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二十七章成長

第三百二十七章成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7 13:02  字數:3624

「只要我能恢復三成力量,此地守衛就攔不住我,我就能沖離出去!」

六角老者眼瞳幽幽,盯著秦烈說道:「我需要冥魔氣來恢復力量!」

「我如何幫你?」秦烈皺眉道。

「冥魔氣可以通過天地靈氣進行轉化!魔甲蟲,就能將天地靈氣變成冥魔氣,你只需要幫我找些魔甲蟲過來,由我吸入腹部即可。」六角老者眼中顯出求生的強烈光芒,「我知道,邪冥通道已經敞開!在那裡,定然有魔甲蟲活動,我要你幫我捉一些魔甲蟲過來!」

「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萬一我在裡面被困住,我希望能藉助於你的名號,和你的族人進行交涉。」秦烈喝道。

「我叫庫魯!」六角老者來了精神,「只要我族四角的戰士,應該都知道我是誰!你如果能遇到卡蒙和多羅,只要你出示尊者信物,他們必然會配合你的行動!」

「卡蒙和多羅是誰?」

「他們是我族部兩個最強大的六角戰士!是統領我族戰士的大將,他們應該以為我已經死了,但是如果你說明情況,他們一定會讓你帶魔甲蟲過來!」

自稱為庫魯的六角武者,在發現秦烈似乎真想助他以後,漸漸興奮起來。

被囚禁在此多年,他以為終生無法踏出,如今終於瞧見希望曙光綻放,他也想緊緊攥住。

他將希望寄托在秦烈身上。

只是,他有些小瞧了今日的秦烈……

「你剛剛說,我要是遇到卡蒙和多羅這兩個六角戰士,只要我出示我爺爺的信物,他們必然會配合我的行動。」秦烈敏銳捕捉到關鍵,咧嘴嘿嘿一笑。道:「你既然這麼肯定,這說明就連你,也相信我就是我爺爺的孫子!」

庫魯眼神閃爍了一下。

在他正欲狡辯之時,秦烈冷哼一聲,喝道:「實話告訴你,我下過幽冥界,去過魔神山脈,也碰到過一個和你一樣的六角老頭。那老頭,通過一樣東西。感測到我手中的木雕,從而下達命令,一路放行,容我穿過幽冥戰場重返赤瀾大陸……」

簡單說明了狀況,秦烈看著庫魯。再次說:「他沒有和我講過一句話,卻單憑木雕,就肯定了我的身份!他壓根沒有懷疑過我!」

庫魯忽然沉默。

半響,他突然幽幽道:「你在潭底見過的那人,叫庫洛,他是我……親哥哥。」

秦烈一震。

在他眼中,這些角魔族的族人。模樣都差不多,他很難區分誰是誰。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秦烈沒有能從這個庫魯的相貌上,發現他和那個幽冥界所見的六角老頭。有什麼相似的地方。

「你知道我是誰!你知道我不是玄天盟派來對付你的!」秦烈沉吟了一下,又道:「你說不相信我,只是想逼我幫你脫困,對吧?」

「不錯。我知道你肯定和尊者有關係。」被揭穿後,庫魯也沒有繼續否認。「以尊者的手段,除非他將信物交給別人,否則,單憑赤瀾大陸的這些強者,是無法從尊者手中奪取這件信物的。所以我知道,這信物,一定是尊者交給你的!」

停了一下,庫魯又道:「既然尊者將信物交給你,你就更應該幫助我!我族,和尊者有過約定,他必須要助我族回歸故土,這是他曾經對我角魔族族長的承諾!」

「你把我爺爺和你們的事情,和我詳細說明,然後我再考慮助你脫困。」秦烈道。

「你先助我出去,等我離開後,我會向你說出我所知道的事情。」庫魯說。

秦烈沉吟了一下,忽然笑著搖了搖頭,在庫魯驚疑不定的目光中,直接走出了囚牢。

這次,他其實已經達成了目的,他不但肯定了他手中的信物,對幽冥界意味著什麼,也知道了庫魯的名字。

弄明白這兩點,他可以越過庫魯,直接和角魔族強者進行談論——談以玄陰九葉蓮換取庫魯一事。

庫魯所說以魔甲蟲來助他脫困,雖然也是個不錯方法,但他可以肯定,一旦庫魯憑藉著魔甲蟲脫困,那玄天盟就立即明白他曾做過什麼。

玄天盟一肯定他助庫魯脫身,他,凌家,血矛,都將立即遭受滅頂之災。

所以他不敢去冒這個風險。

心中有了定計,秦烈一出囚室,便對外面的宋婷玉說道:「走,我們再去器具城,和角魔族的主事者談談以玄陰九葉蓮換人一事。」

宋婷玉美眸閃亮,喜滋滋道:「你問出什麼來了?」

「問出名字了。」秦烈點了點頭,「有了名字,就好說了。畢竟,我們是以他來換玄陰九葉蓮,決定要不要換的人,並不是他,而是現今霸著器具宗的那些角魔族來人。」

「這倒也是。」宋婷玉嫣然一笑,旋即取出傳訊的音石,說道:「我和我爹說一下。」

「嗯。」

五分鐘後。

「我爹說了,我三叔和謝之嶂叔叔等人,都在外面的防線。他已經傳訊過去,會讓我三叔和謝叔陪我們一道兒,由你來和對方交涉。」宋婷玉笑道,「這趟你儘管放心,絕不會讓你有危險,絕不會出現被扯入幽冥界的失誤。」

「那就好。」秦烈點頭。

於是兩人出了這山腹,一出來,發現外面艷陽高照,太陽光芒燦燦,令秦烈眼睛一時都無法適應。

「反正要途徑毒霧澤,等到了那邊,你放我下來一會兒,我和血矛的人談點事情。」秦烈上了流雲七彩蝶後,對宋婷玉要求。

「呵呵,不是和血矛的人談事吧?是要拉著凌語詩的小手,談談人生理想什麼的吧?」宋婷玉促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