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三十四章縛魂邪咒

第三百三十四章縛魂邪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10 18:36  字數:3016

在無妄尊者的壓力下,琅邪自身都岌岌可危,根本無法幫到秦烈。

眼見無心尊者疾馳而來,凌家族人都驚惶起來,如意境中期的無心尊者,對如今的凌家族人而言,簡直就是無法撼動的巨山。

要讓他們力抗無心尊者,根本就是蜉蝣撼大樹,那是明擺著去送死。

「誰敢擋我?」

無心尊者輕喝一聲,只見一朵朵雪白蓮花,從他敞開的胸襟內旋飛出來。

一股香甜的氣味,從每一朵蓮花當中釋放而出,嗅上一口,彷彿就能迷失人的心智,令人精神恍惚,連意志都會被腐蝕掉。

「讓開!」

秦烈眼瞳赤紅如血,沖著凌家族人咆哮,在爆吼聲中,他以血靈訣,將全身鮮血內的力量催發出來。

「嘭嘭!嘭嘭!」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從他胸腔震動而出,他臉上忽然浮現一個有些妖異的笑容。

「血之爆裂術!」秦烈厲聲喝道。

「轟!」

三名合歡宗的武者,正欲對血矛武者展開殺戮,忽地暴體而亡,全身鮮血如噴泉般噴湧出來。

相隔百米,秦烈伸手虛空去抓,五指指尖血光熠熠。

「咻咻咻!」

只見一道道猩紅鮮血,如血色閃電一般,從遠處極速而來。

濃烈毒瘴氣覆蓋的天際,道道血光詭異蠕動著凝鍊起來,形成一隻鮮血淋淋的鬼爪。

「泣血鬼爪!」

鮮血巨爪,透出牽引鮮血,將人體內精血直接抓出來的詭異氣息,猛地按向一朵雪白蓮花。

兩股不同的能量碰撞在一塊兒,一個半圓形血白色光圈,如琉璃光罩迅速擴散,倏地膨脹,然後在一聲巨響中爆滅。

條條血色、白色能量光束,如一柄柄利劍,往四面八方疾射。

凌家族人紛紛敗退。

「泣血鬼爪為血煞宗的攻擊手段之一,這技藝的玄妙之處,在於抽離低階武者體內鮮血,趁著鮮血中的靈力沒有消散,立即凝成鬼爪出來。」血厲的血色殘影,又在秦烈魂湖中映現出來,以他的靈魂力量,助秦烈施展血煞宗的玄妙靈技。

只是,這一次秦烈再也不是旁觀者,而是真正的參與者。

這趟,血厲的靈魂,在他魂湖之中映現之後,他的身體並非由血厲做主。

因為血厲的那一縷血色幽魂,外層還裹著一條條雷電,施加在血厲靈魂上的雷電壁障,秦烈並沒有真正解除!

這麼一來,血厲雖然出現在他魂湖當中,卻沒辦法掌控他的身體。

反而是他在掌控血厲的靈魂!

對秦烈而言,這也是一種極為新奇的感受,他以前從未體會過。

血厲主動開放自己,將他對血靈訣的精妙認識,種種血煞宗的玄奧靈技,毫無保留敞開。

秦烈能在血厲的靈魂之中,任意搜尋他想要的血煞宗靈技,然後以血靈訣催發激活!

這一刻,血厲如成為他手中的利劍,如成了他的一件靈器!

「萬象境中期修為,竟然能擋我的蓮花法印,你也足以自傲了。」無心尊者人在蓮花後面,盯著秦烈哼了一聲,又道:「這次,你又藉助了什麼力量?」

他很清楚,以區區萬象境中期修為,秦烈壓根不可能擋住他一擊。

他知道這小子必然又有所依仗!

一朵朵雪白的蓮花,由純粹能量凝結而成,皎潔明凈,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如一個個巨大的磨盤,接連飛旋向秦烈。

覆蓋天上的厚厚毒瘴氣,在那朵朵雪蓮花的飛旋中,如被凈化掉,竟紛紛消散。

鋪天蓋地的磅礴能量,從四面八方湧來,將秦烈周邊區域徹底封鎖。

秦烈已被蓮花包圍。

「小子,你絕不是他對手!向我開放心靈,由我來主導你的身體,或許還有一戰之力!」血厲在魂湖內急切道。

秦烈沒有回應,而是取出六個寂滅玄雷,準備直接引爆寂滅玄雷,將所有飛逸而來的蓮花碾成粉碎。

「寂滅玄雷是?」無心尊者一見他手中多出一枚枚金屬球,臉色微變,眼神忌憚地急忙扭動蓮花。

一朵朵將要把秦烈徹底淹沒的雪蓮花,倏地分散開來,每一朵之間,都相隔了一段距離。

「秦烈!」無心尊者突地厲喝。

他眼瞳之中,兩個小小的白色光點,如橫跨空間距離,直達秦烈心靈腦海。

那是兩朵靈魂意識凝成的蓮花!

秦烈腦海轟然一震。

由兩個小小光點衍變的蓮花,在他腦海之中,變得崇山峻岭一般巍峨,充滿著聖潔的光華,如鎮住了他整個靈魂識海。

蓮花的花瓣,像是忽然變成鋒利的刀刃,隨著蓮花的轉動,要將秦烈的腦海絞的血肉模糊一般。

無心尊者這是要先誅秦烈靈魂!

一旦秦烈魂滅,他便無法激活寂滅玄雷,也就沒辦法引爆。

「你們全部退走!」

此時,凌語詩終於徹底醒轉過來,她朝著族人嬌喝一聲後,猛然看向秦烈。

她一眼看出了秦烈的危機!

在她紫瞳之中,一個個碎小的詭異文字如星點閃爍著,她開始第一次嘗試運用冥魔氣。

她一頭紫色長風妖異的飛舞著,盯著無心尊者施展一種來自於九幽邪典的秘術——縛魂邪咒!

一個個看不見的符號,隨著她一句句晦澀難懂的邪咒釋放出來,那些符號由她的精神念頭凝結冥魔氣形成,符號不在外界顯現,卻如飄零的雪花一樣,在無心尊者的腦海之中揮散開來。

在無心尊者對秦烈靈魂下殺手的同時,她,也在對無心尊者的靈魂動手!

一個個詭異的符號,在無心尊者腦海飄落之時,不住衍變著,隨著下落的過程,迅速發生著變化。

很快,那些符號變成一隻只幽魂厲鬼,尖叫著,咆哮著,厲嘯著,在無心尊者腦海張牙舞爪地四處作惡。

無心尊者如瞬間被無數邪靈入侵!

他靈魂失守,不得不集中所有力量,來鎮壓腦海的幽魂厲鬼。

他施加在秦烈腦海的兩朵白蓮花,隨著他的靈魂錯亂,因沒有後續靈魂力量的支撐,霍然爆碎開來。

「賤婢!你果然修鍊了邪術!」無心尊者回頭,瞪著凌語詩怒罵,兇惡道:「等一會兒擊殺了秦烈,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我要讓你知道,得罪了合歡宗的尊者,身為女子的你,將會遭受何等的凄厲待遇!」

怒吼時,無心尊者卻不得不停了下來,全力來抗衡腦海的怨靈厲鬼。

如意境中期的他,被凌語詩的縛魂邪咒侵入腦海,竟然也顯得頗為狼狽不堪。

所以他才惱羞成怒。

凌語詩不為所動,依舊緊緊盯著他,繼續以精神念頭聚集邪咒,繼續衝擊他的靈魂腦海。

她和無心尊者,都沒有注意到,就在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藍汪汪水潭中,有一個暗紅色的詭異身影,正在默默觀看著。

庫洛已經到了很久……

他以堪比破碎境的修為,潛藏在劇毒水潭中,暗中觀察著一切,在找尋究竟是誰將冥魔氣吸引至此。

他看了一會兒,始終沒有發現異常,還當自己感覺錯誤了。

直到凌語詩睜開眼,在意識迷糊的時候,不慎綻放了一絲冥魔氣出來,他才知道他沒有找錯目標。

凌語詩,就是牽引冥魔氣至此,將那一縷精純冥魔氣吸收的人!

驚奇下,他並未輕舉妄動,還是暗暗潛藏著,默默觀察著凌語詩。

他想看的更准一點,想知道凌語詩究竟憑藉著什麼,將冥魔氣吸引過來。

他要弄清楚緣由。

直到凌語詩真正清醒,開始施展出縛魂邪咒來對無心尊者下手,他才從凌語詩體內鮮血的異常,確定了下來——果然是邪神之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