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三十一章找上門來!

第三百三十一章找上門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9 11:33  字數:3667

由器具城而來,掠過厚厚瘴氣覆蓋的毒霧澤,一路到達此地的一道精純冥魔氣,如漆黑長河,忽地從天垂落。

垂落向凌語詩頭頂!

陰森、奇詭、冰冷的氣息,混入一股滲透人心的邪異波動,從那一道黑色瀑布般的冥魔氣中透射而出!

「呼呼呼!」

巨鯨吸水般的奇異聲音,從凌語詩嬌軀內傳來,聽的人驚愕不已。

她緊閉雙眼,漠然不動,脖頸、臉頰、玉手皮膚內,一個個細小的符文,在鮮血中跳動中,顯得無比活躍。

「這是……」

墨海滿臉駭然之色,下意識地喃喃低語:「這是被她體內鮮血吸引,從器具城湧來的一縷冥魔氣,這丫頭……果然是幽冥界的邪族。」

「單憑鮮血,竟將冥魔氣吸引而來,她怕是幽冥界最強悍的那一類邪族!」琅邪沉喝。

「秦烈啊秦烈,你這次給我們血矛帶來大麻煩了,如今合歡宗眾多高手聚集器具宗,這冥魔氣過來的大動靜,他們必然察覺了。」馮蓉苦笑,「不出意外的話,合歡宗的強者,還有三大供奉等人,應該就在外面了。」

此言一出,眾多血矛武者都是謹慎起來,都朝著外面重重毒瘴氣望去。

「是有些糟糕。」墨海嘆息一聲,「給那些人抓到了把柄,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幽冥界的邪族……此事非同小可,一旦凌家身份暴露。他們在赤瀾大陸將再也沒有立足之地。」

琅邪陰沉著臉,也顯得頗為頭疼。

他們講話之時。那一道精純如河的冥魔氣,一一隱沒在凌語詩體內。

凌語詩如不見底的深淵,將那漆黑長河般的冥魔氣,吸吮的一乾二淨!

很快,在眾人的頭頂,就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冥魔氣。

眾人凝神感知,也再也察覺不到冥魔氣的動靜,彷彿先前突兀凝現的冥魔氣。壓根就沒有存在過。

「決口否認就行了。」秦烈鎮定自若,沉穩道:「你們只要說沒有看到冥魔氣,他們也沒辦法找到,自然就不會有什麼麻煩。」

「也只能這樣了。」馮蓉點頭道。

秦烈沒有再和血矛諸人多言,而是徑直走向凌家那邊,看著凌家族人將凌語詩重重護在中央,一個個如臨大敵的樣子。他不由出聲寬慰:「別擔心,那一道沒入她體內的冥魔氣,對她……有益無害,只會增強她的力量。」

凌家族人稍安。

相隔十米,秦烈凝神去看凌語詩,發現她神態安詳。嘴角甚至噙著一縷舒服的淺笑。

秦烈一愣。

半響後,他暗暗點頭,忽然意味過來——九幽邪典的修鍊需要冥魔氣!

九幽邪典乃幽冥界邪族的無上寶典,凌語詩既然修鍊了九幽邪典,就必須要依賴冥魔氣來增強力量。而她的鮮血……又是邪神之血,能吸引離此不遠的冥魔氣涌動而來。也是理所當然。

「你們,剛剛在冥魔氣沒有消失之前,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秦烈看向凌萱萱、凌峰。

「很舒服,很想親近冥魔氣,就連我們體內的鮮血,都有些蠢蠢欲動。」凌萱萱細細想了一下,然後眼睛晶亮晶亮的,「好像,好像我們可以藉助於冥魔氣修鍊。我對冥魔氣的感覺,比對天地靈氣還要敏銳,感覺還要好……」

凌峰的回答更加明確,「好像我們天生就應該藉助於冥魔氣修鍊,而非……靈氣!」

「是呀是呀,那黑黑的煙霧過來的時候,我覺得很舒服呢。」一名同樣有著紫發的小女孩,也興奮地發表著自己的感受。

秦烈完全明白了過來。

凌家身為幽冥界的邪族,而且還是流淌著邪神之血的高階邪族,他們在凌家鎮生活了那麼多年,之所以沒有出現過頂尖強者,並非他們天賦不夠。

——而是因為他們一開始的修鍊之路就不正確!

如果,如果他們一直在幽冥界,一直藉助於冥魔氣修鍊,秦烈相信即便沒有九幽邪典,凌家族人也絕對不是今天這個樣子。

絕不會連杜海天這種角色都應付不來!

「秦烈,我們……」凌承志欲言又止。

「我們該何去何從?」凌峰說出他想說的話。

「等語詩醒來再說。」秦烈道。

「可是血矛在裡面?」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羅志昌的聲音。

「果然來了!」

琅邪、馮蓉忽視一眼,眉頭同時皺了起來,他們果然沒有猜錯。

「前輩,你這樣?」琅邪看向血厲。

血厲咧嘴嘿嘿一笑,化為一縷血光,主動縮入凌家那邊秦烈的眉心。

「大供奉,我們血矛是在這裡修鍊。」見隱瞞不了,馮蓉在琅邪的示意下,隔著濃濃毒瘴氣,和外界的羅志昌答話,「不知大供奉前來,有何要事?」

「我們看到一道精純的冥魔氣,從器具城飛逸出來,一直落入你們這邊消失不見。」羅志昌在毒瘴氣外面,沉著臉問話:「我想知道你們血矛究竟在幹什麼?為什麼能引得冥魔氣過來?你們,為何從原先的地點遷移,為何要縮入這裡修鍊?」

「這裡更加適合血矛修鍊。至於什麼冥魔氣……我們沒有看見,我們這邊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冥魔氣,現在大家都在修鍊,沒什麼事情的話,還請各位離開。」馮蓉不客氣道。

羅志昌臉色青紅皂白。

旁邊,合歡宗的無妄尊者,以眼神鼓勵羅志昌。

羅志昌膽氣一壯,冷喝道:「放肆!在你們血矛眼中,還有沒有器具宗。還有沒有宗主?」

「唐宗主也來了?」馮蓉微微皺眉。

「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