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一十九章凶名

第三百一十九章凶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4 11:33  字數:3539

泰一路忐忑,和秦烈一道兒走了出來,待到他發現除良,還有陀山、馮楠、萬迦後,他立即驚恐起來。

許良如此興師動眾,究竟想拿秦烈和他怎樣?

姚泰心中萬份不安。

「你是秦烈?器具宗那個秦烈?」許良一身青衫,面色如蠟,頭髮有些稀鬆,模樣顯得有些老態,只有眼睛炯炯有神。

秦烈神情傲然,冷淡道:「是我。」

許良忽然拱手,露齒笑了起來,說道:「幸會幸會。」

在姚泰錯愕的目光下,許良一揮手,突然冷著臉喝道:「孽障!還不過來向你姚叔道歉?!」

然後就見許良的兒子許木,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地從他身後走了出來,來到姚泰身前後,許木更是膝蓋一軟,朝著姚泰直接跪了下來,低著頭無奈道:「姚叔,我錯了,請你念在我年少無知的份上,不要和我計較。」

姚泰一臉獃滯。

因許良、陀山、馮楠、萬迦四人並排站著,加上這四人身高氣勢都不凡,完全吸引了姚泰的目光,以至於他根本沒有看到在這四人的身後,還有許木等人跟著。

如今,許木在許良的訓斥下,一走出來就跪下認錯,這簡直就是平地一聲驚雷,讓姚泰腦海轟隆隆響個不停。

他獃獃看著許良,又一臉古怪地看向跪在地上的許木,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跟隨許良一年多,深知許良心胸狹窄,且睚眥必報,許木是他兒子,性格和他一模一樣,還深得他的喜愛。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許良對他沒有一點敬重之意,將他當成可有可無的角色。

也是因為許良的輕視,導致他兒子許木·也不將姚泰放在眼裡,時常叫嚷著,讓姚泰做這個,干那個。

在這麼長時間內·許木不找他麻煩,就已經算是好事了,何時喊過他一聲「姚叔」?

「姚兄,前幾天是我們有錯在先,還望姚兄別放在心上。」之前嚷嚷著,要等許良回來,再找秦烈算賬的中年人·也從許良身後走出,抱拳躬身,神態謙卑。

姚泰愈發驚愕不明。

「老姚·犬子趁我不在的時候,的確多有不是,你要是心有不滿,就踹他幾腳解解氣!我絕無二話!」許良表態。

老姚?

姚泰身子一顫,忙道:「大人,您這是?」

「行了行了。」秦烈已經看出苗頭,揮手不耐道:「搞這麼一出有意思么?」

許良四人表情尷尬起來。

「有事說事,沒事就讓開,我還忙著呢。」秦烈皺眉。

「姚叔」那許木·哭喪著臉,垂著頭:「還請姚叔原諒我。」

「不敢不敢。」姚泰忙道。

許良忽然瞪了許木一眼。

許木臉色一變,想了一眼·咬著牙,「啪啪」抽了自己幾巴掌,抽的他臉都紅腫了·才抬頭看向姚泰,哭求道:「姚叔,你就放過我吧!」

「大人,事情過去就過去了,算了,我不會放在心上。」姚泰並不傻,到了這時候·他也看明白了。

原來許良、陀山、馮楠、萬迦四人,過來並非興師問罪·而是……求秦烈收手的。

他們顯然深深懼怕秦烈。

僅僅兩年多時間,以前在星雲閣為他打下手的秦烈,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竟讓許良、陀山、馮楠、萬迦這四個宋家的星級客卿,都如此懼怕?

姚泰驚愕不已。

「還不謝謝你姚叔!」許良喝道。

許木連連道謝,他時不時瞄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深深恐懼。

這傢伙,就是那個在器具宗,以寂滅玄雷滅殺五方勢力強者,令眾多通幽境、萬象境強者慘死,以手段將謝之嶂大人、宋思源大人困住,逼迫玄天盟不得不改變對器具宗方針的狂魔秦烈?

就是裂開了邪冥通道,在幽冥界遊盪半年,還能活著出來的煞星?

許木每看秦烈一眼,就多出一分恐懼,一想起秦烈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就暗暗心慌。

「還不快滾!」許良暴喝。

許木如蒙大赦,和那中年人一道兒,畏畏縮縮退走,一溜煙就沒影了。

「秦宗主,我並不知道姚泰和你有舊。」許良拱拱手,充滿歉意道。

「秦宗主?」姚泰又傻眼了,心道:「秦烈何時成了什麼宗的宗主?」

「我已經不再是器具宗的宗主。」咧開嘴,秦烈笑容有些冷森,「尤其是在我殺了應興然之後。現在器具宗的三大供奉,怕是已恨我入骨,嘿他們這輩子都會後悔,後悔曾選我做過器具宗宗主。」

姚泰轟然一震,再看身旁的秦烈,忽然覺得時隔兩年後,秦再也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人。!

器具宗!一個煉器師凝成的黑鐵級勢力,秦烈,竟做過器具宗的宗主!

姚泰一臉匪夷所思。

「呃,那就秦兄弟吧…」許良一愣後,忽然笑道:「秦兄弟,老姚既然和你有舊,那我就不挽留了,以後老姚就跟著你好了。」

秦烈一直冷漠的臉上,首次綻出一個笑容,點了點頭,說道:「不嫌棄的話,四位來裡面坐坐,有什麼事情裡面詳談。」

許良四人站了這麼久,就是為了等他這句話,聽他這麼一說,全都笑了起來。

不多時,秦烈和這四人,還有姚泰,一併來到那個小小的會客室。

都坐定後,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姚大師,是我在煉器上的啟蒙恩師,對姚大師……我一直心存感激。

所以,不論°許前輩如何挽留,姚大師我都是要定了,嘿,但既然許前輩主動放人了,那自然最好不過,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