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零七章變化(求推薦票支援~

第三百零七章變化(求推薦票支援~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0-30 21:56  字數:3444

馮蓉猜的沒錯。

秦烈不肯去坐器具宗宗主之位,的確有為唐思琪騰位置的心思,他是真的覺得唐思琪更加適合那個位置。

他殺了應興然,得罪死了三大供奉,也不受那些從別處器具閣回來的弟子待見,就算是強行坐上那個位置,後面也會滋生不少麻煩出來。

當然,他有能力解決那些麻煩,但那太費事,而且他有他的打算,他不想讓器具宗束縛了他。

應興然死了,他又離開,唐思琪就成了宗主的最好人選。

三大供奉對唐思琪沒有意見,加上唐思琪較為容易掌控,想來他們也很樂意擁護唐思琪上位。

而琅邪和馮蓉,對唐思琪也頗有好感,得到血矛的認可,唐思琪就能真正坐穩那個位置。

而他,和唐思琪私交甚好,他還知道……唐思琪對她有些好感。

「你似乎比以前複雜了許多。」馮蓉微微皺眉,沉吟了一下,嘆息道:「秦烈,這大半年時間,你在幽冥界是不是極為艱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你……變成現在這樣?」

她以為秦烈的轉變,是在幽冥界遭受了太多磨難,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所以才會這樣。

秦烈並不解釋,直言不諱問道:「馮教官,你認為唐師姐如何?」

「應興然死了,以前的梁少揚也被你殺了,阿海心不在器具宗,早晚都要離開。其餘那些長老,煉器天賦不夠。都沒有能力引起靈紋柱的變化,如此一來,唐思琪就成了唯一的人選。」馮蓉瞪著他,「你都算準了。還問我幹什麼?這次事了,三大供奉必然會請唐思琪回來,取代應興然去當新宗主,以我對琅邪的了解。我相信他也會支持唐思琪,此事,幾乎算是板上釘釘了。」

秦烈咧嘴一笑,點頭說道:「那就好。」

「是琅邪讓我找你的。」馮蓉臉色一正。

「你說,我洗耳恭聽。」秦烈眯著眼。

「合歡宗的無心尊者沒死,這一點你應該知道,但你不知道,要不了多久合歡宗就會高手盡出,會前來此地。」馮蓉看向身後的宗門。憂心忡忡道:「對合歡宗而言。煉器師眾多的器具宗。是頗為誘人的。我看他們的意思,是希望將器具宗發展成他們的附庸勢力,希望器具宗的煉器師。能為他們煉製種種靈器,要培養器具宗的勢力和玄天盟、八極聖殿在赤瀾大陸爭鋒。」

秦烈微笑。「由煉器師組成的宗派,自然是一塊大肥肉,各個勢力都想要霸佔,以此來提升自己宗門勢力,嗯,我能理解。」

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之所以要對器具宗下手,也是三番五次逼迫器具宗歸附他們,在器具宗一次次拒絕後,才終於忍不住下了殺手。

「琅邪已突破如意境,血矛最近也在擴張,但是和玄天盟、八極聖殿相比,血矛……還是太弱小。」馮蓉深深看向他,忽然道:「琅邪希望能求購你手中的寂滅玄雷,以此,來增強血矛的戰鬥力。」

「野心不小。」秦烈眼顯異光,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他問道:「琅邪能給我什麼?」

「血矛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毒霧澤開拓,在找尋更加適合的修鍊之地。」馮蓉輕笑起來,「我們運氣還行,找到一個靈氣充盈的好地方,那地方……很不錯。而且,地方也比較隱蔽,琅邪剛剛發話了,說願意割讓一塊位置出來,供凌家作為落腳之地。而且,血矛,也可以保證凌家的安全……」

秦烈眼睛一亮。

現在擺在他面前最大的難題,就是凌家的安置,他如今和器具宗算是徹底鬧翻,這時候自然不能讓凌家在器具宗修鍊。

因異族的身份,他還要和玄天盟的宋禹交涉,他無法確定宋禹對異族最後的態度,所以也不能帶凌家去玄天盟,這麼一來,凌家的安置就變得麻煩起來。

琅邪或許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於是安排馮蓉前來,希望避過器具宗,以血矛來和他在私下達成協議。

「那地方真不錯?」秦烈又問。

馮蓉笑著點頭,「靈氣充盈,周邊毒瘴氣繚繞,一般人根本無法涉足其中。而且,在器具宗的內外宗,僅僅只有阿海一人知道方位,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包括其餘的內外宗長老,都不知道有那麼一個地方存在。」

「我說這趟怎麼沒有見著墨海長老。」秦烈反應過來。

墨海不但是現今器具宗最精湛的煉器師,在毒藥、毒物也有著高深的見解,肯定是馮蓉以私人的關係,請墨海幫助血矛排憂解難,去梳理那一塊區域了。

「我要親眼看看。」秦烈表態。

「沒問題,但你……必須要撇下玄天盟的宋婷玉。」馮蓉說道。

「嗯。」

「小子,我要和你談一談。」

「我要你帶我回一趟寒冰之地。」

血厲和雷電蟒蛇,在這間隙間,分別傳來靈魂訊念,顯得都頗為急切。

「我有事要辦,你們繼續等,等我處理好再說。」秦烈心底冷哼一聲,不耐的回訊,讓他們稍安勿躁。

然後他來到凌語詩、凌萱萱、凌峰等人身旁,說道:「你們跟她先走,我一會兒就跟上來。」他指向在前面引路的馮蓉。

「好。」

凌語詩沒多問一句,沖族人吩咐了一句,帶著凌家人跟隨馮蓉,往毒霧澤深處挺進。

「你鬼鬼祟祟的,和那女人談了些什麼?」宋婷玉從一顆大樹後面走了出來,白了他一眼,嬌嗔道:「人家剛剛差點沒被你嚇死……」

「嘿嘿。」秦烈咧嘴怪笑了兩聲,然後大大咧咧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