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一十七章啟蒙恩師

第三百一十七章啟蒙恩師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3 17:34  字數:3162

時隔兩年多,他怎麼也沒有料到,今天會在玄天盟的宋家,再次碰到姚泰。

對姚泰,他一直有著一絲敬意。

這個專註於煉器多年,卻因為無人提攜,始終無法獲得高階靈陣圖的低級煉器師,在煉器上成就有限,一生境遇也坎坎坷坷,也只是當年屠世雄還在星雲閣的時候,姚泰有過短暫輝煌。

之後,就一直渾渾噩噩,一直鬱郁不得志。

因年齡太大,姚泰不夠資格參加器具宗的考核,他只是凡級煉器師,也不會被高等級勢力看中。

所以在顛簸流轉了兩年後,他選擇依附了一個宋家的星級客卿,希望能幫助星級客卿的家人兒子煉器,來獲取高等級的靈陣圖,能夠在煉器上有所突破。

然而,將他帶入宋家的星級客卿,在知道玄天盟高階靈陣圖的價值後,弄清楚需要耗費多少貢獻點後,就果斷擱淺了幫姚泰購買高階靈陣圖的想法。

那名星級客卿,本身也並不闊綽,也無法提供諸多材料供姚泰煉器。

久而久之,姚泰因為疏於練習,在煉器的造詣上不進反退,就連以前能煉製出來的靈器,都出現了失誤。

這便引起了那名星級客卿兒子的不滿。

由於那星級客卿手中資源有限,經受不起煉器失敗的代價,所以在這次失敗後,引來了對方的暴怒。

「少爺,下次,下次我一定小心一點,絕不會再次失敗。」姚泰弓著身子,語氣謹慎,不斷哀求。「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姚泰垂著頭,臉上滿是凄然無助,內心唉聲嘆息,暗恨自己當年太意氣用事。

如果在星雲閣的時候,能放下煉器師無謂的自尊,願意拉下臉討好柳婷,不惹那姑奶奶生氣,也不至於被趕出星雲閣,不至於落到今天這般田地。

現在的他。不但沒有得到高階靈陣圖,就連常常煉器都不能,和在星雲閣相比,境況是更加不堪了。

「下次?」年青人冷著臉,揮舞著短劍。一副恨不得將姚泰砍上幾劍的架勢,「你可知道你這一次的失敗,讓我損失多大?至少半年,我至少需要半年時間的準備,才能重新湊足材料來!」

「就算是器具宗的墨海,也不敢保證每一次的煉器,都能百分百成功……」姚泰垂著頭小聲辯解。

「哼!你要是墨海。能煉製玄級七品靈器,你就算是失敗十次,我都認了!」年青人語氣充滿嘲諷,「可你是什麼東西?你連凡級五品靈器都煉不好?!」

一激動。他手中的短劍,又要拍打到姚泰臉上了。

一道青幽電光,如銀蛇劃破天空,精準無比電擊在短劍之上。

「啪!」

密集電流綻放。短劍上電弧一閃而逝,年輕人拿劍的手一抖。劍尖竟不慎刺到自己肩膀上,一朵血色鮮花立即浮現出來。

「媽的,什麼人搗亂?!」此人厲聲叫道。

秦烈已走了出來,皺著眉頭,快步來到這一塊,淡然道:「是我。」

「你,你是?」年輕人一愣,待到發現秦烈腰間的星星狀的令牌後,臉上顯出一絲懼意,「你是這裡的星級客卿?」

他身旁,有不少中年男女,那些人本來只是在一邊旁觀,對此人對姚泰的羞辱,一直都沒有阻止。

如今,在秦烈現身後,他們一發現秦烈也是宋家的星級客卿,也都神情微變,紛紛恭敬施禮。

其中一人忙阻止那年輕人,說道:「小木,他是和你爹一樣的星級客卿,你爹……暫時不在。」

被稱為「小木」的那年輕人,微微變色,本來還想要和秦烈理論的他,一下子老實安分了,忽然閉嘴不吭聲了。

「你們吵到我了。」秦烈漠然哼了一聲。

「抱歉,是我們沒有注意到,下次我們會小心一點。」勸阻年輕人的中年人,恭恭敬敬道歉,不敢出言反駁一句。

也在此時,姚泰轉身,回頭看了一眼秦烈。

姚泰先是眼瞳一縮,臉上浮現驚異莫名之色,旋即又睜大眼,一瞬不移盯著秦烈的臉,嘴巴蠕動了幾下,想說些什麼,卻最終沒說。

他怕認錯人……

和兩年前相比,今天的秦烈變化很大,因為成長,他相貌也有少許變化。

最重要的是秦烈的氣勢。

和他兩年前在星雲閣相比,今日的他,在氣勢上,有著極其巨大的提升!

星雲閣時期的秦烈,有些靦腆,有些老實,在姚泰身旁的時候,更是惟命是從,一直小心謹慎,雖然做事認真無比,但整個人……卻顯得有些木訥內向。

現在這個秦烈,狂傲,冷峻,眼神凌厲如刀,站在那兒,就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壓迫感。

在姚泰眼中,如今的秦烈,和星雲閣的秦烈,除了樣子很像外,別的地方截然不同。

所以他覺得他認錯了人。

「姚大師!」

在姚泰畏畏縮縮,怕秦烈發怒,有些小心翼翼從秦烈臉上收回目光的時候,秦烈突地躬身,以徒弟的禮儀,恭恭敬敬地朝著姚泰拜了下去,神情謙卑。

「你,你,你是……」姚泰胖胖的身體,明顯哆嗦了一下,然後猛地一顫,激動地指著秦烈,結結巴巴道:「你真是秦烈?!」

秦烈咧嘴,笑容燦爛至極,「姚大師,你怎麼看了我半天不講話,我還以為……你不認識我了?」

「我,我不敢讓,我怕認錯人。」姚泰興奮異常,他很高興,他似乎想伸手摸摸秦烈肩膀,以示親熱,不過在他舉起手後,忽然看到秦烈腰間的令牌,動作又一下子僵住了。

宋家的星級客卿,在他眼中,身份是高不可攀的。

他忽然意識到了他現在和秦烈之間巨大的身份差距。

於是他抬起手,收回也不是,按下去也不是,表情有些尷尬。

秦烈反應過來後,咧嘴一笑,主動上前一步,用力和姚泰抱了一下,低聲道:「不管身份是否發生了改變,但在我眼中,你都是我秦烈的啟蒙恩師!」

姚泰眼中顯出深深感激之色。

旁邊那些人,眼見秦烈不但認得姚泰,似乎關係和姚泰還極好,都是暗暗心驚。

「這位大人,我們,我們並不知道姚泰和您認識,我們……對姚泰也沒有惡意。」那中年人將態度放低,在姚泰和秦烈分開後,表情苦澀看向秦烈,拱手道:「還請大人諒解。」

「姚大師,我們有兩年未見了,走,到我那邊坐坐!」秦烈攙著姚泰肩膀,關係好的如同父子一般,扯著姚泰就往外走去,看也不看這些人。

「秦烈,我,我和他們……」姚泰有些膽怯,腳步遲緩,試圖緩和一下雙方摩擦。

「沒事。」秦烈咧嘴長笑一聲,知道他擔心什麼,說道:「跟我走就是了。」

「那個,我遇到朋友了,去坐坐,坐坐就回來。」姚泰回頭對那些人一臉歉意地解釋。

「無妨,無妨。」中年人連忙說道。

秦烈微微皺眉,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說道:「等你們的主事者回來,你讓他來找我,我有事和他談。」

「會的,會的。」那人恭聲道。

「秦烈,我……」姚泰訝然。

「跟我走就是了。」秦烈微笑。

姚泰想了想,終不再多說什麼,和秦烈離開此地,去了秦烈的住處。

「二舅,你這麼怕他幹什麼?」在秦烈和姚泰離開後,那年輕人憤憤叫道。

「他和你爹同一等級,而我們,只是你爹的親人,在這裡無名無份,也就沒有任何地位可言。」中年人嘆息一聲,說道:「你爹不在,我們如果和他發生衝突,吃虧的肯定是我們。就算是他發狠,直接殺了我們,因為身份差距太大,宋家也不會多說什麼。」

那年輕人臉色一變。

「你爹馬上就要回來了,等你爹回來,我們找回場子就是了。」中年人哼了一聲,說道:「我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新來的星級客卿,我們雖然不能拿他怎麼樣,但你爹可是老資格,要對付他還不簡單?」

「你說姚泰怎會認識他?」年輕人表情怪異道。

「鬼知道。」中年人搖了搖頭,發狠道:「不用管那麼多,等你爹回來了,自然要讓這傢伙好看!」

「嗯。」8/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