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二十八章融合邪典

第三百二十八章融合邪典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7 18:32  字數:2418

凌語詩、凌萱萱、凌峰等凌家族人,在秦烈的要求下,!一間密室。

凌承志和族老凌康安,還有幾個紫發的少男少女,也在其中。

至於凌博和凌祥這兩名凌家族老,因當年曾和杜嬌蘭勾結,則是被排除在外,不在秦烈的邀請中。

「秦烈,你這趟過來,神神秘秘的,究竟有什麼事情要說?」凌萱萱一身火紅皮甲,嬌憨地問道。

「什麼事情這麼嚴肅?」凌承志也問。

凌語詩沒有講話,神色淡然,眼瞳幽幽,顯得頗為鎮定。

「你們凌家流淌著幽冥界種族的血脈,這一點,你們應該心知肚明了吧?」秦烈擰著眉頭,語氣凝重。

眾人皆是點頭。

「雖然不願意承認,可我們的確並非正常的人族,秦烈,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凌峰嘴角溢滿苦澀,「有什麼就說什麼吧,我們能承受的住,不用顧忌我們的感受。」

「說吧。」凌語詩輕聲道。

秦烈點頭,沉吟了一下,低喝道:「你們極其特殊,你們幾人體內流淌著的紫色鮮血,為邪神之血!將來,如果你們足夠強大,你們可以蛻變成邪神!」

「邪神之血?蛻變邪神?」最年老的凌康安糊塗了,訝然道:「這些指什麼?我們從未聽過,還請你能先解釋清楚。」

「所謂邪神……」

秦烈將自己了解的情況,沒有一點隱瞞,向凌家族人和盤托出。

待到他說明後,凌家眾人震撼莫名,都齊齊沉默下來。

「我手中有一卷經書,應該是我爺爺為你們凌家找尋的,這卷經書名為九幽邪典,為幽冥界邪族的修鍊法決。」秦烈深深看向凌語詩,輕喝道:「這法決只有體內流淌著邪神之血者,才能融合進血脈之中修鍊。」

凌家族人轟然一震。

「邪族典籍?」凌康安神情驚變,喝道:「一旦以血脈融合經書,會發生什麼事情?秦烈你,你可知道具體情況?」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我可以肯定,只要融合這幽冥界的修鍊法決,你們凌家恐怕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秦烈深吸一口氣,幽幽道:「在邪族的道路上,你們,將會越走越遠。」

「我來融合看看。」凌語詩平靜道。

「語詩!」

「姐!」

「大小姐!」

幾名凌家族人紛紛驚叫神色焦急,顯然都沒有做好思想準備。

「你們都先出去。」凌語詩紫瞳閃爍出奇異的光澤。

「姐!此事,你可想好了?」凌萱萱急切問道。

凌語詩淡然笑笑「我知道我在幹什麼。」

「小詩?」凌康安憂心忡忡。

「出去吧。」凌語詩黛眉微蹙。

出奇地,所有凌家族人,見她皺眉後,幾乎立即停止勸說。

包括凌萱萱在內的,所有人接連離開這間密室,似乎都選擇了相信

在那些人看向凌語詩的眼神中,秦烈看到一絲隱諱的敬意,他忽然明白,在不知不覺間凌語詩已取代了凌承業,成了凌家新的家主。

所有人退走後,秦烈從空間戒內將木雕取出臉色有些複雜,「九幽邪典就在木雕內部,為一球形光團我體內不是邪神之血,我沒辦法將其帶出來。」

「秦山爺爺?」凌語詩接過木雕,仔仔細細看了一眼,詫異道:「秦烈,關於秦山爺爺,關於你自己……你是不是都弄清楚了?」

「沒。」秦烈搖頭苦笑。

「以後,我會幫你弄清楚一切。」凌語詩玉手緊握木雕慢慢闔上眼,就在秦烈面前入定。

一股非常明顯的靈魂波動如洶湧風暴,以凌語詩為中心,突然向四周瘋狂擴散!

「轟!」

那根一直由他保存的木雕,倏地疾射出一道道炫目能量光束,每一道能量光束都如手臂粗細,精純力量盈盈。

道道能量光束,刺在這間密室的牆壁上,令這間密室瞬間轟然崩塌。

密室處在一棟五層石樓內部,隨著密室崩塌,這層石樓也轟然爆碎。

所有凌家族人,紛紛被驚動,駭然看向這一塊。

才離開的凌峰、凌萱萱眾人,也急忙聚集過來,在滾滾碎石之中,要去找秦烈和凌語詩。

「都別過來!」碎石堆中,秦烈低喝一聲。

眾人同時止步。

下一刻,眾人目顯驚駭之色,獃獃看向眼前的廢墟。

一塊塊爆碎的石塊,如受著某種力量牽引,忽然一一懸浮虛空。

被淹沒在石塊中央的凌語詩,隨著塊塊巨石升空,一點點呈現在眾人眼前。

凌語詩手持木雕,周身釋放出恐怖風暴般的詭異磁場,在那磁場之中,所有石頭,木塊,桌椅,圓凳,皆是懸浮虛空不落!

而木雕,則是虹光萬丈!

連秦烈也浮在空中。

凌語詩頭髮並不長,然而此刻,她的頭髮卻在妖異的生長著,一根根紫色髮絲,還閃爍著湛湛紫光,璀璨奪目。

她的紫色眼瞳內,一個個古樸玄奧的符文,如數不盡的碎小星辰,如星河在滾滾蕩蕩。

她的玉手,脖頸,清麗的臉龐,所有裸露出來的皮膚,內部都彷彿有著微小文字合著鮮血在流動!

「嘭嘭!嘭嘭!」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如擂鼓,從凌語詩體內傳來,敲打在每一個人心間。

遠處,血矛的琅邪、馮蓉、墨海等人,本來還在聽血厲講血之絕地的玄妙-之處。

如今,他們也被凌語詩的詭異舉動驚到,下意識地就聚攏過來。

他們來到凌家族人當中,和凌家族人一樣,震驚地看著凌語詩,看著在她的那片區域。

除媯『之外,所有人和物懸浮虛空,看著她手持木雕,木雕虹光萬丈,看著她身上種種奇異變化……

「她在接受一種傳承,一種……極其特殊的力量傳承。」血厲沙啞著聲音說道。

「是秦烈帶來的傳承吧?」馮蓉低呼道。

「自然是他。」血厲回應。

「這是什麼傳承?」琅邪眯著眼,嘗試以靈魂觸及那片磁場,數秒後,他神情巨變,喝道:「她的鮮血之中,有邪力,這是邪族的力量!」

血矛武者紛紛變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