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三十二章秦烈的補救行動(弱

第三百三十二章秦烈的補救行動(弱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9 18:03  字數:3040

「好地方,當真是好地方,四面毒瘴氣繚繞,內部卻別有天地,靈氣竟如此充沛!」

合歡宗的無妄尊者,才穿過敞開的通道,便搖頭晃腦的讚歎起來。

只見一簇簇五顏六色的毒瘴氣裡面,種植著許多奇花異草,還有不少新移植過來的樹木,使得內部綠葉茵茵。

又有一個個內部盛滿毒水的水潭,雖然兇險萬分,卻如油墨彩畫一樣鮮艷,襯上一棟棟白玉砌成的樓閣,令此地猛一看如人間仙境,當真是美輪美奐。

「妙!當真是妙!沒料到毒霧澤深處,竟然還有如此寶地!」

曾在秦烈手中吃過大虧的無心尊者,光頭上頂著絢爛的蓮花紋身,眼中閃爍著妖異的目光,也是連聲稱讚起來。

羅志昌、房奇和蔣皓,伴隨著唐思琪,帶著譚東陵等幾名內宗長老,進來後也是驚異不已。

此地,他們也是第一次踏入,忽然發現血矛的修鍊之地,要比新器具宗還要絕佳。

這讓他們暗暗嫉妒。

「凌家族人!」

羅志昌眼睛瞄著四方,一眼看到另外一處建築群,看到了凌萱萱、凌峰,他臉色一變,立即尖叫起來。

「琅邪!馮蓉!你們搞什麼鬼?這是血矛重地,嚴禁外人進入,這些凌家族人為何在此?」

羅志昌吹鬍子瞪眼,顯得氣憤至極,沖著琅邪興師問罪。

房奇、蔣皓也連聲附和。

「墨海長老!我都快半年沒回宗門了吧?我還當你消失了呢,原來竟然也在此地,你究竟是內宗長老,還是血矛的武者,我都快要分不清了!」房奇冷聲道。

「血矛難道不是器具宗的一部分?我幫血矛掃清障礙,助他們驅除毒瘴氣。有什麼問題?」墨海神色不變,還反問道。

房奇語氣一塞。

「琅邪!凌家為何在此?蔣皓喝道。

「凌家和秦烈那叛徒關係緊密,你們竟收容凌家人,豈非和秦烈那叛徒為伍?」羅志昌厲喝。

有合歡宗的無妄尊者、無心尊者在,他膽量大增,開始沖琅邪、馮蓉大喊大叫起來,要他們交代清楚。

「凌家已投靠血矛,凌家的每一個族人,如今都是血矛戰士!」琅邪沉著臉。冷哼一聲,「血矛要招收什麼人,不需要向你們三人稟報吧?」

「招凌家人入血矛?還是所有?」羅志昌臉色一冷,「血矛招收弟子,一直都極為嚴格!從什麼時候起。血矛什麼人都招收了?血矛弟子的修鍊,耗費的是器具宗的打量靈材,招收碌碌無為之輩,只會浪費宗門的財力!而且,血矛招人,的確需要宗主首肯,你們問過宗主意見沒?」

「我們招人時。器具宗宗主剛亡,去詢問誰的意見?」馮蓉嘲笑道。

「你們!」羅志昌氣急,旋即喝道:「那現在我們選出宗主了!」

琅邪忽地沉默。

想了一下,他朝著唐思琪微微鞠身。恭聲道:「我血矛招收凌家族人進來,不知唐宗主可有意見?」

「沒意見。」唐思琪道。

琅邪冷冷去看羅志昌。

羅志昌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唐宗主,宗門大事不可兒戲!」

「你要考慮清楚後果再回答!」房奇也道。

「你們在威脅我是吧?」唐思琪明眸綻出一道神采。不等三大供奉講話,她主動褪下三枚空間戒。將其扔給了三大供奉,然後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嬌喝道:「這個宗主我也不做了!」

話罷,她如一團飄逸的火焰,一下子站到琅邪、馮蓉身旁,沖兩人抱歉地笑笑,解釋道:「他們逼我下降給合歡宗的趙軒,我一直沒辦法,現在能見著你們真是太好了,我也終於可以解脫了。」

這番話說完,唐思琪可愛地吐了吐舌頭,像是渾身都輕鬆了下來。

琅邪、馮蓉啞然。

「你!你這丫頭,當真是不知所謂!」羅志昌怒斥,「宗主之位,豈是你想做就做,想丟就丟?!」

「宗門秘辛,你一一閱覽過,器具宗種種玄奧靈陣圖,你也已經看過,這些已被你記在腦海內的東西,你怎麼還給器具宗?」房奇厲聲道。

「我……」唐思琪急了。

「除了宗主,那些東西任何人看不得!」羅志昌嚴肅起來,「你不做宗主也行,但你要以死明志!你死了,那些東西,就沒人知道了!」

「思琪,別胡鬧,好好去做新宗主。宗門,需要你……」蔣皓打圓場。

「秦烈也這麼離開了,怎麼沒見你們讓他以死明志?」唐思琪氣急敗壞,禁不住嚷嚷起來:「你們就是在欺負人!有事,你們去找秦烈,將那些動手收回來呀?怎麼就知道盯著我?」

給她這麼一叫嚷,三大供奉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因為她說的是實情。

她看過的秘典玄妙,秦烈也都看過,而且,秦烈連器具宗的立宗之——十二根靈紋柱,也都帶離走了。

三大供奉還不是眼睜睜看著秦烈離開?

至今,秦烈還是在外瀟洒活著,也沒見三大供奉找秦烈拼死拼活討回啊。

「嘿嘿,這丫頭有點意思。」

凌家下方密室內,血厲在鎮魂珠內,和秦烈交流。

「琅邪如今一定在後悔,後悔上趟攔阻你,要不是琅邪勸說,上次你應該連三大供奉一起殺了。琅邪這孩子,還是嫩了一點,不能為了大事做到真正的冷血無情,從這方面來看,他不如……今天的你。」血厲道。

「你這誇我還是損我?」秦烈哼了一聲。

「自然是誇你。」血厲怪笑,「你看,要是上次三大供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