪,沖身旁詹天逸吩咐,「先殺首腦!」

詹天逸驀地衝出。

騎著青獠蝠的他,手持一面金光耀目的巨盾,身上釋放出神聖威嚴的氣息,如在借用聖靈神的聖潔力量。

「和秦烈匯合!」

琅邪低聲吩咐馮蓉,他自身眼瞳內,兩團血光如血色太陽,倏地變得無比刺目。

一口殷紅如血鑽的鮮血,被他噴湧出來,鮮血內澎湃的精血能量,帶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猛然迸發出來。

「血之禁魂術!」

一個釋放著妖艷血光的血球,如心臟一般,在虛空嘭嘭跳動著。

影響人心,讓鮮血凝固,讓靈魂被血水黏住的詭異波動,從那血球中傳盪出來。

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的低階武者,在琅邪的血之禁魂術施展出來後,體內鮮血紛紛停止流動。

他們每一個的靈魂,如被黏糊的血水粘住了,想要施展靈訣出來,都變得力不從心。

然而,對宋思源、謝之嶂、詹天逸、無妄尊者這一類如意境的強者而言,琅邪的這一式血之禁魂術,壓根無法構成威脅。

尤其是對破碎境的莫河。

莫河高出琅邪整整一個境界,破碎境初期,已勒破生死玄關。

「禁魂!呵。你能禁的了誰的魂魄?」莫河冷喝。

「給我破!」

莫河伸手點向血球。

一道黃金色的虹光,匹練一般。直達血球。

虹光中,隱隱可感知不同的力量氣息,有太陽的聖輝,有月亮的清涼光澤,有寒星的光點。

聖光湛湛,如能凈化世間諸邪,能重現朗朗晴空。

在金黃色光耀下,由琅邪本命精血凝鍊的血球。內部污穢如被蒸發,連精純的鮮血之力,也被一併消泯掉。

「噗!」

血球如眼珠子爆碎。

所有受「血之禁魂術」影響的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武者,立即解脫,靈台重現清明。

琅邪血紅色的臉龐,則是突顯一絲蒼白,他忽然回頭看向庫洛。

秦烈和凌語詩。也都看向庫洛。

此刻,來自於幽冥界的六角戰士,角魔族的大祭司庫洛,竟反而成為眾人心中依靠。

「我幫你們擋一下,你們往我族的方向撤離。」

在秦烈和凌語詩的目光下,庫洛點了點頭。以幽冥界的語言回應。

話罷,庫洛忽地往莫河走去。

「凌家族人立即走!」

「血矛,也走!」

凌語詩和馮蓉齊聲尖叫。

「墨海長老!」

羅志昌眉頭深鎖,他冷冷看著和馮蓉一併往凌家族人撤離的墨海,哼道:「身為器具宗煉器造詣最精湛者。你和血矛素無瓜葛,只要你肯回頭。你做過什麼器具宗可以既往不咎!」

「思琪!你在幹什麼?!」看著唐思琪和墨海一道兒,也在往凌家族人的方向靠攏,房奇厲喝一聲,道:「難道你也想不開,要和血矛一起陪葬?快給我回來,好好去做你的宗主,好好和趙軒成親,別給我胡鬧!」

墨海和唐思琪這兩人,對器具宗而言都是極為重要,三大供奉不希望這兩人有事,所以儘力挽留。

然而,不論是墨海,亦或者唐思琪,雖然明知道和血矛站在一塊兒,最終的結果都可能死多或少,可他們,還是執意和血矛一道兒!

對三大供奉,對如今的器具宗,他們再沒有一絲一毫的留念。

寧死,他們也不肯再回器具宗,不想再任由三大供奉擺布。

「執迷不悟!當真是執迷不悟!你們非要和秦烈那叛徒一起死,那也隨便你們!」羅志昌惱羞成怒道。

「小子,還不放我出來?」也在此時,血厲在秦烈的魂湖之中叫喊起來。

秦烈這次沒有囉嗦,幾乎立即解開對血厲的封鎖,任由血厲化為一抹血光,在他眼前一閃而逝。

「血矛武者和凌家族人,往原器具宗的方向儘快撤離!」秦烈回頭看向凌承志。

凌承志已經吩咐了族人,要年輕人帶上孩子,讓他們往後面轉移。

至於凌康安、凌博、凌祥這些凌家的族老,因歲數太大,加上還曾經受過重創,就沒有被帶上。

凌博和凌祥,雖然曾經為了孫兒和杜嬌蘭走到一塊兒,但在今天這個時刻,兩人還是綻放出一絲光輝。

是他們主動拒絕了凌峰等人的背托。

「把孩子們帶上就行了,我們老了,活著也沒辦法再為家族做貢獻,你們不用管我們。」凌博、凌祥表態。

「族老保重!」

凌峰也不囉嗦,深深看了兩人一眼,抱著一名小女孩就走。

血矛的武者,在馮蓉的帶領下,也分別扯上凌家的孩童,衝破後方的毒瘴氣,直往邪族的方向逃遁。

「秦烈!」

唐思琪被一名血矛武者夾著,在途徑秦烈身旁的時候,忽然嬌喝。

她明亮的眼睛,綻放出一道有些奇異的神采,她似乎有很多話要說。

「以後再說!」秦烈輕喝。

唐思琪露出一個明艷的笑容,然後就在那名血矛武者的帶領下,從秦烈眼前消失。

出奇地,不論是玄天盟還是八極聖殿,都沒有派遣真正的強者,去追殺血矛和凌家的逃逸者。

因為琅邪、秦烈、凌語詩都沒走。

因為庫洛已迎向莫河。

「秦烈,我知道你有一件空間靈器。趁著他們還沒有封鎖空間,你帶著凌語詩立即遁走。有多遠逃多遠!」宋婷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