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一十三章第二關

第三百一十三章第二關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1-02 04:51  字數:2910

「既然宋兄決心已定,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聶從他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沖宋禹點了點頭,徑直往外走去。

聶遠也神色陰冷地站起,咬著牙,一聲不吭地跟著他,一起出了玄天大殿。

殿外,聶停了下來,深深看向秦烈,忽然道:「你很好!」

「多謝聶前輩的讚揚。」秦烈神情謙遜。

聶重重點頭,帶著一臉怨毒之色的聶遠離開,往聶家的方向走去。

「恭喜宋兄。」謝耀陽也起身,沖宋禹拱拱手,表情頗為認真。

宋禹呵呵一笑。

於是謝耀陽和謝靜璇,也出了玄天大殿,在殿外,謝耀陽也同樣停下,他也看向秦烈,想了一下,才說道:「我相信你和幽冥界邪族無關!」

「多謝。」秦烈微微躬身。

一抬頭,他看到謝靜璇,發現謝靜璇依舊神態清冷,對他還是那副冷漠的樣子。

不過,秦烈這次卻主動開口,認真道:「謝小姐,我在幽冥界的時候,你對凌家的兩次援手……我會銘記於心。」

「我幫凌家,和你沒關係,我只是調解下屬勢力的矛盾而已!」謝靜璇冷哼一聲。

秦烈咧嘴,道:「不論如何,我都要謝謝你,不然凌家未必能撐到我回來。」

「你回來後,直接帶凌家走就可以了,為何又要大開殺戒?」謝靜璇見他主動提起此事,忍不住問道。

秦烈沉默。

「哼!」謝靜璇又哼了一聲,再也沒有多問一句,秀髮一甩,便跟上謝耀陽的腳步。

不多時,父女倆離開了玄天大殿方向,不少謝家侍衛,遠遠跟隨在兩人身後。

在一條寬闊的街道上,謝耀陽忽然說道:「秦烈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謝靜璇有些憤憤地撇了撇嘴。

「哎,在眼界上,你終究不如宋婷玉。」謝耀陽搖頭一嘆,一臉遺憾道:「此子如果能入謝家對我們而言,將是一股強大助力。可惜,可惜你當年沒有把握住,白白讓宋婷玉撿了個大便宜。」

在謝耀陽身旁,謝靜璇不如平常那般清冷,她就像是大多數被父親訓斥的女孩一樣,輕輕咬著下唇神情有些倔強。

「小時候,我放你去幽冥戰場,是希望你能獨立成長希望你能在沒有家族庇護的情況下,強大自己。」謝耀陽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讓你去森羅殿,是希望你能處理好各派勢力的糾紛,森羅殿五大殿主和總殿主的種種糾葛,在我來看就比較適合你的發揮。

只是,只是你做的並不出色,你除了修鍊夠努力以外,在別的方面的確遜色宋婷玉一籌。尤其是在引薦人才方面你和她真是相差甚遠,哎,這是你的弱項我希望你能注意。」

「我就是我,我並不想成為婷玉姐那樣的人!」謝靜璇冷著臉反駁。

「只要你一直活著,將來你就是謝家之主!而宋婷玉則是宋家之主,這是一早就註定的事實!」謝耀陽沉著臉,喝道:「掌管一個家族,你需要學習的地方很多,你必須早些面對!」

謝靜璇輕咬著牙關,以沉默應對。

「算了,終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的使命。」謝耀陽嘆息一聲。

大殿中。

宋禹笑容溫和,如換了一個人般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沖秦烈招手:「來來來,謝家和聶家的人走了,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談談了。」

先前,他並沒有特別重視秦烈,就算是宋婷玉反覆強調秦烈不同尋常,他也沒有真正當一回事。

在他眼中,真正令器具宗存活下來的,是血厲的突然冒出。

秦烈,只是萬象境中期武者,這個級別的武者,別說在玄天盟了,就算是森羅殿和七煞谷,都是一抓一大把。

身為赤瀾大陸的霸主,破碎境的強者,他怎會真正將萬象境武者放在眼裡?

但是,先前秦烈的表現,卻!讓他有種驚艷的感覺,也真正讓他將秦烈放在眼裡。!

聶遠是聶家培養出來的接班人,還是通幽境中期的修為,這些年也南征北戰,在幽冥戰場和角魔族都廝殺過,不論是膽氣、手段、狠辣、心智都是上上之選。

在宋禹來看,聶遠在玄天盟的年輕人中,也僅次於宋婷玉和謝靜璇。

就是他,在和秦烈的對峙鬥狠之中,竟然敗下陣來,被不要命的秦烈逼迫的不敢輕舉妄動。

這讓宋禹終於將秦烈當一回事了。

「你這傢伙,剛剛差點嚇死我,我真擔心聶遠出手後,你會瘋狂地引爆寂滅玄雷。」宋婷玉拍打著高聳酥胸,一臉後怕的表情,「我知道你這個瘋子肯定乾的出來!」

「無妨。」宋禹呵呵輕笑,「就算是十八個寂滅玄雷真的爆碎開來,我們也能控制,只要你沒走出玄天大殿,都不會出現解決不了的大麻煩。」

秦烈下意識抬頭看向威嚴大殿的穹頂,然後發現許多細密的光線,在一點點變得黯淡,於是他明白過來,知道為什麼宋禹、聶和謝耀陽三人能沉默看著他和聶遠鬥狠了。

「爹,聶遠也應該知道,我們玄天大殿禁法重重吧?」宋婷玉笑著問話。

「他自然知道。」宋禹肯定下來,然後笑著說:「可他和秦烈站的太近,十八個寂滅玄雷一旦爆裂開來,玄天大殿或許能支撐住,但他,還是非死不可啊。」

「這傢伙,平時在我面前牛皮吹的那麼大,原來在關鍵時刻,還是會怕死呀。」宋婷玉笑的花枝亂顫。

「是人就會怕死,這很正常,真正不怕死的人,反而是鳳毛麟角。敢以命搏命的,永遠都是少數,永遠……都值得尊敬。」宋禹毫不掩飾他對秦烈的欣賞。

秦烈慢慢收斂笑容,臉色漸漸凝重起來,在宋禹目露詫異的時候,他突地說道:「其實聶遠猜測沒錯,我的確和邪族有關,凌家鎮的凌家族人,都是不同於我們的異族!我之所以會殺死七煞谷追擊的所有人,是因為,他們知道了這一點!」

宋禹轟然一震。

他淡然的眼神,突顯厲光,沉喝道:「此言當真?」

「千真萬確!」秦烈答話。

「那你還敢來玄天盟,還敢親自來見我?」宋禹變色。

「因為我想說服宋前輩。」秦烈坦然。

「說服我?你拿什麼說服我?說服我什麼?」宋禹哼了一聲。

宋婷玉笑容一僵,她發現她愈發看不透秦烈了,她沒有料到秦烈毫無預兆的,竟然一上來就說明凌家異族的身份,這讓剛剛緩和的氣氛,瞬間又變得劍拔弩張了。

「玄天盟的宋盟主是吧?你看我,有沒有資格和你對話?有沒有說服你的可能?」一縷血光,從秦烈眉心鑽了出來,凝為血厲的靈魂血色虛影,「關於異族,我想我的了解,要比你深刻一點」

「你就是血厲吧?」宋禹神情又是一變,他忽地看向宋婷玉,說道:「你怎沒告訴我他並未離開秦烈?」

「爹,血厲前輩的本體,的確離開了呀。」宋婷玉狡辯。

「血厲?請問你來自於何處?」宋禹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血色虛影,皺著眉頭,又緩緩坐了下來。

「我來自的地方,有白銀級的勢力,且不止一個。而我,原來的境界,恰恰高你一籌,我本是涅境!」血厲血淋琳的眼睛中,有著一絲明顯的傲然之色,「若非,我被封印在靈紋柱內整整一千兩百三十年,我至少已經達到不滅!」

此言一出,秦烈,宋婷玉,還有宋禹,皆是神情巨震。

「在我眼中,你們還真只是小輩,包括宋盟主你!」血厲咧嘴怪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