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三十六章退無可退

第三百三十六章退無可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1 16:18  字數:3075

「血矛窩藏幽冥界邪族,和邪族暗中勾結,罪該萬死!」

合歡宗的無妄尊者,在無心尊者死亡後,來也心生懼意,如今,眼見莫河和玄天盟的人也都到來,膽氣一壯,禁不住喝道。

「還有誰是邪族?」初來的莫河,沒有完全弄清楚形勢,不由出聲詢問。

「凌家!先前那丫頭……」器具宗的大供奉羅志昌,遠遠指向凌語詩,大聲叫喊道:「就是這個叫做凌語詩的丫頭,她身上有冥魔氣!從器具城飄逸而來的那一道冥魔氣,就是受她吸引,被她吸入了體內!她,還有所有凌家族人,都是幽冥界的邪族!他們潛伏在赤瀾大陸,必然有著巨大的陰謀!」

「還有秦烈!」

房奇插話,他冷冷看著凌家的方向,看著凌家族人中間的秦烈,喝道:「秦烈和凌家關係密切,那個叫凌語詩的丫頭,還和他有過婚約!他應該也是邪族姦細!」

蔣皓轟然一震,如豁然開朗般,彷彿一下子清醒過來,失聲尖叫道:「秦烈必然是邪族姦細!我宗的邪冥通道,就是被此子拔出靈紋柱後敞開!以前我們沒有想透,現在終於明白過來,他拔出靈紋柱,就是為了打開邪冥通道,讓邪族踏上赤瀾大陸!」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變色。

八極聖殿和合歡宗,甚至玄天盟的宋思源、謝之嶂一眾人,在這時候也都聳然變色。

邪冥通道,的確是由秦烈親手打開,是因他拔出了靈紋柱,才導致通道敞開。

之前,不論是宋思源、謝之嶂。還是詹天逸等八極聖殿強者,都只當那是個意外。

他們都是參與者。

他們都知道秦烈是走投無路了,才不得不御動靈紋柱的力量,來抗衡他們。

以前他們都是這麼想。

然而,如今給器具宗的三大供奉這麼一說,聯繫起現今秦烈和凌家族人的關係,看著分明在幫助凌家的庫洛,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懷疑起來,懷疑蔣皓所說的才是實情。

懷疑——秦烈就是幽冥界的姦細!

懷疑他之所以潛入器具宗。就是為了靈紋柱而來,就是為了打開邪冥通道!

「至今,他還不肯交出十二根靈紋柱!他這是壓根不想有人能重新封閉邪冥通道!」羅志昌添油加醋。

八極聖殿的莫河,聽到這裡,不由地看向宋思源等人。語氣嘲弄道:「可笑你們玄天盟還當秦烈為重新封閉邪冥通道的關鍵人物,還將此人吸入玄天盟,成為宋家的星級客卿!」

宋思源、謝之嶂、宋婷玉等人,一個個面色難看至極。

「我們聶家,早就知道他是姦細了!」聶闞冷哼一聲,此刻也冷眼看向宋思源、謝之嶂兩人,「若非盟主和謝家家主庇護。這個秦烈,在玄天大殿的時候,就應該被剝奪記憶!」

宋思源、謝之嶂、宋婷玉神色愈發陰沉。

「事已至此,一切也都明朗了。各位認為應該要如何處置血矛和凌家?」合歡宗的無妄尊者,並沒有因為無心尊者的死而慌亂,相反,這時候他還暗暗欣喜。

沒了無心尊者牽制他。這趟他可以為所欲為,一旦滅掉血矛。器具宗還不是任由他揉捏?

在他來看,如今的局勢,恰合他的心意。

「血矛窩藏邪族,死罪!凌家為邪族,更是必須清理乾淨!而秦烈,為邪族打開了邪冥通道,也應當場格殺!」莫河語氣冰冷,「幽冥界的邪族,為赤瀾大陸公敵,所有和他們扯上干係者,都要滅殺乾淨!」

血矛武者面如土色。

凌家族人一臉絕望。

宋婷玉暗暗嘆息,事情發展到這裡,她知道她和宋家,也都沒辦法挽救了。

凌家是邪族一事,她和她父親,甚至沒有告知宋思源等人,自然更加不可能對聶家、謝家多言。

宋禹只是告訴聶鋆、謝耀陽,說幽冥界的角魔族可能有玄陰九葉蓮,三大家族的家長,決定和幽冥界的交易的時候,也都小心翼翼,讓她半夜三更去找秦烈,偷偷摸摸前往山腹囚室。

這麼謹慎,就是害怕被人知道,害怕事情曝光後,玄天盟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畢竟,在赤瀾大陸,武者對邪族的觀念絕不是一朝一夕能扭轉過來的。

在這個時候,宋家如果跳出來打圓場,勸八極聖殿和合歡宗和邪族放下成見,恐怕立即就會被周邊所有赤銅級勢力討伐!

「不愧是八極聖殿的金衣使者!」無妄尊者讚歎一聲,笑呵呵道:「我代表合歡宗,絕對支持莫兄的決策!你對血矛、凌家、秦烈的態度,就是我們合歡宗的態度!」

「你們玄天盟,又是怎麼一個態度?」莫河冷然一笑,又看向宋思源、謝之嶂等人,「秦烈是你們玄天盟的星級客卿,你們,不會要包庇此人吧?」

「宋兄,這趟針對幽冥界邪族的行事,由你做主!」聶闞哼道。

宋思源看了看無妄尊者,又看了看莫河,最後望了一眼秦烈,無奈說道:「你們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吧,玄天盟沒有意見。」

這無疑是宣判了血矛、凌家和秦烈的命運。

宋婷玉一陣無力,她知道宋家沒有選擇,玄天盟也沒有選擇。

她只能遠遠看著秦烈,一臉地歉意,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她還能怎樣。

在莫河和玄天盟的眾人現身,在羅志昌、房奇、蔣皓這三大供奉,尖叫著,說他隱姓埋名潛伏器具宗,就是為了幫助邪族敞開邪冥通道後,秦烈就在沉默。

他發現他當真小瞧了三大供奉的卑鄙無恥。

他為器具宗所做的一切,三大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