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二十九章驚變!

第三百二十九章驚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8 13:14  字數:2976

赤瀾大陸上的武者,對邪族天生有著厭惡驚懼,這種觀念不是一時半會能改變的。

琅邪修鍊正統血靈訣,對鮮血之中的力量,有著極其敏銳的感知。

從凌語詩的體內,他覺察到冥魔氣的味道,一下子就分辨出凌語詩體內擁有邪族之力。

所有血矛武者,一聽凌語詩體內竟然有邪力,紛紛驚變,許多人下意識拿出靈器,似乎想要對付凌語詩。

此時,那些散落在凌語詩周邊的凌家族人,一見血矛武者的異常,也都驚叫起來。

他們也都取出靈器,立即將凌語詩包圍起來,隨時準備應付血矛武者的攻擊。

隨著一塊塊碎石,一起懸浮在凌語詩身側的秦烈,在這時候,一點點挪動著身子,以不影響凌語詩為前提,艱難脫離了那片奇異磁場。

「琅邪!管好你的人!」

一離開磁場混亂區域,秦烈便厲喝一聲,語氣有些暴躁。

琅邪微微皺眉。

「都將靈器收起來!」血厲罵了一句,「大驚小怪什麼?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傢伙,在靈域內生活的異族人,多的你們都數不過來了,有一天等你們踏出赤瀾大陸,進入更寬闊的天地,就會知道異族沒什麼稀奇,沒什麼可怕的。」

「都給我收手!」琅邪一驚,旋即輕喝。

血矛武者這才紛紛收起靈器。

「前輩?在外界,異族……很多不成?」馮蓉訝然道。

「一會兒我和你們好好談談。」血厲隨口回應一句,血淋琳的眼睛,卻定格在凌語詩身上。

「呼呼呼!」

此刻,從凌語詩的身上,陡然凝成一股股靈魂波動,那些波動如形成肉眼看不見的漩渦。

那種以心靈。以念頭意識形成的漩渦,籠罩在凌語詩頭頂,如能扭曲靈魂,讓人精神意識、念頭,釋放出來的靈力,都會被影響到。

琅邪、馮蓉等血矛強者,以精神意識想要觸探凌語詩,然而,在那詭異漩渦形成後,他們忽然生出心靈被不知名黑洞吸引。要被直接淹沒的恐懼感受。

血矛武者紛紛變色。

與此同時。

離毒霧澤並不遙遠的焰火山上,三個正在商議要事的角魔族強者,突然停下對話。

這三人。都擁有六個角,正是卡蒙、多羅、庫洛!

三大邪族高手,在熱議時,詭異地停止下來。

他們齊齊看向毒霧澤方向,眼神驚駭。一臉地不可思議。

「阿叔,這是?」許久後,多羅不確定地看向庫洛。

這個曾經在水潭邊,猜測出秦烈和秦山關係的角魔族老頭,眼瞳內幽影重重,如有無數怨靈鬼魂在蠕動著。極其詭異可怖。

「很像邪神之血在沸騰的徵兆,但我也無法確定……」庫洛幽幽道。

「前段時間,我有個麾下向我稟報過一件事。他說他在我們防線的邊緣,看到冥魔氣突然變得異常,不受控制地朝著外面飛涌……」角魔族的戰將卡蒙,忽然想起一件事,對多羅和庫洛解釋:「他說那像是邪神之血在吸引著冥魔氣。讓冥魔氣變得洶湧瘋狂,他還說冥魔氣一股股湧向外界。有可能被幾個擁有邪神之血者吸引。」

「不太可能!」多羅插話,「擁有邪神之血的傢伙,屈指可數,他們不會出現在赤瀾大陸,更加不可能好幾個一起出現!」

「我也是覺得不可能,所以沒當一回事,但這次……」卡蒙看向毒霧澤深處,「那種詭異的波動,分明就是邪神之血在沸騰,難道我們三人的感覺都錯了?」

庫洛忽地站了起來。

他朝著焰火山後方行去,道:「我出去一趟。」

「阿叔!」多羅和卡蒙同時驚叫,「離開冥魔氣覆蓋的範圍,就算是阿叔你,也將會被迅速損耗啊!阿叔,別去冒險,我們已經失去了庫魯叔,不能再失去你!」

兩人提起庫魯後,庫洛臉皮子抽搐了一下,腳步也是一頓。

幾秒後,庫洛重新闊步走出,「沒事,那毒霧澤離此地很近,我能很快趕回。」

於是他不顧卡蒙和多羅的勸阻,孤身一人離開,往毒霧澤迅速掠來。

而此時的毒霧澤。

包括琅邪、馮蓉在內,所有血矛武者,都已經將精神意識收回,再也不敢去看凌語詩。

凌語詩頭上形成的詭異磁場,對他們的精神意識的破壞力太強,他們無法繼續感知凌語詩的身體狀況。

此刻,秦烈也從凌家那邊走來,走到血矛武者中,沖琅邪、馮蓉說道:「凌家族人來自於幽冥界。」

眾人轟然一震。

「秦烈,你,你怎敢說出實情?」馮蓉驚愕道。

琅邪臉色陰晴不定,緊緊皺著眉頭,似乎在消化這個重磅消息。

「轟!」

突地,所有從木雕內射出的虹光,如長龍倒卷而回,瞬間隱沒向凌語詩的身體。

「轟隆隆!」

懸浮虛空的石塊,桌椅,圓凳,失去了托浮力後,一下子轟落在地上。

就連那扭曲靈魂的漩渦,也一霎那消失無蹤,像是也被凌語詩重新收攏。

在一片廢墟中,凌語詩清麗的小臉,滿是安詳恬靜之色,她淡然端坐著,閉著眼,拿著木雕,在一點點梳理她的收穫……

「看好她。」秦烈輕喝。

凌峰、凌萱萱等人重重點頭,嚴守在凌語詩身旁,等她自己主動醒來。

「秦烈,看樣子我們要好好談談了。」琅邪沉聲道。

「去你們血矛吧。」秦烈點頭。

不多時,琅邪、馮蓉、墨海還有秦烈,一起在血矛的廳堂坐下。

「凌家也是邪族,這一點我以前並不知道,也是最近才隱隱弄明白過來……」秦烈坐下後,在琅邪、馮蓉、墨海的驚疑目光下,道明了凌家族人身份來歷,說出因邪冥通道敞開,凌家所發生的變化。

「都有誰知道此事?」馮蓉一臉不安,急道:「秦烈,你可真是亂來!你知不知道對赤瀾大陸的武者而言,邪族意味著什麼?你可知道,如果給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知道凌家為邪族,宋家,你,還有血矛,將會面臨什麼?」

「玄天盟的盟主,已經知道凌家是邪族一事。」秦烈神色沉穩,不緊不慢道:「宋禹不會對凌家下手。而且,最近玄天盟還在苦苦求著和邪族合作,我這趟過來,就是肩負和邪族談事的使命,我會以玄天盟星級客卿的身份,代表玄天盟,找邪族去談。」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驚愕至極,連血厲也愣住。

玄天盟知道凌家是邪族,還要和邪族談合作了,還要求著邪族?

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和邪族爭鬥多年的玄天盟,會這麼對待邪族?

琅邪、馮蓉、墨海忽然蒙住了。

焰火山邊沿。

滾滾冥魔氣如一條墨黑色長河,忽然從這片冥魔氣繚繞之地飛湧出來,往毒霧澤的方向而去。

此地為原來的焰火山的後山,也就是以前血矛修鍊之地,這一塊周邊因為毒瘴氣濃郁,因為荒無人煙,且毒蟲毒物眾多,所以,在這一塊玄天盟沒有構建防線。

他們並不認為邪族會朝著毒霧澤蔓延。

於是冥魔氣不會被凈魔蘭草凈化。

只見一條濃稠冥魔氣凝聚的長河,半空漂浮涌動著,漸漸往毒霧澤深處飛去。

而庫洛,孤身一人來到此地,一抬頭看天,也震驚住。

他忽然明白了什麼。

「或許真有邪神之血在沸騰,只要跟隨這一股受吸引的冥魔氣,我就能找到始作俑者。就能知道,究竟是誰,居然擁有邪神之血!」庫洛有了目標。

如一縷幽魂,他就在長河般的冥魔氣周邊遊動著,在毒霧澤簇簇雲霧中,他收斂氣息,就像是隱形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