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百零五章狂傲!

第三百零五章狂傲!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0-29 18:12  字數:3573

「秦烈!你!」

馮蓉趕到秦烈身旁時,應興然已經頭顱爆開,三大供奉被鮮血濺了一臉,恐懼地呆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琅邪臉色沉重無比,也隨後趕到,卻發現還是遲了一步。

應興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秦烈以血腥手段斬殺,這狂暴行徑,震驚了整個器具宗。

連刀口舔血的血矛武者,此刻也是大睜著眼睛,有點不能接受眼前的現實。

「琅邪!馮蓉!你們還愣著幹什麼?!」

羅志昌突地瘋狂尖叫起來,指著秦烈一邊倉皇后退,一邊色厲內荏地怒喝:「還不立即給我殺了這個泯滅人性的暴徒!」

蔣皓、房奇也反應過來,顧不得將臉上青紅皂白的血污擦拭掉,只是不住往後退,只想離秦烈越遠越好,只想再也看不見這個瘋子。

他們忽然通體冰寒,覺得只要有秦烈所在的地方,步步都是殺機,處處都是鮮血的味道。

「嗯?」

琅邪突地回頭,眼中血光暴亮。

秦烈心神一動,也猛地看向身後,看向包裹住范樂的位置。

泥沙紛紛落下,那條栩栩如生的蟒蛇,纏繞住范樂全身,還在一點點勒緊……

先前「喀嚓喀嚓」的聲音,並非蟒蛇啃噬范樂,而是一點點、一寸寸將他全身骨骼絞斷,是秦烈要讓范樂活著,去慢慢承受那刻骨銘心的痛苦。

然而,就在此時,范樂旁邊突兀多出一名矮小的老者。

這老者袒胸露乳。皮膚白花花的,身材略胖,頂著一個大光頭,在那光頭上。紋著一朵盛開的鮮艷蓮花。

蓮花妖艷的盛開著,讓這矮胖的老者,有一種妖異的氣質。

范樂本已經奄奄一息,看到老者現身後。眼中綻出一道光芒,口中傳出無意識的呢喃聲,似在苦苦哀求。

老者哼了一聲,伸手虛空去抓范樂,五道妖異的精芒,如利刃,霎時落在纏繞范樂全身的蟒蛇上。

秦烈以雷電巨蟒為原形,以四種靈訣凝成的蟒蛇,在那五道妖異精芒的分解下。一段段碎裂。

「轟隆隆!啪啪啪!」

伴隨著一道道靈光的濺射。那條蟒蛇慢慢消散。最終蹤跡不存。

范樂一身骨頭皆是被絞斷,七孔流出血污,如一攤爛肉般躺在老者腳下。

沒死。也幾乎算是廢了。

老者皺眉看向范樂,眼中有著一絲明顯的失望。停了一下,他抬頭看向秦烈和琅邪,語氣平和道:「范樂和秦烈是公平交戰,范樂落到如今下場,我合歡宗也無話可說。」

琅邪微微點頭。

他一直知道老者在器具宗,從宗門出來前,他就等了一下,想看看這老者會不會出來。

結果老者沒出。

秦烈和范樂交戰時,因范樂始終佔據上風,加上老者對范樂有著充足信心,所以也在器具宗議事大殿後方靜坐不動。

直到范樂突地慘敗,那老者才警覺起來,終於按捺不住走了出來。

「范樂的重傷,我不追究,這是他咎由自取。」老者看向琅邪,道:「但秦烈以下犯上,擊殺了器具宗宗主應興然,而我,則是受師叔囑託,特來幫器具宗維護近期安定。所以,在這件事上,我不能坐視不管!」

他平和的目光,突地凌厲如劍,猛地落到秦烈身上,眼中咄咄逼人氣勢顯露無遺。

「他是誰?」

「這人是誰呀?」

「我們器具宗內,什麼時候多出了這麼一個傢伙?」

眾人忽然竊竊私語。

顯然,此人潛藏器具宗一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無心尊者,請動手擊殺秦烈這逆賊!」羅志昌突地喝道。

蔣皓、房奇也紛紛尖叫,要這個名為「無心」的合歡宗尊者,動手擊殺秦烈,為應興然報仇。

秦烈站在應興然屍體旁邊,聞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扭頭去看羅志昌三人。

羅志昌三人被他看了一眼,都是魂飛魄散,大呼小叫著縮入那些內宗弟子中間。

「應宗主能活到今天,都是因為秦烈的數次施救,他的這條命,本就是秦烈撿來的。」琅邪看了秦烈一眼,語氣冷硬道:「這次,就當他這條命,重新還給了秦烈。」

「秦烈!還不走?」馮蓉低喝。

「走!」琅邪也沉喝。

「他走不掉。」無心沒有去看地上成一攤爛肉的范樂,他揮舞著大袖,闊步朝著秦烈而來,語氣卻是沖著琅邪,「除非你願意為了這個小子,和我拚死一戰,否則,我今天就要殺他。」

一朵朵鮮艷的蓮花,從他袒胸露乳的身上浮現出來,每一朵蓮花之中,都傳出一股香甜氣味,湧出磅礴能量波動。

「秦烈,你走。」琅邪一皺眉,眼瞳中血淋琳的光芒,如要化為血珠滴落下來。

馮蓉也擋在他身前,臉色焦急,不斷催促:「還愣著幹什麼?他是合歡宗的尊者,如意境中期修為!如果不是他一直都藏身在宗門,你以為范樂真敢這麼放肆?還不快走!」

遠處的凌語詩,更遠處的宋婷玉,此刻,都是黛眉深鎖,都悄悄朝著秦烈的位置靠攏。

「你今天就要殺我?」出奇地,秦烈如磐石般定在原地,一動不動,還以一種嘲弄的眼神看向這個合歡宗的無心尊者,突然啞然失笑道:「你還不夠資格!」

下一刻,秦烈脖頸上,那蟒蛇的紋身一點點清晰浮現。

他抬頭看了一眼被毒瘴氣籠罩的天空,道:「太安靜了。」

「轟隆隆!」

話落,震耳欲聾的雷聲,先從他體內傳來。進而影響蒼穹,令虛空深處