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零八章血厲的請求(求月票!

第三百零八章血厲的請求(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0-31 12:46  字數:3471

毒霧澤深處,五顏六色的毒瘴氣中央,有一個個彩色小湖,湖水都是不同顏色。.

天上,厚厚的毒瘴氣五彩繽紛,如一層層幕帳般,將天穹遮掩。

外面,更多的毒瘴氣,形成天然壁障,讓不明所以者,根本無法涉足其中。

內部,一個個小湖分布著,大地潮濕,靈氣充盈無比,坐落著十幾棟青石小樓。

在那些小樓前方,挖掘出一個個水池,那些水池汩汩冒著血泡,有不少血矛武者浸沒著修鍊。

大長老墨海,在一個石樓頂部,似在煉製著什麼葯汁,待到看見馮蓉將秦烈領來,他神情驚愕,道:「秦烈,你還活著?」

「我活的好好的。」秦烈抬頭看著樓上的墨海,咧嘴一笑,「倒是應興然,剛剛被我殺了。」

墨海大驚,「應,應宗主……」他不由看向馮蓉。

馮蓉苦笑,點了點頭,「是被秦烈殺了。」

墨海臉色一變,喝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會兒再為你解釋。」馮蓉也不管他的驚異,而是帶著秦烈繞了一圈,然後才說道:「此地處在毒霧澤深處,天上、四周皆是厚厚毒瘴氣覆蓋,那些毒瘴氣內蘊含的劇毒,就算是如意境強者……也無法全部免疫。有那些毒瘴氣在,玄天盟和八極聖殿要對血矛下殺手,也沒那麼簡單。而且,最近阿海還在嘗試為毒瘴氣增強威力……」

秦烈暗暗動容。

「這片區域的進出,都需要持有驅除毒霧的丹藥,這裡一個個小湖泊,都是劇毒無比,我們最近還在思索著,怎樣將湖泊內的湖水串聯起來,形成新的防線。」馮蓉輕笑著,又說:「很奇特吧?這裡的天地靈氣,濃郁的令人不敢相信,竟比焰火山還要強上一籌。」

「果然是很不錯的地方。」秦烈讚歎一聲,「怎麼?這地方,不打算告訴器具宗的三大供奉?」

「你說呢?」馮蓉狡黠的笑道。

秦烈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好,我讓凌家族人遷移過來,過段時間,我會幫血矛煉製一部分寂滅玄雷出來。」

「嗯,在我和琅邪眼中,你也算是半個血矛的人。因為,你現在……也修鍊了血靈訣,對吧?」馮蓉目光明亮地看向他。

秦烈咧嘴一笑,並不否認,「你我去喚凌家族人過來吧。」

一個時辰後。

凌語詩、凌萱萱、凌峰一眾凌家族人,在他和馮蓉的帶領下,各自拿著墨海煉製的驅除毒霧丹藥,順利踏入此地。

待到秦烈說明情況,凌家族人都頗為欣喜,很滿意這個靈氣充盈且位置隱蔽的修鍊之地。

這時候,他們已經知道自己身份特殊,知道自己可能就是別人眼中的邪族,所以他們需要潛藏起來,需要認清自己,需要好好考慮清楚未來。

這地方,對他們而言,無疑正是一個極佳的藏身之地。

又和凌家族人談了一會兒,讓他們寬心後,秦烈抽身離開。

出去後,他並沒有急著和宋婷玉匯合,而是尋了一個隱蔽之地,默然坐了下來。

「一個個來吧……」

他精心凝神,先主動聯繫血厲,告訴血厲他如今有了時間。

血厲如一縷血色幽影,慢悠悠從他眉心飛逸出來,就在他眼前一點點凝形。

有了模糊形體的血厲,懸浮虛空,如一個血淋琳的鬼魂,他深深看著秦烈,突然道:「小子,你究竟是誰?」

「我不知道。」秦烈咧開嘴,嘿嘿一笑,神態從容自然,「我也想弄清楚自己是誰,而且我相信,有一天,我必能弄清楚一切!」

「先前,從這珠子裡面,流出一縷縷奇異波動,那是你的另外一個靈魂!我能清楚感覺到屬於你的氣息!」血厲顯得極其震驚,「那個靈魂很奇特,非常古怪,屬於那個靈魂的記憶,竟然被抽離了出來,這種手段……就算是我,也無法實現!」

「抽離了記憶的靈魂?」秦烈轟然一震,沉喝道:「你還看出了什麼?」

「我打個比方,你可以把靈魂……看成一具身體,靈魂的七情六慾,可以看成身體的筋脈血肉,精神力,可以看成靈力,而記憶,則是骨骼,是靈魂的骨架!」血厲神情嚴肅,喝道:「抽離靈魂記憶,就好比將一具身體骨骸,都給全部抽離掉。這種手段,只有真正擁有大神通的強者才能實現,就算我……也自愧不如。」

秦烈眼睛璀璨如星,「你繼續說!」

「那人,抽離了你的記憶,讓你記不起以前,卻讓你的靈魂保留著對事情的看法,保留著以前的喜好和心姓,完整保存你的……姓格。」血厲深深看著他,說道:「這種手段簡直嘆為觀止。你那個失去記憶的靈魂,從鎮魂珠內掠過時,我能清晰感受到……那個他,和我認識的你,截然不同!」

秦烈沉默不言。

「看來我沒感覺錯。」血厲語氣凝重,「小子,在這珠子內,有一片解開封印的空間,內部……有幾幅靈陣圖。那幾幅靈陣圖,你是不是刻畫過,鑽研過?」

「是!」秦烈沉喝。

血厲鬼魂般的頭,輕輕點了點頭,說道:「那些靈陣圖,應該是給你凈化心靈用的,是為了讓你不至於瘋狂,讓你能寧靜內心,調理自己。那個人……希望你能通過靈陣圖,消減自己的狠毒、暴戾、瘋狂,希望將你往正道上扭……」

「繼續說!」秦烈冷哼,「你能看出什麼,都給我說個清清楚楚,我需要旁觀者來給我找出我自己看不見的線索!」

「那個人,不想你記起十歲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